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谁买?价钱又怎么样?”我当即问道。

  “可以去陈李家,他们道上的大户,和我们王家阴店又是亲家。”刘一叔为我们指明了出路。

  “陈李家我熟。”小高哈了一声,对我说道:“我们的大叔就是从那里出来的,说起来他和陈李家的人还是本家呢。”

  他这么一说,就让我觉得有些蹊跷了。大叔明明姓周,又怎么会和陈李家扯上关系了呢?

  “不信啊?你回去问问他就知道了。”小高强调了一句。

  “既然如此,那就最好不过了。现在时间紧迫,你们只有两天的时间,得早去早回。”刘一叔提醒道。

  o酷:匠网正p◇版首发

  “一天就够了。”小高自信满满的说道:“我们开尸车去,两个小时就能到达陈李家,有大叔陪同,指不定还能吃顿好的呢。”

  事不宜迟,我们当即回屋,告诉了大叔情况,大叔听了脸色一下子变绿了,他死活不肯回陈李家,说是自己没脸回去。

  但当我们问他为什么不回去时,他又不肯说经过,一时间就僵在了哪里。

  为了撬开大叔口中的秘密,我和小高想尽了办法,软磨硬泡,最终以三条大中华的代价换来了想要的结果。原来,大叔本名姓陈,叫做陈国恩。他是陈李家当家人陈灵儿的儿子,据说陈灵儿结婚很晚,大概在35岁的时候才纳了一个上门女婿。也就是大叔的亲生父亲。大叔之所以要从陈李家逃出来,那是因为不堪忍受母亲的严厉。他对我们说,母亲常常责骂父亲,对父亲的态度简直冷落冰霜。父亲是个有自尊心的男人,最终不堪凌辱跳入祠堂的那口深井中自杀了。父亲的死对他而言是一场沉重的打击,他恨极了自己的母亲,所以就叛逃了出来。

  我们没想到的是,如此玩世不恭的大叔,竟然有着这么一个值得同情的身世。回到陈李家,或许会让他勾起那些不愉快的往事。于是,我们也就不强求了。

  不过,大叔始终是个嘴硬心软的人。他知道陈李家是道上的大派,像我们这样的小娃娃前去,一定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到时候的下场,最多是被人轰出来。因此,他觉得陪同我们前去。

  当晚,我们买通了牛头马面,就说是去人间透透气,马上就会回来。牛头马面见我们三个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就算到了人间也不会掀起什么腥风大浪。所以,拿了冥币之后,就当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我们回到人间,小高提来了属于自己的“尸车”大将军,这辆外表破旧不堪的尸车,被他按上了紧那罗尸心之后,威力堪称一级跑车。我戏称它为“布加迪威龙”。我们三人坐上尸车,一路飞驰,在夜色的掩护下,我们是黑暗中的一道闪电。大概只用了四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便赶到了陈李家。那是一片旧宅子,坐落于荒山老林之中。大叔望着自己的老家,不觉涌出泪水。他那是触景伤情,虽说自己恨透了母亲,但家始终是家,再多的委屈和怨恨,在自己踏进家门的那一刹那,便立即烟消云散了。

  咚咚咚!我代表三人前去敲了门,过了一会,前来应门的是一位小哥,年纪看上去比我还年轻。他见了我感到一片茫然,揉了揉困顿的双眼,问道:“你谁呀?这天都还没亮就来敲我们家的门了。”

  “小兄弟,你看谁来了?”我微微一笑,身子侧了过来,然后手指大叔。

  大叔见了那小哥,微微动容,他嘴唇颤了颤,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不愿开口,喉咙咕咚一下,把想说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恩叔,是你吗?”反倒是那小哥率先奔放起来,他一激动就扑通一声冲了出来,险些双腿一绊,来了个恶狗扑食。

  “我是小德子啊,难道你忘了?”他见大叔呆若木鸡,便兀自提高了音量。双手搭在大叔的两只臂膀间,不停地摇晃着。

  大叔的身子就像拨浪鼓一般,左右前后肆意摇摆。我看着都晕了,这时都亏小高大喝了一声:“好了,你别摇晃了。你家恩叔都快被你摇晕了。”

  “小德子,是我,我回来了。”大叔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语气中带着哽咽,或许是激动,也或许是难过。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小德子高兴的一抹眼眶中的泪水,然后像疯子一般飞奔了进去,大声嚷嚷着:“奶奶,二爷,恩叔回来了。”

  “小德子?”我嘟着嘴巴,问大叔道:“他是太监吗?”

  “啪!”没想到祸从口出,大叔听了之后,不由分说给我吃了一个重重的栗子。

  “哎呀!”我痛得大叫一声,狠狠地瞪了大叔一眼。

  “小德子本名李德加是我的侄子。”大叔解释道。

  在他说话的那会儿,屋子里又出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年纪和大叔相仿,估摸着就是刚刚小德子口中喊的那个二叔。

  “恩哥,果然是你。你终于肯回来了,可把姨妈和众兄弟想死了。”那人热情地向大叔招呼了过去。

  “二弟,近来可好?”大叔和他拥抱在一起,关怀起来。

  他的二弟叫李桂生,是李家老爷李三生的孙子。当年,泰山和鬼族一战,李三生战死,唯独留下了这么一个孙子。陈李家虽为道上的大派,但说到底是两户人家,陈家和李家。经过这些年,陈家和李家的后辈子孙们也成长起来了。在大叔这辈中,就属李桂生最有出息。据传闻,如果大叔死了,那么陈灵儿决定将陈李家掌门人的位置传授予他。

  “快进屋,我带你去见姨妈。”李桂生拥着大叔就往屋里走去。

  他们一家人见面自然是可喜可贺,但偏偏冷落了我和小高。幸亏那个小德子还懂点规矩,他不忘招呼一下我们:“二位叔叔,请跟我来吧。”

  到了客厅,陈李家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聚齐了。他们听说大公子回来了,都纷纷出来相迎。唯独现任当家的陈灵儿却来得晚了一些,大概喝了两盏茶,她才在侍女的搀扶下慢慢悠悠地从后堂走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