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隍是老干部,他虽然官职卑微,但由于深受世人的朝拜,所以到了阴间多了些说话的资格。我们走过一座拱桥,黑白无常便迎了上来,这两家伙只是和城隍打了个照面,却直接忽视了我们三人。对于大叔的殷勤,如同放屁一般对待。黑白无常的官职与城隍一般大小,在阴间基本上就是属于跑腿的。但是,他们的职责在于勾魂,这难免会让二人在人间的口碑下降,远不如散财的城隍老爷。所以,在阴间他们的待遇还是不及城隍的。

  过了黑白无常的关卡,我们来到了鬼门关。黑门关上的守卫是牛头马面,这两畜生的职位不及城隍,说起来和我们三人一般大小。只不过,他们的资历比较老。比起黑白无常,他们算是客气的了。见我们三人,紧跟在城隍身后,便主动打了招呼。

  过关之时,城隍对我们说,这里以前是有十六大鬼把守的。当初鬼族还没作乱之时,阎王专门挑选了一批恶鬼前来镇山把关,他们会对劣迹斑斑、恶性未改的亡魂进行盘查。生前无论是大官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到了这里都不能蒙混过关。当然,如果能够用钱通通气的话,就能够过得轻松点。只要是人情无论在阴间还是人间都是好使的。

  过了鬼门关,接下来就是一条长长的黄泉路。人的鬼魂到阴间必经黄泉路,此路十分漫长且异常寂寞。使得大叔从旁抱怨:以后死了,一定要找人结伴,要不然可是一种煎熬哦。

  小高听了,笑了笑,说道:大叔,你只是不懂欣赏。他说着又用手一指,你看对岸的那一片红花,开得多漂亮啊。这里虽然是黄泉路,但风景宜人,伴着美景行路,又怎么会感到寂寞呢?

  大叔听了,冷哼了一声,紧接着说道:还轮不到你小子来教训我,你可知道那红花叫做什么吗?

  小高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还请大叔指教。

  大叔翘了翘眉毛,得意洋洋的说道:这红花叫做彼岸花,此花之所以红阳似火,那是因为它是用鲜血灌溉而成的。你如果欣赏着这种花走黄泉道,那么势必会被引入地狱之牢,到时候就和恶鬼为伴吧。

  大叔所言非虚,彼岸花虽然美艳动人,却是害人的玩意。你可以把她看作是黄泉了上的考验,只有不被她引诱的亡灵才能进入下个关口。

  步入阴间的第三个关卡,是一处叫做三生石的地方。三生石被安置在奈何桥边,那是一块大青石,石身上写着“早登彼岸”四个血色大字。城隍指着它向我们介绍说,这石头记载着每个人的今生前世,前世是因,今世是国,宿命轮回,缘起缘灭,在这三生石前都会一笔勾销。

  我听了不免好奇,很想知道自己的前世到底是什么。于是,将自己的手掌按在了三生石上。在触及的那一刹那,我的脑海中竟然出现了一具腐尸,不禁就吓了一跳。

  我怎么会是一具腐尸呢?

  “松林,你小子看到了什么?”大叔立即问道。

  “没……没什么。”我说不出口。

  “不会是不好的东西吧?”大叔是个老狐狸,他从我慌张的表情中看出了端倪。

  我没有去理他,二十催促城隍大老爷赶紧上路。三生石后是望乡台,这里步入奈何桥的最后一关。登上望乡台,你可以遥望到家人。此时,你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眼吧。因为,踏上奈何桥后,一切记忆都会被抹杀。缘分也从此断绝。

  由于我们是去点卯的,所以不需要过奈何桥。城隍只是过去向孟婆打了个招呼,便带着我们走了小道。小道是通往阎王殿的,要去阎王殿就必须途径三途河,这条河横跨在黄泉路和阎王殿之间,我目测了一下,宽度大概和黄河一般。不过,水质要比黄河还要浑浊。据说,三途河里沉浮着的都是一切冤魂,这些冤魂的戾气颇重,已自成一派,当初鬼族叛乱,就想将三途河里的冤魂尽数释放出来。然而,修罗王的功力还不至于达到那个境界。

  “你们可要小心点,千万别掉入三途河,要不然就会万劫不复了。”城隍提醒道。

  “三途河是不是和暗域一样?”我多嘴了一句。

  “暗域?”城隍听了,颤抖了一下,打了哈哈,接着说道:“暗域这地方只是传闻,到底有没有还不一定呢。你年纪轻轻,不要胡言乱语了。”

  从城隍心虚的回答来看,我确信暗域的存在。他既然不肯告诉我,当然有自己的缘由。只可能,那片地方是禁地,会让所有人胆寒。此时,我不觉佩服起王大成来。他敢置身勇闯暗域,这等胆魄世间少有。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我们终于步入了阎王殿。阎王殿豪华的有些夸张,反正不是人类的相像就能够造的出来的。

  初三是点卯的日子,阎王殿里早就占满了大小不一的阴差。城隍地位卑微,只能靠边在角落。而我们三人却是挤也挤不进去。眼前是黑压压的一片,免不了吃几个臭屁,就更别说能见到阎王了。

  “今日,是我们夺回阴间的第二十五个年头。”过了不久,全场安静了下来,阎王开始发话了,毕竟是头儿,讲话颇有气势:“鬼族大军虽然被我们困在丰都鬼城,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需要加强戒备,以防万一。”

  阎王告诉我们,鬼族至今仍是阴间的第一祸患。他们的耿耿于怀,倒是让我对鬼公子的大度产生了好感。鬼公子不愧是入了佛门的人,能够放下诸多恩怨。

  “更新E最#o快上酷匠@)网

  阎王讲话完毕后,底下的阴差纷纷开始述职。述职的过程极度无聊,和我们人间的游戏规则差不多,无非就是把业绩往高的催。

  轮到城隍已经是几个小时后的事情了,可当城隍刚刚要开口。阎王却是时间到了,接下来还要准备选拔的事情,就这样轻易地把城隍忽视了。

  看到城隍一脸的郁闷,我们三人不免都想笑。大叔贼机灵的,向城隍打听起了选拔的事情。

  城隍说:“阴间也是要选拔干部的,每年都会将一批有能力的阴差提拔上去。”

  大叔听了,可是来劲,马上又问:“我能参加选拔吗?”

  城隍愣了一下。方才又说道:“当然,你们现在也是阴间的一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