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当王师傅伸手要取之时,这心脏忽然见睁开了一只冰冷的眼睛,然后又从眼睛来生长出一根细细长长的藤条。

  嗤!藤条以闪电般的速度,直插入了王师傅的心脏。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我和小高压根没反应时间,等到我们意识过来,王师傅已经倒在地上,没了生气。

  “王师傅……”我难过的哭了起来。

  “该死!”小高发了狠,怒气冲天地走向了那颗心脏。这会儿,只见长在心脏上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是在庆祝刚刚自己偷袭得手。

  “小高哥,你要当心啊!”我跟着提醒了一句,生怕他也会像王师傅那样遭遇不测。

  但事实上,小高对于尸车的了解远远比王师傅来得透彻。他三下五除二,就把车里的心脏取了下来。

  “狗东西,看你高爷不把你剁碎了喂狗。”小高双手死死地捏着这一颗心脏,心脏发出丫丫的声响,似乎是在喊疼。

  “小高,快松手。”这时,大叔周国恩回过神来。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拖着仍旧疲惫的身躯向小高走了过来。

  “你毁了它,我们怎么向黑白无常交代?”周国恩质问道。

  “我不管,我一定要为老王报仇。”小高失去了理性。

  “对,报仇。”我同样失去了判断,只盼着将这颗尸心给粉碎了。

  “报啥子仇?”周国恩提高了声音,继续说道:“犯得着跟这玩意死磕吗?既然选择混这条道,就得把生死置之度外。”

  “可是……”我还有些气不过。

  “可是什么?”周国恩朝我啐了一声:“每年有多少盗墓贼死于尸体之手,难道他的同伙要杀过底下所有的尸体吗?就算他们有那个本事,那阴店商人们能够同意吗?小子,你刚入行,还不知道这条道的真谛。”

  “真谛是什么?”小高忍不住问了一声,他跟了周国恩许多年,知道周国恩说教的本事,所以想尽快堵住此人的嘴皮子。

  可没想到的是,周国恩还真能说得有模有样,只听他冷冷一笑,说道:“小高你别以为自己混了几年,其实你也不知道其中的真谛。现在,大叔告诉你们,真谛就利益平衡。就拿阴店商人和盗墓贼来说吧,两者都是要下地的,按理说属于同行,同行即冤家。但是,这许多年来你有听说过阴店商人和盗墓贼闹不和的事情吗?”

  小高摇了摇头,我见了也跟着摇了摇头。

  更新最6快L,上酷匠{5网

  “没有就对了,原因很简单,阴店商人下地取的是尸体,盗墓贼拿的是文物。阴店商人猎掉尸体,能够为盗墓贼清除障碍。反过来,盗墓贼打了盗洞,破解了机关则同样为阴店商人开辟了道路。所以,两者之间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利益共生的。”大叔说着,长长叹了口气,问道:“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吧?”

  我和小高似懂非懂,不知道他说了这么一大堆话和我们到底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想为王师傅报仇而已。

  “同理,我们尸车行替阴间办事,虽然会遭遇不测,但阴间却能为我们提供财富和更长寿的生命。”周国恩最后道出了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原来,他帮王师傅并不是因为纯粹的友谊,而是为了攀上阴间地府这条门路。因为,他的车行没有阴间批准的车牌号,属于野路子。但是,如果经过这次事件,能够获得阴间的认可,那么可以一下子成为官家人,从此吃上皇粮。

  “你啊,你啊……”小高是最了解周国恩的人,话说道这个份上,终于明白了其中的一切。他用手指了指周国恩,道出了两个字:“势利!”

  “随便你,反正大叔我是为了东经尸车行的未来。”周国恩冷哼了一声。他说着,将手里拿着的衣服盖在了王师傅的身上。我见了,吓得急忙去阻止,可是已经晚了一步。

  不出意外,陈老附在了王师傅的体内。不多时,王师傅的身体站了起来,直吓得周国恩屁滚尿流,哆嗦着说道:“这……这……”

  “主人,奴才有个请求。”这时,陈老冲我说道。

  “陈老请讲。”我微微一笑。

  “以后就让奴才附在这人身上吧,这样以便于能够随时保护主子。”陈老说道。

  “也好,也好。”我沉吟了一番,应允了下来。

  我们带上紧那罗的尸心,开车回到了那日与黑白无常碰面的地方。到了第二晚,这两鬼差果然前来赴约。那黑无常是急性子,冲着我大喊:“小子,血尸车可追到否?”

  我看不惯他嚣张跋扈的样子,便想耍他一把,于是漫不经心地回答道:“追到了,还把尸心取了下来。”

  黑无常一听,略微有些紧张,接上去问道:“那尸心现在何处?”

  我没有回答,只是摊了摊手,做出一副和无奈的样子。这举动可是惹恼了黑无常,他动了怒,上来便要教训我。亏得同伴白无常出手拦了下来,只见白无常对我微微一笑,语气缓和的说道:“小兄弟,那颗尸心是我们阴间丢失的宝物,对我们而言十分重要。你知道它在哪里吗?”

  白无常说话倒是很有礼貌,就冲着他的态度,我决定将尸心双手奉上。于是,我看了小高一眼,口里说道:“小高哥,把尸心拿出来吧。”

  小高听了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拿了出来。我知道他很想将这颗尸心据为己有,因为有了这颗尸心,他的尸车就能跻身一流的行业。试想一个赛车手又怎么会不想让自己的赛车跑得更快呢?

  交还了尸心后,我们算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原本,我以为可以和阴间的差役彻底撇清关系。从此,只走自己的阳关大道。可是,哪里知道,大叔周国恩偏偏是个节外生枝的人。他喜欢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就当黑白无常即将要离去的时候,周国恩憨笑着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黑白无常都被他反常的举动给了吓了一跳。因为,但凡世人遇到阴差无不是避之不及,哪有想他这样的敢壮着胆子去拦路。这不是嫌自己活着太久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