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Q匠E网首`发j

  要知道陈李家向来是名门正派,岂能容忍弟子学习伤天害理的邪术呢?更何况大叔的父亲,最终还走火入魔,没了回头路。于是,在全族人一致商议下,决定将周添丁铲除。陈灵儿虽然有心维护自己的丈夫,毕竟这男人是为了自己才走上不归路的,但是规矩始终是规矩。在森严的族规面前,她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悲剧就这样发生了,但仅仅是开始。因为,在周添丁被填到井里之后,他在死之前下了诅咒,那就是要让陈家断子绝孙。起初,陈李家的那些高人们还能应付这个诅咒,此后的年月里,家族并未发生过重大的灾难。男丁也算是兴旺,香火代代都能够续上。但是,随着年月的进展,很多前辈都去世了,后继子孙又不能很好的传承技艺。如此一来,周添丁的诅咒就生效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陈灵儿要对自己的丈夫冷淡无情了,一来是为了维护族规,而来是为了保护大叔。让大叔怀恨离开,或许也在她的计划之中。这才故意编了一个谎言,说周添丁是和自己吵架,怨气难消才跳入井中的。

  而那块灵位本就是留给周添丁的,虽然他触犯了族规,但毕竟还是陈李家的人,死了之后也该把他灵位供奉在祠堂之内。但是,周添丁明显是怨恨未消。灵位上的名字就是刻不上去,于是只好将他混放在历代祖先的灵位中。或许,祖宗们还能够压得住此人的怨气。

  陈灵儿之所以叫我把李启先从井底给捞上来,是为了让日光曝晒他的尸骨。这是一个恶毒的手段,因为曝晒下的尸骨是会祸及到死者的,正所谓尸骨未寒就是这个意思了。

  当然,这么恶毒的手段她没有直接向我们挑明。因为,只要大叔在场,那么他就永运不会同意的。周添丁虽然化成了厉鬼,但毕竟是周国恩的父亲。哪有儿子眼睁睁看着父亲被挫骨扬灰的道理。

  “那个周叔伯生前也是个厉害的人,我怕单凭自己一人很难对付得了。”我听完之后,将自己心中的疑虑告知了陈灵儿。

  “孩子,没有人能够帮你。”陈灵儿叹了口气,回答我:“他死前恨透了我们整个家族的人,只要我们中有一人下去,就会立马被咒死。如此,非但帮不到你。反而,还会加重他的怨气。”

  “可以找高海军帮我。”这时候,我灵机一动,想到了高海军。他本就不是陈李家的人,而且还会赶尸车,有些本事。找他帮助,再合适不过了。

  “对哦,小高也是外人。他能帮你!”大叔听完,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脑瓜子,大声说道。

  “不不不……我不行。”小高急着连乱摇手,他是个明白人,知道下去是送命的活。

  但是,大叔误认为把父亲的尸骨捞出来是一种救赎,所以他非要逼着我和小高下去。在大叔的软磨硬泡之下,小高也无可奈何,只好同意下去。

  “松林、小高,我等你回来。”耳边伴随着一声悠扬的话语声,我们顺着井壁一直往下滑去。这是一门技术活,首先你得有足够大的胆量。其次,你得紧紧贴住壁面,若不来就会摔下去了。幸亏这口井已经枯了,壁面上并不湿滑。我们两人就想幼儿园的孩子溜滑梯一般,溜到了井底。但任凭谁也没想到,在井底竟然还有一滩死水。水升大概有一米左右,只是稍稍没过了我的腰间。

  井水是冰冷的,寒意刺透了我们的骨髓。陡然间,牙齿格格打起架来。我更是连打了三个重重的喷嚏,然后大骂道:“奶奶的,不是一口枯井吗?哪来的水!快把小爷我冻死了!”

  高海军听着生烦,恼怒之下,啪的一脚踢在了狗娃子我的屁股上。我吃痛,啊的一声,踉踉跄跄,险些来了一个野狗扑食。

  “你干什么踢我!”我转身怒对着高海军,一脸的怨气展露无遗。

  “你要是不多嘴,我就不会跟着你趟这趟浑水。”高海军埋怨道。的确,这次是我强拉他下水的。是人都会抱怨几句,可没想到的是这小子竟然那么粗略。说话间,他已经把手上的火光点染了。这玩意看上去只有普通卷烟那般大小,但一旦燃气来亮度却要比蜡烛来得好许多。

  火光足以让我们看到井底的一切,只见壁面上除了一些因为潮湿而生长出来的青苔之外,还有被利器划过的痕迹。我特意关注了一下那些痕迹,每一处痕迹都有五道,而且整整齐齐。看起来,像是由人的手所造成的。

  “小高,你看。”我指了指避免上的痕迹,对高海军说道。

  “看来,他是要爬出去。”高海军叹了口气,皱着双眉说道。

  “谁要爬出去啊?”我不解的问道。

  “还会有谁?!”他有些紧张,抖擞着身子说道。

  “你是说……”我反应了过来,吓得整个人贴在了井壁上。

  “好了,现在害怕也没用了。我们开始办事吧。”高海军毕竟是在道上混了好久的人物,他颇有大将之风。他一边很从容的说道,一边弯下腰去,双手开始在水里面摸索着什么。

  他摸了好一会儿,但都没捞上个什么来。这时,他直起身子,然后对我吆喝道:“松林,你还傻愣着干什么?难道忘记了大叔的吩咐吗?还不快捞!”

  “哦!”我吐了吐舌头,就学者他的样子捞起来。在我们二人合力之下,很快把井底捞了个遍。但遗憾的是,一无所获。

  奇怪了?尸骨呢?难道已经分化了?我心中感到不解,也感到不安。

  “什么都没有,陈灵儿会不会骗我们啊?”高海军擦了擦自己的双手,然后抱怨道。

  “水下可能有淤泥,我们再找找吧。”我接着说道。

  “也有可能。”高海军表示再同。

  于是,我们又开始了第二遍捞尸。这一次,我们把手探得很下,指甲都深入泥地的。底下确实有淤泥,但不是很深。要说真的有尸骨,我们也该摸得到才是。但最终结果,我们只是捞上来了一手的泥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