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正yG版,首发

  “没……没有,周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顿时觉得尴尬,手忙脚乱地解释了一通。

  “以后,叫我大叔就行。”周国恩知道我这是在狡辩,却没有责怪我的意思。他说着,将嘴里的烟屁股随手仍在地上,然后走上前掀开了车头盖子。

  扑通扑通!这时,我突然听到了一阵心跳声。

  到底是谁的心竟会跳动得如此剧烈?

  “多年没跑了,幸好这颗心脏还能跳起来。”周国恩双手搭在车盖上,嘴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下子,我终于明白过来了。原来心跳声是从车头传出来的,出于好奇,我踮着脚尖往前挪了几步。

  “这个……那个……”耸人惊闻的是,我竟然在车头内看到了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

  “你们……你们杀人了?”哦顿时凌乱了。感情这伙人不是开车行的,而是售卖人体器官的违法份子吧。

  “哈哈……”见到我这般狼狈的情景,周国恩和那个小高登时放声大笑起来,最后竟连王师傅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嘲笑我,或许这三人是变态,想到这一步,我慌得要逃跑,可是这会儿自个的双腿却已经不停使唤了。

  腿软了,根本没力气逃跑,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这三人来挖我的器官?

  “求求你们放过我,要多少钱我都愿意给。”唯一求生的办法只有求饶。像他们这样的器官贩子,不就是为了赚钱吗?我身边还有几十万,应该能买下自己的性命。

  “松林兄弟,我看你是误会了。”周国恩见我真的被吓怕了,便立即收起了笑容。他正经的和我说道:“我们不是器官贩子,你大可以放心了。”

  “那……那这心脏是……”我用颤抖的手指了指,问道。

  “那是尸车的发动机。”王师傅向我解释道:“尸车之所以被称为尸车,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她的动力完全来自尸体的心脏。”

  “用尸体的心脏来当发动机?”我真是闻所未闻,其实照着实情说出去,任凭谁都不会相信的。

  “你如果接触过阴店商人就会明白尸体的价值了。变了异的尸体,有着不可估计的力量。”王师傅见我仍旧一脸茫然,便接着将话题深入下去:“我们尸车行的人也会想阴店商人买尸体,不过我们不是用来炼不死丹药,也不是用来泡人皮茶喝,我们需要的只是尸体的心脏和它的血液。心脏是尸体的发动机,尸血则是尸车的汽油。我这么解释你能明白吗?”

  “能,能吧……”我大概知道了一点,并试着去接受这个行业。

  “好了,先不说废话了。赶紧出去跑车吧,大叔我都手痒痒了。”周国恩或许是听着烦了,便迫不及待地催促起来。

  “急什么?”小高却不乐意了,他双手插在腰间,将头伸进车内探了探,跟着又说道:“跑尸车也要注意安全,我得仔细检查检查。”

  “对了,王师傅,那辆血尸车是谁驾驶的?”周国恩蹿了一脚小高的屁股后,冲着王师傅问道。

  “紧那罗。”王师傅只道了三个字,可是脸上的神色却显得非常凝重。

  “你是说佛尸紧那罗?”周国恩听了后,脸色也变了。

  “我听说佛尸紧那罗的尸体一早就被人盗了,难不成是用来做尸车了?”小高检查完毕后,站在了我们面前。他倒是一副很写意的样子。

  “大叔问你,你追得上那辆血尸车吗?”周国恩阴着脸,又问道。

  “光是咱们这辆车追不上。”小高说得很坦白:“必须换颗尸心。”

  说起东经尸车行,我倒是饶有兴趣。于是,便咧着嘴问高海军道:“小高哥,你倒是说说看。”

  周国恩听了,愣是干咳了几声,然后抢先对着高海军说道:“小高,松林是自己人,你可要说实话。把咱们东经尸车行的实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大叔,这可是你说的。”小高说着,嘿嘿地坏笑了一声。他边笑边发动了尸车,尸车启动时伴着一声婴儿的啼哭。这哭声十分渗人,我愣是打了个哆嗦,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咱们东经尸车行原本开在华东一代,实属一家小车行……”高海军跟着往下说道。但是他才把话说到一半,就被周国恩无情的打断了:“那是曾经,曾经。”

  “尸车行遍布四大区,也就是所谓的华东、华南、华西、华北。然而,在四区之中又属华东区最为繁荣,可换句话说也就是那里的竞争最残酷。眼下,华东已被四大车行所掌控,像我们这样的小车行压根接不到生意。所以,我和大叔商量着把车行开到了华北地区。”高海军不顾大叔的反对,把自己心里所想的话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周国恩见瞒不下去了,只好冲着我尴尬的一笑,自个给自个打起了圆场:“没有办法,现在的市场竞争激烈啊。尤其当老王离开之后,我和小高两人更是觉得力不从心。要不是你们找上门来,再过几天我和小高就决定把车行关了。然后,回归正道做一些普通的生意。”

  “怎么?难道华北的生意也不好做吗?”我多嘴的问了一句。

  “欸……”周国恩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那稀疏的头发,说道:“你是不知道,这华北多的是蛮横无理的车行。他们都带着匪气,专爱欺负我们这类外来的车行。更气人的是,他们还和当地的阴店商人们沟通一气,将尸体的价格无端端提高一个档次,这么一来我们去卖尸体的时候就得花大价钱了。你说原本就没赚下几个钱,怎么买得起哦。”

  “买尸体干吗?”我又问道。

  “尸车也要加油的,那油就是尸血,所以我们必须得买尸体。”高海军向我解释道。

  “那一具尸体大概多少钱?”我接着问道,因为自己不了解这一行,所以对这行内的东西处处充满了好奇。

  “普通一点的大概要百八十万吧。”周国恩眨眨眼告诉我道。

  “我的乖乖,那感情可以在杭州买套房了呀。”我听了之后,顿时目瞪口呆。心想原来这阴店商人的生意是那么好做的呀,早知道我卖什么棺材,去做阴店商人不就得了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