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老天爷在冥冥之中早有安排,这本秘籍一定是大成他留下来的。”刘一说着又将秘籍交还到我的手里,“你要好好练习,终有一日一定会成为像大成那样的英雄。”

  “嗯,松林一定不会辜负老人和大成前辈的期望。”我用力点了点头,瞬间充满了使命感,随之而来的便是千金重担。

  “松林,我刘门藏术向来不外传。眼下,我便受你为徒。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头就是了。”刘一接着说道。

  我听完,且不管刘门究竟如何,要不要交会费,就冲着刘一跪了下去,咚咚咚三个响头磕完,额头已经微微红肿。刘一或许是看在我为人挺实在的份上,在接受我成为他徒弟的同时,还送了我一样见面礼。

  我接过手里一看,发现原来是一块用骨头雕刻成的玩物。雕工很是粗糙,估摸着不是件名贵的玩意。

  “师傅,这是什么呀?”我把玩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问道。

  “这是骨埙。”刘一向我解释道:“你知道这根骨埙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我胡乱猜了一句:“用来吹奏哀乐的吧。”

  “错了。”刘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根骨埙的主人名字叫做李狗儿,乃是湘西一带有名的赶尸匠。他年纪轻轻却已是当世少有匹及的赶尸匠,当初在我们王家阴店任职,为阴店立下了汗马功劳。”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再次将手里的骨埙欣赏了一阵,或许是因为心里作用,这时候看它总觉得多了几分厚重。

  “师傅,那这位李狗儿前辈去了哪里?”我接下去又问道。

  从他口中听来,李狗儿的年纪应该不大,如果没出什么意外,此时他该还活着才是。

  “去了湘西。”刘一似乎不愿过多的交代李狗儿的行踪,便含糊不清的搪塞了我一句,就当是糊弄了。我读过大学,是个明白人,早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便识趣的收起了话题。

  “这根骨埙是他用来赶尸的。”刘一跟着解释起了骨埙的作用,他不紧不慢地说了下去:“选拔之日就在两天后,你没有鬼公子附身,在两天之内是学不到多少藏术的。所以,我们只好走捷径。”

  “师傅说的捷径莫非是……”我似乎意识到了些东西。

  “对,就在这根骨埙之中。”刘一说着,凭空划起了手指。我瞪大眼睛,看得仔细,从他手划的路子来看,却是几个道家的符咒。但具体是什么符咒,我这个半路子的人也说不上来。或许,回去问了我老爸,他到还能说出个一二来。

  “你要牢牢记住,我教你的这套口诀叫做岐黄九真诀。”刘一边划,边向我解释:“这岐黄九真诀是本门青田祖师爷所创,九诀真有一诀是专门对付尸体的。狗娃子人聪明,他竟将道诀融入到了自己的赶尸咒中,你一旦学会这法门,即便没有多少功底,却也能赶动一千年的尸体。想来这具千年老尸,对付阴间的这些小喽啰应该不成问题。”

  “那真是太好了。”我听完,简直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一联想到自己竟能赶动以一千年的老尸,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

  话不多说,刘一毫无保留地岐黄九真诀中的赶尸诀交给了我。我从小擅长记忆,尤其是对写写划划的符号。所以,用不了一会儿的功夫,我便将其中的道诀完全记了下来。

  但这并没有解决所有的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就出在我个人不会吹埙,李狗儿的赶尸咒和弦十分复杂,像我这样连最简单的12346都不会的人,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刘一见了,却鼓励不要灰心,拿起来练练就是了。吹埙主要讲究一个呼吸,气出丹田,贯穿上身即可。

  关于吹埙的诀窍,我自然是明白的,只不过天赋是由天定的,天赋使人创造艺术,我松林天生没有音乐细胞。不管我怎么练习,顶多吹响一两个声音,要说连贯性的曲目,那只能是痴人说梦了。

  “欸……看来,只能找他人帮忙了。”刘一叹了口气,对我流入出无奈的神情。

  Q酷|匠,网正oP版}首P发u

  “我还有两个同伙,其中一个叫做高海军。”我说道:“他歌唱的不错,或许能够帮上忙。”

  “也罢,你去把那个高海军叫过来吧。”刘一最后吩咐道。

  小高除了驾驶技术一流之外,还有超强的音律感。他也弹得一手好吉他,所以我认为他能胜任刘一布置的任务。到时候,他在幕后吹赶尸咒,而我只要站在台前装模作样就是了。我们两人配合唱一出双簧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当我去找小高的时候,小高和大叔正在下棋。他们两人显得十分悠哉,嘴里的香烟抽个不停将整个屋子闹得烟雾腾腾。我进屋后,顿时感到一阵剧烈咳嗽。大喘了几口气后,埋怨了一句:你们也太放肆了,真把这里当成人间了吗?

  大叔听了,瞥了我一眼,呵呵一声冷笑:谁说在阴间不能抽烟了?告诉你,阎王大人自己就是一杆大烟枪。

  “大叔,这种玩笑开不得。”我见他又满嘴跑火车了,生怕祸从口出,顿时向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接着说道:“整个阴间都没有一家烟酒店,哪里来得香烟?”

  “呵呵……”大叔灭了自己手里的烟头,站了起来,指着远处天际的紫云丛问道:“你可知道那云从下方是什么位置?”

  我朝他手指的方位眺望,沉思了一番,随口答道:“那不是阎王殿吗?”

  “不错。”大叔点了点头,跟着又说道:“你看阎王殿上空的那一片紫云丛,这就是阎王的烟杆子。”

  “这话怎么说?”大叔越说越奇怪,我和小高都皱起了眉头,异口同声的问道。

  “人间点的香火都汇聚到了这里,你们可能不知道,这香火是可以续命的。阎王也有命,他也不能永生,所以得靠香火来续命。”大叔认真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