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我的如意算盘很快就落空了。胡九并没有给我靠近他的机会,他故技重施,一招鲜吃遍天下,也用三道符咒打伤了我。更要命的是,我没有想小高那么灵活,硬是生生吃了三道符咒。平日子看这些符咒都是软绵绵的,可没想到打在身上还真是疼得要命。要不是我幸运,没有被吃中要害部位。要不然这会儿只怕是要提早去见那黑白无常了。

  “松林,你没事吧?”王师傅关切地问了一句。

  “我没事。”我咬着牙说道。

  “快把阴宠请出来。”王师傅又喊了一声。

  经他提醒,我倒是把阴宠想起来了。这是阴棺协会送给我的保命符,正是用来对付胡九这样的凶神恶煞。

  “大叔,你快去车上把骨灰盒里的衣服拿出来。”我和小高都动弹不得,只能寄希望于大叔了。

  “哦……哦……”大叔也不敢犹豫,连头都没有点完,便跑向了车子。

  胡九似乎对阴宠毫无畏惧,所以也没有去阻拦大叔,而是一步步向王师傅逼了过去。

  “十几年前,你们用铁棺将我封埋在了地下,差点害得我永世不得翻身。辛亏有几个不知死亡的盗墓贼将我挖了出来,他们还以为铁棺里会有什么宝贝呢。哈哈,没想到是我胡九。”胡九的眼神越发变得毒辣,此刻的他恨不得将王师傅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松林,衣服拿来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大叔迅速的完成了任务。

  “穿上!”我大喊了一声。

  周国恩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给惊吓住了。他不明所以地瞪了我一眼,用手指了指那件衣服,好像在问,穿上它有什么用?我很快领会了他的意思,但却没有任何时间解释,只能再次发声咆哮:“快给我穿上它!”

  周国恩又颤了颤,头顶仿若被打了一个惊天霹雳。他没有其他选择,唯有听从我的吩咐。双手摊开了衣服,二话不说披在了自己的身上。这衣服一上身,我的阴宠陈德芳陈老便一股烟儿地冒了出来。只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周国恩全身变得僵硬,似一个榆木。

  “大胆狂徒,休要伤害我家主人!”陈老附在了周国恩的体内,见我有难,当下出手相援。

  “你有什么人?”胡九冲着陈老问道。

  “大清国的仆人,陈德芳。”陈老哼了一声,紧接着便朝胡九跑了过去。他的步伐如鬼魅一般飘忽不定,我的眼里,只是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身边除了感受到一阵阴风之外,别无他物。

  “哇呀!”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陈老一拳打在了胡九的身上。

  “形意拳?”胡九大叫一声后,扑通倒地,随即又叫出了陈老的招式。陈老听了,微微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不错,算你小子还有点见识。”

  胡九听了陈老的话之后,不禁微微颤抖起来,惊讶的说道:“莫非你就是守卫大清龙脉的陈公公?”

  陈老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表情变得更加严峻了。

  “传闻你受老佛爷所托,终身守护大清龙脉,今日为何要擅离职守?”胡九站起身来后,又接着说道。

  我算是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了,他这是感到害怕了,因为陈老的本事远在他之上。今天,只要有陈老在,他就绝对伤害不了我们。所以,他要变着法子把陈老给支走。

  其实,关于陈老的身世,我只停留在阴宠这层面之上。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是大清龙脉的守护人。

  “此事与你何干?”陈老听了,不禁动怒,眼光突然变得凌厉,大喝了一声,又打出一拳。他生前是形意门的高手,曾经在东正门外,力战百余名义和团的高手,闻名整个北京城。形意拳的厉害就在于,形意二字,放简单的说就是学什么像什么。

  轰!

  一声爆响,胡九腹部被陈老一拳打穿,血溅了一地。我不禁为这血腥不堪的场面而感到动容,心里忖道这陈老出拳也太狠了,估摸着可以顶过十个泰森了。

  嗤!

  胡九由于肚子打开,体内的尸气开始逐渐涣散。这也就意味着他的九条命都玩完了,尸气涣散后的胡九犹如被针戳破了洞的气球,瞬间内干瘪地想一张皱巴巴的干布。

  “九命胡九,你终于完蛋了吧?哈哈……”小高见状,莫名的兴奋起来。

  “多谢陈老救命之恩。”王师傅则是抱拳向陈老致谢。

  陈老似乎高傲了一些,对于王师傅的道谢不理不问。他径直向我走了过来,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口中说道:“奴才该死,让主子受惊了。”

  “哪里,哪里。陈老你快快起来。”我受宠若惊,立即上前双手将陈老扶了起来。

  “主子既然没事了,奴才也该回去了。要不然,这人就该成尸体了。”陈老说着,化为一缕白烟,回到了官服上。不多时,只见周国恩的身子浑身发抖,然后就瘫软在了地上。或许,刚刚陈老附体后,消耗了他过多的阳气。

  胡九被我们消灭了,也算是为这世上做了一件好事。王师傅说,要将胡九埋了,要不然会引起各方的主意。于是,我将胡九拖到了尸车上。

  处理好胡九的尸身后,我们走向了血尸车。作为尸车司机的小高,对于血尸车显得尤为兴奋。他先是冲着周国恩骂了一声娘,抱怨跟着周国恩这个无能的大叔,只能一辈子开大将军这辆破尸车。然后,又一瘸一拐地走上了血尸车,在他开门的那一刹那,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真是叫人作呕。

  “小高,你要干嘛?”王师傅觉察到异样,连忙问他道。

  “血尸车难得一见,我当然要开上一圈了。”小高回答道。

  “不行!”王师傅阻止道:“我们要把这辆车交还给阴间,难道你不知道吗?私自开血尸车是违背阴间司法的。”

  G√酷Q匠网《首Qf发L

  “老王,时隔那么多年,你还是那么死板。”小高听了,悻悻地说道。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走下车来。

  “血尸车凶险,你最好把它的尸心取下来。”末了,小高还不忘提醒王师傅一句。

  王师傅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说道:“你说得对,我竟把这事给忘了。”

  说着,一把打开了车头盖,然后我们就看到了一颗硕大的心脏。难道这就是佛尸紧那罗的心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