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恩,你过了这么久才回来,还不赶快过去给你父亲磕头。”陈灵儿指着大叔吩咐道。

  大叔点了点头,眼中饱含着泪水,一脸羞愧的神情。他一步步走向了灵位,这里供奉着陈李家历代先辈,其中包括自己的父亲。

  扑通!大叔重重跪了下来,在他跪地的那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地面是在颤抖的。我和高海军两人不禁相互望了一眼,竟有种说不出话的感觉。或许,我们平时见惯了大叔的谈笑风生。这回见他心情变得沉重,就不免会有些不适应。

  “父亲大人!是孩儿不孝,孩儿来迟了!”大叔越发生情,不一会就开始抽泣起来。他语气诚恳,参杂着对父亲的愧疚。

  咚咚咚!

  由于一时间无法宣泄自己忧伤之情,他接连磕起来响头,额头撞击地板的声音,竟能跟和尚撞钟来比拟。我们光是听着,就已感受到那股痛楚。

  我们本以为大叔磕完头,就能收起哀思。可谁知道,他的眼中突然发现了什么,竟陡然间暴怒起来。伸出手一把将近前的那块灵位拿了过来,然后起身冲着陈灵儿喝问:“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和高海军都是一头雾水。

  “为什么在我父亲的灵位上没写下他的名字?”周国恩再次喝问。

  原来,陈灵儿没有在自己丈夫的灵位上刻上名字,这对于任何死者来说都是极大的不礼貌。我们中国人讲究身后留名,不然就算白活一遭。大叔多年来一直对自己父亲的死耿耿于怀,现在看到父亲死后还没有留下名字。自然是勃然大怒了。

  ‘酷?匠{q网B正版首发B

  “他算不上我们陈李家的人,能供奉在祖宗身边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没想到的是,陈灵儿竟然显得很平静。毕竟,那人是自己的丈夫。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但从她的口气中,我们听不出任何恩情。或许,这个丈夫对她而言,只不过是一个身份一般的外人。至于为什么要把他的灵位供奉在祖宗身边,最多可能是由于大叔。

  大叔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如此举动也正是为了弥补自己对大叔的愧疚吧。

  “那这灵位放着又有何用?”大叔听了,似乎是失去了理智。他狠狠地手中的灵位扔了出去。这时,亏得小高眼疾手快,一个飞跃又将灵位接到手中。

  “血……血……”可与此同时,他突然间又碰的一声将灵位扔在了地上,颤抖着自己那双沾满鲜血的双手说道。

  灵位竟然自己渗出鲜血来,这该是一件多么怪异的事情。莫非大叔的父亲,其中有人曾是个妖魔?或是,这里流淌着怨气太大,终于在这一刻喷发出来?

  “哎呀,妈呀!”我见状,胆子立马被吓跑,撒腿就跑。要知道我们家是卖棺材的,当初爷爷和我说过,棺材板渗血的话是不吉利的兆头,那是会死人的。而现在灵位渗血,其严重性可能超过棺材板。

  “站住!”但是,脱身之计最终被陈灵儿看破。她一声雷霆之喝,将我给震住了。

  “小子,你要去哪?”她冷冷的问道。

  我听出了一股杀气,忖道:难不成要杀我祭祖?心情一下子忐忑起来,整个人微微晃动了几下。然后假装镇定的回答道:“尿……尿急,总不能在这里解决吧?”

  “尿急也给我忍着,一切听从母亲吩咐。”大叔也呵斥道。这是他第一次和自己的母亲达成共识,也算是意味着正式回归陈李家吧。

  “小子,我问你一句,你可要如实回答。”陈灵儿接着问道。

  “是……是的。”我点了点头,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那位置靠近大叔,就在灵阁之下,而那块渗血的灵位就在前方不远处。

  “你学到了王大成多少本事?”陈灵儿突然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我的脸上,一双深邃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也有个七八成吧。”我胡乱说了一声,为的就是糊弄陈灵儿。要知道她对王大成情深一片,或许看在我是王大成的传人份上,不会怎么难为我。

  “你去外面那口井里,把国恩的父亲给捞上来。”陈灵儿听了,又吩咐我道。

  “这……”我实实在在给吓了一跳,瞬间变得不知该如何应答。进来之前,我是听她说过,大叔的父亲是自己带着怨恨跳进井里而淹死的,用我们道上的行话也解释,也就是枉死。一般枉死之人都会阴魂不散,他们会对自己生前还未过完的日子耿耿于怀。她叫我下去,岂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这万一,我撞了鬼还如何处理?动手杀了他,可他是大叔的父亲,也是陈灵儿的丈夫。身份不允许我这么做。但如果不杀他,我就会便成鬼。这真是两难的境地。

  其实,话说回来我也没那个本事。我还是那个卖棺材的穷小子罢了。

  “这口井是被下了咒的,我们陈李家的人都下不得,一下去就会被咒死。所以,只能期望你了。”大叔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周叔伯,安葬在下面可是好好的。陈掌门,您何必去打扰他老人家呢?”高海军站出来问道,还是他小子有良心,知道替我解围。

  陈灵儿指了指地上的那块灵位,然后忧伤的说道:“你们不知道,这块灵位上的名字本来应该刻上他的名字——周添丁。也罢,今日该和你们说说这段往事了……”

  原来,四十多年前,陈李家就出现过一场夺权之争。夺权双方,正是陈家人的当家陈灵儿和李家长子李克生。李克生也是李桂生的父亲,是李家后世子孙中聪明绝顶的人。他年纪轻轻不但学会了陈李家所有的本事,而且还偷偷学了许多邪门巫术。当时,陈家没有一人是他的对手。而大叔的父亲,为了帮助陈灵儿守住族长之位,便偷偷炼了禁术,这种禁术是要靠吸食活人精血来提升功力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