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是紧那罗?”我又问道:“这尸体到底是什么来历?”

  “紧那罗本是佛门大圣,有着一身无边的修为。但他偏偏看上了一具女尸,并且为了这具女尸舍弃了佛身,甘心沦为一具遭三界唾弃的尸体。”王师傅解释道:“松林,你要牢牢记住。对尸体不能动真感情,用阴店商人的话来说,人尸有别。尸体只是他们的货物,他们的价值也仅仅局限于金钱的多少。”

  “嗯。”我点了点头,应付了一句。其实,我并不关心什么“人尸有别”,因为那是阴店商人定的规矩。说到底,阴店商人和我们做棺材的是一对竞争对手。他们整天想着如何将尸体挖出来,而我们则是想着如何将尸体埋进去。

  “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把血尸车追到了再说。”王师傅说着,要和我交换驾驶位置。

  我正好开累了,巴不得有个人来代替一会呢。王师傅启动车子后,狠狠踩了一脚油门,做出了一件令我感到十分诧异的事情。他竟然逆向行驶,大爷,这可是在高速公路啊!

  “王师傅,你疯了吗?”我登时被吓得脸色发白。

  “不疯怎么去追血车?”王师傅反问了我一句,却没有停下自己那种不要命的行为。

  “可是血尸车是向那个方向开去的呀。”我听了,急着往后指了指,提醒他开错了方向。

  “先去另一个地方,问别人拿辆车,要不然光是这玩意,绝对追不上血尸车。”王师傅解释道。

  “你要去哪里?”我双手牢牢抓住了车把,只因为他的车速越来越快,车子似乎达到了上线,

  已经开始剧烈颤抖起来,搞不好还会散架也说不定。

  “监狱!”王师傅最后只回答了两个字。

  监狱?我更是一头雾水,进了监狱,我们还怎么去追那血尸车呢?难道阴间的公差不敢进我们人类的监狱?

  在高速上逆向行驶的后果只有两个。第一,就是和他车辆撞在一起,车毁人亡。第二,就是被高速交警逮住,押往看出所。如果,能让我选择。我情愿选择第二种结果,进铁牢子大狱总比死了好。然而,事实总是悲剧的。在我们身上所遭遇的是第一种结果。我只是听到了一声“碰”,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旧躺在车上。我用力捶了捶自己的脑袋,跟着坐起身来。所幸,这种车祸并没有让我有任何损伤。按理说这不应该啊?高速上出车祸,不死也残。难道我已经在阴曹地府了?我越想越觉得不对,便赶紧探了探自己的鼻子,发现鼻子出的是热气。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并没有死。

  “嘿嘿……”这时,我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因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是吗?

  “松林,你别在那傻笑了。赶紧下来,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认识。”王师傅站在车外,向我招了招手。

  “来了。”我应了一声,赶紧跳下车去。

  只见,王师傅的身前站着两人。其中一人是个精瘦的青年,年纪估计比我虚长了几岁。他叫高海军,是个开货车的司机。另一个是个秃了头的中年男子,他叫做周国恩,身份是东经车行的老板。

  “王师傅,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我和他们客套了一番后,又轻声问王师傅道。

  “找他们帮忙啊。”王师傅呵呵一笑,搭了搭我的肩膀继续说道:“你别忘了,我们可是要在三个夜晚的时间将血尸车追回来的。”

  “难道他们可以帮我们追尸车?”听了这话,我似乎看出了些端倪。

  “不错。”王师傅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大叔和小高都是尸车行的人,在他们手上有着比血尸车更快的尸车。”

  “年轻人,不是大叔自个吹牛,我这东经车行里的尸车在华北地区那是绝对称得上一流的。”周国恩拍着胸脯,得意洋洋地告诉我道。

  “东经车行?”我瞪大了眼睛,流露出一副从未听说过的表情。

  “确切的说是东经尸车行。”精瘦的小高强调了一句,接着又问了我一声:“小伙子,你是做哪一行的?怎么瞅着不像道上的人啊!”

  小伙子?他竟然叫我小伙子,也真不知道害臊,瞧你这年纪能比我大到哪里去。

  “我家里是卖棺材的。”我如实告诉他道。

  “哦,那勉强也是半个道上人。现在棺材的行情一定很好吧?”小高微微一笑,又说道:“要不然咱们的王师傅也不会转行去做棺材了。”

  对了!经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了。那就是王师傅不久前和我说过,自己曾经也是开尸车的,好像就和这个叫高海军的人为伍。可没想到,高海军竟然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人。不得不说,在道上讲得都是英雄出少年。

  “怎么?十年没动车,遇麻烦了?”周国恩摸了摸自己的秃头,问道。

  “不错,要不然也不会来麻烦你和小高。”王师傅叹了口气,求人老朋友做事情竟还有些难为情。

  “嗨!我们怕什么麻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陪你跑一趟了。”周国恩哈了一声,接着掏出了一包长白山,掏出两根向我们递了过来。

  我嫌弃这烟差,就推脱说自己不抽烟。王师傅倒是一改常态,接过烟就抽。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他抽烟,没想到这老小子抽得还有模有样的。原来平日里都是装假正经的呀!

  t{看正W版章…p节+上、n酷l匠+?网

  “小高,你去取车。”周国恩猛抽了几口烟,跟着吩咐了小高一句。

  小高二话不说,走进了车行,过了一会儿,只听到一声呜呜的鬼泣声。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车看上去貌不惊人,也能追上血尸车?我表示怀疑,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了阴霾。

  “年轻人,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这辆尸车啊?”但周国恩是个老江湖,他善于察言观色,只是瞟了我一眼,就立马洞悉了我内心所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