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真的是没有。”我叹了口气。

  “确实,我们先上去,问过陈灵儿之后再定夺吧。”高海军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侥幸的神色。他当然希望底下什么都没有了,然后就能平平安安的回到上头

  我听完点了点头,然后又朝着井口的方向大喊道:“大叔,请放绳索。”

  其实,下井就跟上山一样要容易些。然而,上去就会变得跟下山一般犯难。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我们要出井就必须依靠上面的人放下绳索来,把我们给拉上去。

  过了不久,绳子就放了下来。经过商议,我是第一个上去。然而,就在我刚刚把绳子系在腰间的时候,突然间感动脚跟一凉。紧接着就是一阵刺痛,有什么东西抓住我的脚了!当即,我感到一阵不安。马上用力把那只脚给抬了起来,定眼一看:天哪!竟是一只白骨森森的手,它死死的抓住了我。

  在见到那只手的一刹那,我心中感到一片愕然。整个人慌急了,脚下一片乱踢,妄图用力将那只手甩开。但是,这一切只是徒劳。那只手把我抓得死死的,尖锐的指甲已经刺入了我的皮肉。一行嫣红的鲜血,缓缓地流了下来。

  “快来帮帮我啊!”我大声求救道。

  “松林,别怕。我来了!”高海军应了一声,瞬间踢出一脚,可他这一脚还未触及那只手,陡然间却又被另一只探出水面的手给抓住了。咣当!由于单脚失去重心,他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水花四溅开来。

  “小高哥,你还好吧?”我顾不得自己,先关心起高海军来。

  “我要被他拉下去了!”高海军急着喊道。

  他话音刚落,我也感觉到了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拉着自己下降。这可怎么办?千钧一发的关头,还是多亏了高海军。他大喝了一声:松林,快把陈老召唤出来。

  经他提醒,我顿时想起了还有陈老这么个高手存在。可是,召唤陈老需要那件太监服,而太监服我披在了王师傅的身上,这次压根没带出来。

  “松林,你还愣什么呢?”小高见我犹豫不决,便又催促了一声。

  “我没带那件衣服啊!”我显得一脸无奈,大吐了一口苦水。

  “完蛋了!”小高听完,异常沮丧,似乎已放弃了抵抗。

  确实,失去了陈老的保护。就凭我和高海军两人,无论怎么抵抗,那都是徒劳。在高海军失去斗志的同时,我也陷入了自暴自弃的状态。

  然而就在这时,上面忽然掉下来一件东西。咚的一声砸在了井底,若不是位置偏出了一点,只怕我和小高在没被那厉鬼害死之前,就率先被这东西砸死了。

  “松林,我扔下来一具尸体,或许在关键时刻能够帮上你。”不一会功夫,井口传来了大叔的声音。

  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我忽然抖擞了精神,大声喊道:“大叔,我们该怎么操控这具尸体。”

  “她叫沫沫,很听话的。你用尸语和她沟通即可。”大叔告诉我道。

  尸语?我哪会……于是,望了一眼小高。小高脸色一沉,继而对着沫沫一阵嘀咕。至于他说什么,反正我听不懂,估摸着就是尸语。因为,片刻后,那具女尸站了起来。

  “呵呵,不知死活的小辈。今日,老夫便要叫你们有来无回!”这时,水底冒上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不用多说,一定是那个周添丁的鬼灵在作怪。他死前受到家族的重罚,死后便心生怨念,以万千的怨气化为了厉鬼。此刻,厉鬼出窍,正是要索取我们几人的性命。

  吼!他发出一声鬼嚎,使得水井四壁摇摇晃晃。此时,我的半个身子早已陷入水中,动弹不得。再看高海军的处境,要比我好上一些。他只是被淹了一条腿。

  “小高哥,快叫沫沫帮忙。”这时,我方才意识到沫沫站起身后,没了下文。估计,得让小高用尸语指挥她。

  “我知道了!”小高点了点头,随即便取出他那根骨埙。他在那一霎那,化成了赶尸匠。刘一曾说过,用这支骨埙能驱赶任何尸体。当即,一支激烈的战斗曲吹响了井底。在进入战斗的时候,赶尸匠就是指挥官,被驯服的尸体会听从他的一切指令。战斗曲如冲锋号一般,这是让尸体发起疯狂进攻的指令。沫沫接到小高的指令后,噗通一声向水下猛扑。她虽然是一具女尸,但觉得称得上勇士。只见,她整个人都已下水,只有一头秀发还浮在水面。

  仅过了片刻,我便感觉到脚跟处缓力许多。那只手已经在松动,看来是沫沫让他受到了压迫。瞄准这个时机,我试着用力往上提,试图脱离周添丁的控制。

  “把手给我。”说时迟那时快,小高向我伸来了援助之手。他脱困要比我来得快,毕竟是有些本事的人

  “哦。”我来不及反应,便把手伸给了他。他用足气力,将我拉了上来。我两并排而立,缓缓退到边缘。在沫沫和周添丁的决斗中,我们几乎帮不上任何忙。只能祈求上天能够垂怜一次,让沫沫战胜周添丁这只厉鬼。

  水面波澜起伏,大概维持了一刻钟。随后,便又沉寂了下去。

  这时,高海军突然说道:“沫沫怎么也没动静了?她该不会……”

  酷匠R网!!唯一i正F(版"E,其;H他F都kl是盗版

  经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惊起了一声鸡皮疙瘩:沫沫大概被周添丁杀死了吧?

  “沫沫,快回来。”高海军说着,当下吹奏起了还魂曲。我曾听刘一说起过,用骨埙吹奏出来的还魂曲能在十里之外将迷失的尸体指引回家。

  在还魂曲的波动下,平静的水面再次吐出水泡来。水泡由小变大,由少变多。不多时,一束头发冒出了水面。

  “看,是沫沫!”我指着水面,大喊道。

  “太好了,沫沫没死!”高海军高兴得跳了起来。

  沫沫终于探出了水面,但她却不是一人,背上还驮着一具白骨。这具白骨应该是李启先,他看起来很安静,像是已经被击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