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既然入了这行,就该多学点东西,要不然会吃大亏的。搞不好,性命也会丢的。”

  “那请王师傅教我。”我还算机灵,知道入了这行,很需要像王师傅这样的老经验来提携。

  “那要看你机不机灵了。”王师傅呵呵一笑,告诉我道:“你要记住,这天底下三样东西是最脏的。第一样,是黑狗血。第二样,是寡妇血。第三,是扫把头。但是,它们脏归脏,却能对付邪物。所以,我们常用这三样东西也克制那些凶得有些气候的尸体。”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感到很受教。这次如果没有王师傅的提醒,我恐怕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那么,我们该什么时候上路呢?”我顿了一会,又问王师傅道。

  王师傅沉吟了一会,对我说道:“阴棺协会是一个很讲信誉的组织,对于客户所提出的要求或是我们承若他们的东西,都要一一兑现。依我看我们明天就启程,千万不能误了时间。”

  “那好吧,我这就去准备准备。”我说着跑上楼去,我这个人出门有个习惯,那就是要带足袜子。我可以几天不换衣服、裤子,甚至是内裤,但绝对不能忍受穿同一双袜子。因为,从小到大我都很爱护自己的双脚。我曾偏执的认为,一个会爱护自己双脚的人,将来一定不会是劳碌命。

  看?正《版章节》上2酷匠《。网

  王师傅则去了一趟外面,他一走就是大半天,直到旁晚时分才拎了一大袋的东西回来。

  “王师傅,你都买了什么呀?”我出于好奇,便随口问了他一句。

  “都是些好东西,路上留着应急的。”王师傅似乎懒得向我明说,只是敷衍了一句。然而,他又问起我来:“你准备好了吗?”

  “我……”我懵了一会,连忙说道:“一切都准备好了。”

  “那我们就出发吧。”王师傅点了点头,拿起行李便往门外走去。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感到意外,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明天才出发的。

  “别磨蹭了,快走吧。”王师傅见我一直傻愣着,便又催促了一声。

  “哦……来了!”我虽然感到闷闷不乐,但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毕竟自己现在是组织食物链的最底端,没有任何发言的权力。

  面包车由王师傅来驾驶,他不但是个出色的木匠,而且还是个驾驶技术出众的老司机。他告诉我说,十年前他还曾替人开过尸车。至于尸车到底是什么,他却没有向我详细说明,只是说那已经过去了,不想再提了。想来,开尸车时的经历让他觉得很不愉快,以至于将某些回忆给封杀了。

  后来,我翻看了他的日记后,才了解了那一段过去。不过,过去的主人公并不是他自己,而是一位叫高海军的年轻人。鉴于他们的那段故事充满了传奇性,我想我以后也会把它写成故事。

  好了,废话不扯远了。此去吉林,路途遥远。我们两人必须轮换着开车,但为了赶时间,我们几乎没有在酒店投宿。白天他开车,我就趴在那棺材盖上睡觉。到了晚上,我们就轮换过来。

  大概行驶了30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们就快要下G45高速公路了。那时正好到了午夜,午夜的气氛总是让人感到凝重。我静静地趴在棺材盖上,但怎样都睡不着觉。自己无论怎么用力,两只眼睛始终合不上。

  “睡不着,就坐起来。”王师傅虽然驾驶着面包车,但他洞悉着车内的一切,包括我心神不宁的样子。

  “好吧。”我听从他的吩咐,盘腿坐了起来。

  “松林,你必须尽早适应过来。”王师傅语重心长的说道:“以后,这种日子还长着呢。”

  “嗯。”我点了点头,心里想着是不是该做点事情,要不然干坐着非得无聊死。可是,车里能做什么呢?

  只有帮王师傅开车。

  于是,我爬到副驾驶室,对着王师傅嘿嘿一笑,说道:“王师傅,我来替你开吧。”

  “也好,我年纪大了,腰骨一吃力,就会酸胀。”王师傅说着将车开到了前方的服务站,然后我们就交换了位置。

  “松林,我趴着睡一会,你一直往前开就行,大概再只要半小时,我们就能下高速了。”王师傅跟着又吩咐了我一声,便趴在棺材盖上呼呼睡去了。

  我虽然年轻,但开车突出一个稳重。所以,我的车速要比他慢许多。这也使得我能更清楚地听到车外面的声音。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因为不久之后,我便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铃铛声。这铃铛声很特别,具体难以用文字形容,我只能描述那一刻的心情——慌张。

  到底是为什么?也说不出个答案来。

  “松林,千万别停车,也不要看后视镜,更加不能回头。”这个时候,王师傅突然醒了,他用一种很凝重的语气提醒我道。

  “为什么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接连问道,跟着自己的呼气也急促起来。

  “没为什么,反正也不管我们的事情,你就不要多问了。”没想到,王师傅却冷冷地问答我一声。

  王师傅到底在隐瞒什么呢?为什么自从我入行后,我发现他变得陌生了许多。

  对于王师傅的应付,我感到很不满意,或许是人的好奇心在作怪。他越是不让我知道,我便越要打听。

  你不是不让我看后视镜吗?嘿嘿,我偏偏就看了。

  我心里打定主意,眼睛偷偷瞄了右边后视镜一眼。

  “我的妈呀!”见到后视镜里的那东西后,我不觉惊叫了一声。

  “不是叫你不要看吗?你怎么就是不听?!”王师傅见状,可是来气了。

  “后面怎么会有一辆沾满鲜血的车子?”我惊慌失措的问道。

  “那便是尸车。”王师傅说道:“一般情况下,尸车是不打车灯的,但这辆是血尸车,它与众不同。”

  “那铃铛声又是怎么回事?”我接着问。

  “铃铛声是阴间的官差所发出来的。”王师傅脸色一沉,又说道:“血尸车是违禁车辆,阴差们正在追捕它呢。我叫你不要回头,就是怕你撞见阴差,一个不小心就叫那些个坏心眼的阴差给勾了魂去。”

  “那……那我刚刚看了一眼后视镜,不……不会有危险吧?”我倒抽了一口凉气,顿时觉得坐立不安。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