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太好了,我要参加选拔,最好能混个土地爷坐坐。”大叔哈的一乐,然后问小高道:“小高,你呢?”

  “我还是想留在人间。”小高很干脆的回答道。

  “没出息,你呢?”大叔又问向了我。

  “我?”我一时间没有想好,便胡乱编了一个:“我想当城隍!”

  “好小子,想和我抢饭碗啊。”城隍听了不免有些生气。

  “城隍大老爷……我……”我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有道是祸从口出,就是这个道理。

  “松林若是当了城隍,那么城隍大老爷就可以官升三级了。”大叔替我掩护了一枪,他毕竟是老江湖,懂得灵活变通。

  点卯活动结束后,我们有了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阴间那么大,走也走不过来。于是,我选择待在了屋子里。闲着无聊,便拿出王大成留下的秘籍学起了藏术。入门的都是刘门的藏术,非常简单,凭着我大学生的头脑,很快就学上手了。

  出于高兴,我走出屋子耍了几手,这时恰巧被一老者看到。他拍了拍手,走到我的跟前问道:“年轻人,你可是刘门的弟子?”

  “老人家什么是刘门?”我不解,摇摇头反问道。

  “哦……那你可是遇到过王大成?”他沉吟了半响,接着问道。

  “没有,他已经过世了。”我回答道。

  BM酷G匠,网"a正j版首发?I

  “什么?”可这老者听了王大成的死讯之后,不禁痛苦起来,整个人都在抽搐:“你是说大成他死了?怎么死的?”

  “鬼公子告诉我,他困死在了暗域。”我如实告诉他道。

  “暗域?那尝羌王呢?”老者突然又激动了起来,“他复活了吗?”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了。”我被他问得一脸迷茫,顿了半天后,方才缓过神来反问道:“请问老人家你叫什么名字?”

  “你问我?”老者听了,呵呵一笑,说道:“已经有好些年没有人问过我的名字了。你既然也是道上的人,就该知道王大成,而我就是他的师傅,刘一。”

  “刘一?”我摇了摇头,或许是我和他之间的年岁差得有些大,对于他的事迹无从了解。不过,他既然自称是王大成的师傅,那么想必也一定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娃子,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刘一见我迟疑,不禁有些没落,他轻轻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都怪我们王家阴店后继无人,可怜大成……”

  他说到王大成的时候,不免又有些哽咽,泪水忍不住已经在眼眶中打转。

  “刘老人,你不要难过。”我上前安慰了一句:“大成前辈那也是为了人间的安危才牺牲了自己。”

  说起王大成,我仿佛预感到了自己的未来。不管是鬼公子还是眼前的刘一,他们似乎都一致把我当成了王大成的接班人,要我去完成王大成未完成的事情,也就是去对付暗域以及那个令人闻风胆寒的尝羌王。可是,要知道的是王大成本事比我高出千百倍,却仍旧不能抵挡暗域的入侵,更何况是我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如果,讲得自私点。我不会蠢到明知道是火坑,却还要往里跳。

  “你在怕什么?”刘一的眼光异常尖锐,他忽然间洞察了我内心深处的犹豫和恐惧。

  “没……没什么?”我赶紧避开他的眼神,顿时陷入了一阵尴尬。我的尴尬恰恰在于自己手贱,拿了王大成遗留下来的那本秘籍。正所谓吃人嘴软,那人手短。为了这本秘籍,我已经是避无可避。

  “大成在你那个年纪的时候,他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恐惧。”刘一笑了笑,眼神变得温柔了起来,他的语气就像是一个慈爱的老爷爷,在和孙辈说教:“但是,孩子你要牢牢记住。在这个世道,畏惧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把重担扛起来,我会帮你的。”

  “那太好了!”我兴奋了起来,刘一是王大成的师傅,有他帮忙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但是,稍稍过了片刻,我便立马意识到了一个关键性问题——刘一已经是死了。因为,我在灯火下有影子,而他却没有。这个世上只有鬼魂才没有影子的。

  “刘老人,以你现在的身份怕是出不去了吧?”我试探性的问道。

  “不错,我的阳寿只有七十二岁。”刘一点了点头,跟着说道:“阎王见我有些功劳,便留我在阴间任职,做了这儿的护院。根据阴间的规矩,以我的职位是不能随意去人间走动。”

  “我虽然也是阴间的人,但职位比您老人家还要低微,不到初三点卯的时候,也没有资格前来阴间。”我无奈的说道,话中之意是自己和刘一属于阴阳两隔的那种类型。

  “所以,你要参加本次的选拔。成为阴间的判官,如此一来,你就能在阴阳两地随意走动了。”刘一给出了建议。

  “判官?”我怔了怔,随口问道:“阴间还缺判官吗?”

  我明白不管是阴间还阳间,只要是上了等级的公职,那都是肥差,一般情况下压根不会流出空位。判官的地位仅限于阎王,这么高级的位置怎么会留给我这个没有来路的毛头小子来做呢。

  “你有所不知,当年的那场浩劫,使得阴间死伤了大批阴差,包括五个判官,现在只剩下三人了。”刘一告知道。

  他言下之意,目前判官一职还留下两个空缺。而我所要做的是,要尽全力去争取到其中一个位置。

  “可是,竞选判官的人一定非常多。以我个人的实力,恐怕还没那个本事吧?”我担心的说道。

  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我读大学的时候连跑个一千米都会不合格的人,怎么去和那些阴差竞选?不说是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就连大叔周国恩看上去都比我要来得强悍。

  “这个好办。”刘一话里有话,他指了指屋里,暗示我进屋再说。我随即明白,他或许是要教我些真本事了。这就跟武侠剧里放的一样,需要做好保密工作,本门的功夫绝对不能让外人看了去。

  我们进了屋子,然后严严实实关上了大门。紧接着,刘一叫我拿出那本秘籍来。我毫不犹豫,直接将秘籍塞到了他的手里。他初略翻了几页,连连点头,一个劲的说道:“不错,不错。确实是我们刘门的秘籍。”

  “这本秘籍是我在泰山底下找到的。”我解释了一句,生怕他会责怪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