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明白阴棺和尸车之间会产生什么关系,可是黑白无常也没有解释太多,在他们两人离去后,我问周国恩,周国恩说,很多黑户口的尸车都怕自己会遭到阴间的通缉,所以会在车上养几具尸体护身。白无常给你阴棺,是希望你能像阴店商人那样猎捕到几具尸体,等到我们追上尸车时,能够派上作用。

  听了大叔的话,我忽然间明白过来了,原来我被他们当成了打手。不过,用阴棺猎捕尸体的事情倒是十分有趣的,我从未尝试过,说起来实在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

  接了阴差后的第七天,我们便拿到了第一个任务。大叔一大早把我和小高叫到车行,商量着如何去抓捕那一辆在逃的尸车。

  尸车源于阴间,但凡要上路的车都需要经过阴间的审核,并且每年都要上交税收。阴间所收取的税收可不是闹着玩而已,严格说起来比我们香烟的税率还要高。所以,这就导致了尸车行的竞争压力巨大,随之出现了垄断现象。周国恩和小高所经营的东经尸车行屡屡遭到挤压,无非就是这个原因。

  但不管是阴间还是阳间,只要有利益可寻,那么就会出现各种使诈的手段。很多尸车行的商人为了逃避高税收,能是使自己在垄断行业的高压下混点名堂出来,就想着开起了黑尸车。黑尸车不经报备,无异于大乱了阴间的市场秩序。因此,阴间想着法要将这些黑车缉拿归案。然而,尸车行数以千计,且行踪诡秘,并不是说缉拿就能缉拿得了的。

  周国恩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壮着胆子向黑白无常讨要了这个差事。有了阴间这个靠山,东经尸车行就算在弱小,同行也不敢挤兑,或多或少会留出一条生路来。

  酷7b匠@网c‘正:6版首发^

  对于周国恩的投机,我主观上是鄙视的。但说句良心话,从客观上来说,我也是其中的受益者。这话怎么解释?很简单,我没有将尸体按时送到吉林客户的手里。如果不是投靠了阴间,那么阴棺协会一定会找我算账。相信,以我个人微小的势力,绝对不是阴棺协会的对手。

  好了,闲话不多扯了。说回到我们的任务,那就从城隍庙讲起。

  就在昨天,大叔一个人去逛城隍庙,买完闲杂东西后,又顺道进去了给老城隍上了三柱香。可谁知道,这个时候城隍竟给他下了委托书。委托书上说,城隍的一辆尸车被附近的小鬼偷了。他的尸车可是阴间的公车,公车被盗可不是一件小事。就像警察丢了手枪,那是要吃处分的。

  为了保住城隍的官位,我们必须尽早帮他把尸车追回来。

  “大叔,你可算把我们害苦了。”小高在得知任务后,当即向大叔吐起了苦水。

  “大叔我怎么害你们了?”大叔白了一眼,感到了一阵委屈。

  “呵呵……”小高冷笑了一声。说道:“城隍的尸车丢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吧?小鬼办事都机灵着呢,我们又没长者狗鼻子,去哪里找?”

  “是啊,大叔。我们没有任何线索,去哪里找尸车啊。”我听了觉得小高说得有些道理,便跟着附和了一声。

  “你给我闭嘴!”大叔见我好欺负,便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又缓和地对小高说道:“小高你担心的是,大叔也不是不知道,只是我没有办法。当时的情况是不允许我说一个不字的。”

  其实,说起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我们东经尸车行刚加入阴间,一无功劳,二无靠山,要想牢牢坐稳脚跟,就得把事情办得周周到到。想那城隍虽然是个芝麻绿豆般的小官,可我们也惹不起。俗话说得好,官大一级压死人。

  “真拿你没办法。”小高叹了一声,最终选择了妥协。谁叫大叔是老板呢。

  他沉吟了一番后,又接着问道:“那城隍给了你什么线索没有?”

  “没有,也不知道这老小子怎么搞的,车被偷了也没个反应。”大叔摇了摇头,为了解恨,忍不住骂了城隍一声。

  “大叔,你小声点,要知道祸从口出啊。”我微微一笑,吓了他一句。

  你别看大叔长得五大三粗的,其实这人是个胆小鬼。他被我这么一吓,顿时没了脾气,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来,最终选择了沉默。

  “看来我们只能去找土地爷了。”小高拿了个主意。在东经尸车行,名义上大叔是掌控人,但实际上所有的事情都由小高也处理的。大叔只是个幌子,所得好听点是吉祥物,难听点便是蛀虫。他离开了小高,那非得饿死不可。

  有时候,我也很想不明白。凭小高的技术,随便去哪个尸车行都获得比这里好上几倍的待遇。但他为什么就不走呢?非要勤勤恳恳地跟着大叔?

  连我都知道,大叔的能力混不出什么名堂来,跟着他只能是等死。

  “土地爷,大叔我可没打过交道。”大叔摇了摇头。

  “打交道不是你的强项吗?”小高吐槽了一句:“溜须拍马的本事放眼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你的。”

  “可别这么说,这叫做交际,你知道吗?”大叔被小高说得无地自容,默默底下头去,但即便如此他还编出了一大堆理由来给自己洗头。

  正如小高所说,大叔是个投机小人,他很擅长溜须拍马,并且能和各种人打上叫道。我们虽然和土地爷没有任何一点交情,可是在周国恩那张肉嘴之下,竟成了多久未见的挚友。他大概游说了半个小时,那土地爷便被搞得晕头转向,最终同意帮我们查询城隍尸车的下落。

  土地爷可以说是阴间的特务机关,几乎没有人能够逃过他的法眼。他老人家告诉我们,尸车是往酆都而去。其实,只要稍微有脑子的人都该想得明白。小鬼偷了尸车之后,一定会遭到阴间的缉拿。他们为了能活命,必须投靠有势力的后台。放眼天下,敢收留这些小鬼的也只有酆都鬼城了。

  小高细细算了算车程,忽然间大喊了一声“不好”。我和大叔都吃了一惊,忙问:“怎么了?”

  小高对我们说道:“依那几个小鬼的车程,估摸着已经到达酆都。酆都是鬼城,那里住着的可都是鬼物啊。就凭我们这几好人,凭什么本事去鬼城要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