费了好大的劲,我们几人终于出了井。得以重见天日,那是一种不能言明的幸福。拉我们上去的是大叔,因为祠堂里目前只要他一名男丁。出了大量的苦力,他已累得气喘吁吁。

  “国恩,你去把人全部叫来。”接着,陈灵儿吩咐了大叔一句。

  陈灵儿吩咐大叔叫的人绝不是一般的人,他们都是陈李家有声望的人。这些人是可以进祠堂的,在家族中也有着说话的席位。

  其实,陈李家也明白家丑外扬的道理。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周添丁事件避而不谈。以至于新一代的弟子当中,无人知晓此事。只要,稍长一辈的叔叔、叔公们还是记得的。但是,令他们担惊受怕的事情终归在今天发生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陈李家能说得上话的长辈们纷纷赶来了。我大致点了点人数,少说有十几个,使得原本就不是很宽敞的祠堂显得有些拥堵。这十几个人都是清一色的大老爷们,唯独少了大叔。也不知道他出去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竟没有和那些人一起回到祠堂。其中有几人还是很古的角色。当他们看到我们和陈灵儿站在祠堂的时候,顿时就把脸沉了下来。一个名字叫做李桂通的人,是陈李家目前除了陈灵儿之外,属年纪最长的人。他冷哼了几声,沉着声音向陈灵儿问道:“表姐,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难道不知道祖宗祠堂是不允许女子和外人进入的嘛?”

  他这话是一语双关,表面上是质问陈灵儿不该违背族规,实际却是在埋怨陈灵儿这些年来对家族的不作为。按理说,陈灵儿是族长,自然也该多为家族着想一些。近些年来,陈李家势力渐渐削弱,已失去了领袖的地位。

  “对于违背族规一事,我自会处置。眼下叫你们来,不是来商讨刑法的。而是让你们知道件事情。”陈灵儿虽忍气吞声,可依旧保持着族长之风。

  “什么事情?”李桂通问道。

  “你看到那堆白骨了吗?”陈灵儿手指周添丁的白骨,反问了他一句。

  “看到又如何?我们陈李家道上的大派,区区一具白骨有什么大不了的?”李桂通讥笑了一声。

  若放在平日,他自然不敢如此藐视族长陈灵儿。但今日不同于往日,只因陈灵儿进到了祠堂,犯下了族规。在族规面前,李桂通可以作威作福。

  “是从井里捞出来的。”陈灵儿低声说道。

  “什么?!”李桂通听罢,身子像被触了电一般,瞬间便僵硬住了。

  在场知晓旧事的诸人也开始哗然起来,纷纷议论,甚至陷入了惊恐。周添丁这个名字对于李家来说是耻辱,他们无法忍受自己本家中会有一个偷学邪术的败类。而对于陈家来说,他永远是个敌人。如果不是他生前的诅咒,陈家人也就不会断了香火。

  “好了,你们都给安生点。”陈灵儿大喝了一声,使得在场诸人立马静了下来。她作为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竟还会有如此高的爆发力,实在是叫人好生敬佩。

  _看●正j版k~章3节1上$酷匠Gx网

  “表姐的意思是?”李桂通知道陈灵儿心里一定拿定了主意,可他这个人就是老奸巨猾,喜欢明知故问。

  “挫骨扬灰。”陈灵儿咬了咬牙,一字一字的说道。

  “啊……”诸人听了又是一阵哗然。

  有人说,挫骨扬灰实在太过残忍,这样做损阴德,恐怕会祸及后世子孙。也有人说,李启先罪恶滔天,将他挫骨扬灰也说得过去。免得他的鬼魂出来害人,这算是为民除害。

  “接下来,你们几人就表个态吧。”陈灵儿又搬出了家族的规矩。

  陈李家的规矩是,在发生重大事情的时候,都要有族人表态。只要表态人数能够超过三分之一,那么族长就可以下达命令。当然,作为族长的人,还拥有一票否决权。

  接着,表态开始。先从李桂通开始,李桂通想也不想,决定要将自己的表姐夫周添丁挫骨扬灰。他现在是整个家族的风向标,所有人都会朝着他的眼色行事。既然,他同意了。那么,接下去的表态的那些人只不过是依样画葫芦罢了。

  果然,其最终的结果是在场所有人全票通过,将周添丁挫骨扬灰。

  挫骨扬灰的具体事宜也是由李桂通操办的,其中涉及到的步骤有三步。第一步,是他命人取来了一通黑狗血。黑狗血是天底下最污秽之物,将这东西倒在周添丁的骨骸之上正是为了让他变得晦气不堪。

  我们道上的人都知道,凡是阴间的人或物都是害怕黑狗血的。所以,当他们将一大桶黑狗血洒在周添丁骨骸上的时候,他顿时发出一声哀怨的嚎叫。这声音可能是我听过最无助的,也是最凄厉的。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哀怨声刚落,周添丁又怒吼了一声:“老夫发誓,只要老夫还有一口气在,誓要将你们陈家赶尽杀绝!”

  “他的怨气更加深了,大家快快动手!”李桂通催促了一声,他怕事情会失去控制,便想先下手为强。

  在李桂通的催促下,众人又实施了第二个步骤——封印。只见,十来个人围着周添丁的骨骸坐了一圈。然后,齐刷刷的念起了道经。我从小长在和尚庙,对于道家的经文不是太了解。但有一点是知道,那就是道家的经文也能超度亡灵,也能降妖除魔。

  片刻之后,骨骸上开始出现异变:黑狗血像泥鳅似的,滑溜溜地钻进了骨髓中。这使得原本白净的骨头,瞬间变成了黑紫色。紧接着,一团黑气从骨骸表面蒸发出来,缓缓腾聚到了祠堂的上方。我们顺着黑气的方向望去,只见这东西在上空盘旋,逐渐凝聚成了一张狰狞的鬼脸。

  与此同时,底下又升上去了一道金光。金光窜到鬼脸上方后,便咣的一声化成了一个劫印。这时候,只听得底下坐着的那十几人一起喝道:“破!”

  声音刚落,便见金光劫印陡然间下沉,将鬼脸死死的压了下去,直至再次压进骨骸里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