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人皮要5万,三张就是15万,这一单生意可是赔上了大叔所有的家当。大叔说,这15万是留给自己日后取老婆的。我笑着调侃了一句,你这么大岁数,人又不帅,哪个女人肯嫁给你哦?大叔瞪了我一眼,又说难道去越南买一个回来不行吗?

  披上人皮的感觉,就是有些阴冷,但所幸的是没有血腥味。我们三人准备妥当后,一直等到了午夜十二点。用道上的话来说,过了午夜十二点那就是鬼时,这个时候鬼城的大门也随之打开了。

  为了准确找到鬼门,我们特意买了两只黑猫。黑猫具有通灵的能力,据说黑猫的眼睛能够见到鬼物。果然,这两只小畜生,无声无息地把我们带到了鬼门关。鬼门关外有两只厉害把守,见我们三人不是熟客,便将我们拦在了外面。

  大叔是个机灵鬼,他早就准备好了贿赂,偷偷塞给了他们。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今天我算是亲眼所见了。进了鬼城,呼吸变得更加困难,因为那里根本没有一点阳气。我们只是走了一小会儿,便感觉浑身难受,使不出力来。

  这时,大叔暗叫了一声:“不好。”吓得我和小高同时看向了他,并且问道:“怎么了?”

  大叔说道:“望了吸几口尸气了,不然到了这里我们无法呼吸。”

  经他这么说,我忽然觉得整个人都堵塞了,便急着用力呼吸,想把憋在心里的那口闷气给呼出来。

  “小祖宗,你可别呼气啊!”没想到的是,大叔吓到急忙来赌我的嘴巴。

  “怎么了?”我把气憋了回去,沉声问道。

  “你这一呼气,就会把鬼物惹来的,非把我们害死不可。”大叔轻声说道。

  “嘟嘟嘟……”然而,就在这时,偌大的街上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

  “是尸车。”小高的目光突然变得严峻起来。

  果然,如他所说,不到片刻功夫,几辆尸车已经从我们身边风一样的飞驰而过。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愈发感到好奇。

  “没想到鬼物也会飚车。”小高已经看明白了事情,他干笑了几声,似乎对眼前所见到一切感到不屑。

  “难怪这两小鬼要去偷城隍老爷的车。”大叔叹了一声。

  接下来,我们并没有过多的逗留,而是步履维艰地向前方走去。大叔说,要去找恶鬼王。我惊讶道,你不是疯了吧?见了恶鬼王,我们三人还有小命回去?大叔只是笑了笑,然后回答说,这叫先礼后兵,你小子不会懂的。

  恶鬼王是有着千年道行的鬼物,凭着自身强大的修为,在据守鬼城,就连阴间都要让他三分。在我们道上不管是修道的方士,还是阴店商人,都不敢去招惹他。

  鬼城很大,过了一会儿,又起了迷雾,看起来就更像个迷宫。我们的视线几乎变为了零,走着走着就迷失了方向。

  过不久,只听小高大喊了一声:“不好,这是鬼雾!”

  我还在纳闷鬼雾有什么了不起的时候,忽然间一只黑爪向我伸了过来……

  黑爪来得快如闪电,令我躲闪不及,我“啊”的一声,胸口着了道。在那一刹那,爪子已经深深探进了我肉体的身处。要不是我平日里多吃了些动物的内脏,把皮下脂肪给填厚了,这一下恐怕是要黑了。

  鬼雾是鬼城中的掩护系统,一般只有当外敌侵入的时候,才会被释放出来。从眼下来看,我们应该是被被发现了。小高急着大叫,不是已经穿上尸皮了吗?怎么还会被发现?大叔顿了老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好把责任推给鬼市的商人:这帮没良知的商贩子,卖给我们的尸皮是次品货。

  次品的尸皮绝缘性差,被我们披上不久,便被身上的阳气给穿透了。随着阳气外泄,鬼城中的眼线被很快发现了异常,于是就放出了鬼雾,将我们三人困在了其中。活人在鬼雾中根本无法行走,即便是有些道行的方士也不能自如。这就是为什么,鬼城能让任何人望而止步的原因了。

  小高和大叔的矛盾不断激化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两人突然来了神经质,在如此险峻的情形下,非但不团结一致,想办法脱困,反而还要吵得你死我活。所幸,我个人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伤口流血不止,按照常理如果再不止血打抗生素,整个人恐怕就要休克了。

  “大叔,小高哥,你们就不要吵了。还是想快点想办法脱困吧。”趁着自己脑瓜子还清楚,我试图和解大叔和小高。

  但事实却是,这两人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我的话在他们耳中成了一个空屁。又过了片刻,小高和大叔的矛盾越演越烈,到了最后竟然大打出手。

  我急着想去拖开他们,可是此时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要稍稍一用力,胸口的鲜血就不停地往外涌。没有任何办法止血,我最终昏厥在了地上。

  ……

  酷匠Et网唯一L,正版,N{其他都是1(盗》?版

  等到我再次醒来,却已经置身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之内。我躺在殿内的正中间,睁开眼来扫视四周,只见偌大的殿堂之内空空荡荡,唯有上堂的骷髅宝座之上坐着一具高大威武的白骨。

  这白骨是谁?我又身在何处?一时间,我的脑海中充满了疑云。

  “你叫什么名字?”这时,白骨出声了。他的声音很冷,带着杀气,令我不寒而栗。

  “我……我叫松林。”我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鲜血已经止住了。

  “你可知道活人闯入鬼城的下场是什么吗?”白骨接着问我道。他的眼神更加凌厉了,目光如剑一般扫射了过来,令我的胸口感到一阵剧痛。

  “……”我紧皱眉头,强忍着剧痛,并不说话。

  “死!”白骨自问自答,用手指着我大声喝道:“而且会死得很难看!”

  我怕死,但此刻依然镇定,反问了他一句:“那么阁下为什么不杀我?”

  “哈哈……”白骨听了,竟哈哈大笑起来,他呼的一下,站起身来,说道:“因为,你像极我一个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