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做什么?”黑无常见了,冷冷问了一声。

  “在下周国恩,是东经尸车行的总经理。”周国恩说着,双手递交了名片。

  然而,阳间盛行的礼节,到了阴差手里,却压根行不通。只见黑无常哈的一声,吐出一口阴气,瞬间便把周国恩的双手冻成了冰棍。

  “大叔!”小高见了,心中大急,他虽然见不惯大叔的势利,可是毕竟与他共事了十几年,其中的感情已经非常深厚。见到大叔遭人毒手,自然会感到紧张。

  “小高,你不要过来。”大叔见小高要冲上来,便立即阻止道。他生怕小高年轻气盛会和黑白无常闹起事端,到时候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了。毕竟,阴差不是随便就能够得罪的。

  “阴差大人,请你不要误会。”在喝住小高后,周国恩又笑着面向了黑白无常:“我只是想向你们讨个活做做罢了。”

  “讨活?你向我们讨活?”白无常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恐怕这是他当值那么多年来所遇到的第一个向阴差讨活的人。

  “你有什么本事?”白无常接着问道:“会勾魂?还是会抓鬼?”

  “勾魂和抓鬼我都不会。”周国恩摇了摇头,回复道。

  “那你凭什么向我们讨活?”白无常反问了一声,语气十分阴冷,似乎觉得是周国恩在杂耍他的意思。

  “我能帮你们把黑尸车都抓回来。”周国恩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竟有这本事?”白无常微微动容。

  “阴差不信,可以考考我们。”周国恩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好,我便与你跑一圈,如果你的尸车能够追上我的脚步,那么,我就将追捕黑尸车的任务全部交给你负责。”白无常给出了条件。

  这个条件无异于给小高增添了麻烦,因为周国恩除了一张嘴巴能说会道之外,别无长处。你总不能指望他去开尸车吧?而我只是一个卖棺材的小商贩,连尸车也坐不稳,就更别说去握方向盘了。

  在小高上车前,我偷偷问了他一句,小高哥你有把握吗?小高的眼神十分迷茫,他有些胆怯,毕竟对手是在阴间成名多年的白无常。传闻勾魂使者白无常来去如风,身姿飘忽不定,根本无法掌握。小高的尸车虽跑得飞快,但比起风来,还是差了点档次。

  “小高,我们东经尸车行的前途全握在你手上了。”比赛前,周国恩还不识趣地过来施了一把压。

  我瞪了他一眼,当即说道:“大叔,你就别再往小高哥身上施压了。”

  “呸呸呸!”大叔朝我吐了几口唾沫,没好气地回应道:“你小子知道什么,大叔哪是给你高哥施压啊,这分明是增添动力。你想啊,东经尸车行如果好转起来,大伙不是一样跟着收益?”

  大叔虽然说得有几分道理,但他的形象实在很难有说服力。我只是和他认识了没多久,可始终觉得他做事情都是以自己获利为首要条件。不管是小高,还是以前的王师傅,在他手里都是工具而已。

  亦或许是我太多心了,因为人家小高根本没在乎。只见他毫不犹豫地坐上了尸车,东经尸车行只有一辆尸车,那便是大将军。这寒碜的装备,说出去,不得不让人觉得这家公司其实是一家皮包公司。

  “小子,让你先跑一炷香。”白无常对着小高傲然说道。

  小高是个实在人,他想也不想,便轰的一声踩下油门,一股烟儿地跑了。尸车的性能,首先取决于尸心。大将军身上所安装的尸心,可以称得上一流品质。煞气够重,不然也不用黑狗血来封印了。

  我望着小高转眼即逝,不禁喃喃感叹了一句:“这白无常也太托大了吧。”

  没料到这话竟被黑无常听了去,黑无常怒瞪了我一眼,霎时间变成了索命的判官,他扯着嗓子说道:“你知道什么?我师兄都能跑赢鬼王尸车,何况他这一辆其貌不扬的小尸车。依我看,别说是一炷香的时间,就算再多给一个小时也没有任何问题。”

  “那你们怎么不去追血尸车?”我气不过,脱口反问了一句。

  好家伙,这一句话竟然问得黑无常哑口无言。他吱吱了半天,被气得说不上一句话来。

  “松林,你别傻了。”这时,大叔走近我身边,轻声说道:“鬼王尸车是尸车界的法拉利,是极品跑车,岂是那血尸车能够比的。”

  “哈哈,原来是这样。”我听了,忽然间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大叔好奇,便又问道。

  “那就是他们怕打不过尸车上的人,这才让我们去当替死鬼。”我解释道。

  “就这胡九也是黑白无常的对手?”大叔摇了摇头,感到不以为然。

  “谁说是胡九了,他们怕的是紧那罗。”我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这时,竟又把黑无常惹怒了。只听他大骂道:“你们两个嘀嘀咕咕还有完没完,再这么吵闹下去,我就把你们统统带回阴间。”

  黑无常的要挟让我和大叔直接哑口无言,看他的架势不像是一个只会吓人的主。

  现在气氛大概宁静了一个小时,便被尸车的轰鸣声所打破。没错,率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小高。很难想象,他竟然打败了白无常。

  我和大叔见了,可开了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然而,下了车的小高却显得闷闷不乐。

  他不是赢了吗?怎么还是不开心呢?

  酷匠2网!A正*版首(c发

  小高突然间大骂了一声,一把掀开了车盖。这时我们见到那颗尸心已经停止了跳动,先前鲜红的颜色,这回儿已经是黯淡了。

  赢了白无常的结果是跑死了一颗尸心,而可悲的是我们仅此一颗,换而言之,大将军要歇菜了。小高爱车如命,当然会动怒了。

  “年轻人,你是个厉害的车手。现在,我就将紧那罗的尸心交给你。希望,你们能够替阴间追回所有的在逃车辆。”白无常愿赌服输,将尸心交到了小高手里。

  “太好了,谢谢阴差大人。”见到这一幕,最开心的还要算大叔。东经尸车行原先默默无闻,但这下攀上了阴间这条道,可不是飞上枝头做了凤凰,以后就可以在道上横行了。

  “年轻人,你过来。”这时,白无常又指了指我,吩咐道。

  “我?”被他指中,我突然有些胆颤。

  “对,你应该是个卖棺材的商人吧?”白无常问道,见我点头承认后,又接着往下说道:“那我便送你一尊阴棺,望你以后好好帮助他们抓捕尸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