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的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而我则是感到有些压抑。看了陈灵儿一脸,虽然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但依旧十分有气质,想来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丽的女子。当初,鬼公子和刘一叔都跟我提过,陈灵儿和大成前辈是有婚约的。且两人恩爱有加,若不是命运的造化,恐怕早已是一对神仙眷侣了。

  “畜生!终于肯回来了?”陈灵儿见了大叔,没好气色,开口就骂。

  大叔没有应答,而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她的面前。

  看/}正版;6章mC节89上酷e匠(\网M

  “回来也好,是时候请出祖宗家法了。”陈灵儿冷冷说了一句,然后吩咐李桂生说道:“桂生,去请家法。”

  “姨妈……这……”桂生有些犹豫,沉吟了一会,随即也跪了下去,接着说道:“万万不可啊,恩哥既然肯回来,那就说明他知错了。请姨妈给他一个机会。”

  “是呀,是呀,国恩毕竟是你的孩子啊……”周围的族人也纷纷求情。

  “各位不用替国恩求情,国恩触犯家法,死有余辜。不过,在国恩死之前,还请母亲办一件事。”大叔终于开口了。

  全场安静,就连陈灵儿也顿了顿,她跟着便问道:“你要我办什么事?”

  “请母亲挑选两具上好的尸体给我的这两位朋友。”大叔回答道。

  他临死之前还想着我和小高,这般义气的举动着实叫人感动。

  “他们是谁?”陈灵儿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扫向了我和小高。

  “我们是王家阴店的人。”小高想也不想,理直气壮的说道。

  “什么?!”陈灵儿听完,惊得跳了起来,用手指着小高喝问道:“你在说一遍?哪个王家阴店?”

  “余杭的王家阴店。”小高大声回答道,然后用手指了指我,“这位松林小哥是王家阴店的现任掌柜,也是刘一叔的徒弟。”

  “这么说他回来了?”陈灵儿颤抖着身子,喃喃自语。

  “刘一叔的徒弟?哈哈,他老人家不是早就仙逝了吗?”过了一会,她便多了怀疑。

  “我的确是刘一叔的徒弟,也是王家阴店的掌柜。只不过,目前阴店还在筹备中。”我站了出来,说出了实情。

  “这么说他还是没回来。”陈灵儿听完,未免有些失望。

  我知道她口中之人就是王大成,可是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其实王大成已经死在暗域了。

  “你知道他的消息吗?”但最终还是躲不过陈灵儿的盘问。

  没想到事隔那么多年,她依旧牢记着王大成。

  “他……他死在暗域了。”我只好如实回答。

  “不可能……不可能……”陈灵儿顿时癫狂起来,似乎是接受不了这个实情,“你知道他的本事有多大吗?”

  “他……怎么会死在暗域?尝羌王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是鬼公子告诉我的。”为了让她死心,我道出了鬼公子。

  鬼公子的话很有说服力,陡然间让陈灵儿冷静了下来。她微微颤抖着身子,向前走了几步,便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妈!”这时,大叔慌了,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妈!妈!妈!”

  他连喊了三声,足见对母亲关怀备至。

  “快去叫医生。”李桂生立即吩咐下人道。

  一时间,整个陈李家忙做了一团。

  大概到了正午,陈灵儿终于醒来了。守候在她床头是大叔,她睁眼见到了大叔,不禁变得温柔了许多,委婉的说道:“国恩,你扶我起来。”

  大叔点了点头,将她扶了起来。

  只听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国恩,是我这个做娘的对不起你。经过这些年我也想通了,自己等的不过是一场空白。该来的早就来了,或许是我和他有缘无份吧。”

  大叔听了,眼中包涵泪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等会,你便和我一起去你爹灵位前上香吧。”陈灵儿接着说道。

  或许,听到王大成的死讯后,她测底死心了。突然就感觉到,自己这些年来太愧对大叔父子了。她和大叔父亲之间只是政治婚姻,并没有真爱。因为心里面一直有着王大成,所以这些年来一直冷对大叔父亲,这才导致了后来的悲剧。

  灵位被摆放在陈李家的祠堂内,走进陈李家的祠堂,一股阴风扑面而来。幽暗的光线,更让气氛变得格外凝重。我屏着呼气,小心谨慎地跟在陈灵儿的身后。生怕祠堂里会暗藏着什么机关,而自己一不小心就给陷进去了。陈灵儿虽然刚从昏厥中醒来,但她的步伐依旧稳健。即便在没有下人搀扶的情况下,还是能够行动自如。

  我们通过一条狭隘的走廊,然后停步在了一口水井旁。看到水井,我总有种不详的预感。也许,是我们南方人在生活上不怎么依赖井的原因吧。陈灵儿似乎对这口井非常尊敬,她先是正朝水井拜了三拜,然后又绕顺时针转了三圈。如此古怪的举动,让我看得心慌慌。刚想问她,这是在做什么?她却转身对我说道:“按照族规,我们女人都不能进祠堂。今天是迫于无奈,但既然进来了,就该对他尊重些。”

  “哦”我点了点头,然后照着她的样子做了一遍。或许是因为缺氧的原因,再转了三圈之后,我顿时感到头晕。身子踉踉跄跄的,险些倒在地上。这时,多亏了大叔。他一把将我的身子扶住,提醒道:“松林,当心点。”

  当周国恩搀扶住我的时候,我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我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不堪一击的大叔,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气。

  “多谢大叔。”我虚惊了一场,对他谢道。

  “没事了就走吧,别打扰我父亲休息了。”大叔说着,又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父亲……”我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的重复了一声。忽然间想起了大叔的身世,他的父亲就是投这口井去世的,难怪现在他的脸色会如此凝重。

  “躺在井里的人是我的丈夫,当年我们夫妻俩闹矛盾,他一气之下就跳入这个井中,就再也没上来过。”陈灵儿很忧伤的说道。每个人缅怀自己已逝去的亲人时,总不免会动情。

  我们几人边走边说,转眼间便已经跨入正堂。正堂内除了铁壁之外,多的就是灵位。那一个个灵位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灵阁上,灵位的主人都是陈李家的先辈。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都见证了某个时期家族的辉煌。灵阁之下,点了三排蜡烛。蜡烛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很是耐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