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感到很郁闷,很长时间都没有吭声。老妈稍稍安慰了他几句,但也没说太多的话。因为,她知道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没了这个本行,我们的经济可能会陷入拮据。外公和外婆倒是看得十分开朗,他们说农村还有些地,一直给我们留着。如果在城里混不下去了,可以回家种地。虽然辛苦些,但至少不会饿死。农村人只要够勤快,就一定能过日子。

  在这之后,我们又说到了老村长。我听了他们的叙述才知道,老村在几天前已经去世了。是那场暴雨夺走了这位老人的性命。

  “老村长都带头火葬了,看来我们是逃不掉了。”外婆叹了口气,很担心自己过世后也被送去火葬。农村里的人都封建,他们觉得火葬会让自己的灵魂遭罪,入土为安才是好的归宿。

  “妈,你看你胡说些什么呀?!”老妈听后,着了急:“这大过年的,怎么尽说些不吉利的话。”

  “外婆,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我跟着说了一句。

  \酷}匠网3_永&久O◇免-费a%看R小说5

  “呵呵……呵呵……老太婆就随便说说,你们不要介意。”外婆被我们母女两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就呵呵地笑了起来。

  关于老村长过世的问题,我们并没有讨论太多。只是惋惜,这么一个能人说走就走了,以后村里出了点事情就没人依靠了。

  其实,说真的我还巴不得老村长早些走呢。他为了一己之私饲养僵尸,时间长了迟早会害人的。另外,我觉得老村长匆匆火化,并不是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而是为了掩人耳目。或者说,他怕自己会变成僵尸。

  总体来说,老村长的离世对本村来说是利大于弊的。唯一的隐患只在于那个茅草屋,那里可是有着一屋子的僵尸,万一这些畜生跑了出来,其后果可是难以预料的。

  老于家为于奶奶做完头七,硬是请我们全家人吃了顿饭。这顿饭吃得很勉强,所有人几乎都在疲于应付。人性的虚伪在彼时展露无遗。

  我们离开是在初八的早上,初八是新年开工的日子,城里除了机关,其他单位都已经复位。新的一年,将面临着新的奋斗。老爸给我的任务是买一套房,他能提供我首付,但前提是我必须有独自偿还银行贷款的能力。老妈也同样向我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尽量配合相亲,争取能在年底把婚事办了。

  压力,所有的压力全部集中在了我一个人身上。我想,要是自己没有那一笔存款,可能真的要被他们逼疯了。

  回到自己的岗位,打开电脑,我却没有先去关注自己的网店,而是进入了雅昌艺术网。或许是因为黄老邪的缘故,我对这个网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点击打开了黄老邪的专栏,可是他的文章一直停滞在去年年底。文章下方都是网友催更的留言,有些铁粉甚至都爆了粗口,真是爱之深责之切。

  “哈哈,这个黄老邪也够懒的。”我笑了笑,将页面退到了主业。主业上的新闻大多也是过时的,我稍加浏览了一遍,就失去了兴趣。可是,偏偏当我要观点网页的时候,网页的右下角突然弹出了一个小框框。

  “雅昌艺术网最新得到的消息,知名博主黄老邪前些天已在家中过世……”我盯着那个小框框,将文字念了出来。

  “什么?黄老邪过世了!”我第一时间感到了愕然,年前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怎么过了几天说走就走了呢?会不会是网友恶搞的虚假新闻。

  为了求证新闻的真实性,我立即拨通了孟老师的电话。从孟老师那里我得到了证实,原来黄老邪确实去世了。时间赶得很巧,就在下暴雨的那个晚上。孟老师作为好友,参加了丧礼。我又问黄老邪是怎么去世的。孟老师回答说,他也不清楚,只知道医院给出的死因是心肌梗塞。

  黄老邪的突然离世,让我紧张了半天。直到我前往银行取出了那150万元的存款后,方才将压在心里的石头放下。

  我知道不义之财必须得及早用掉,于是我便开始考虑购房。正好,这会儿房地产市场是处于低谷期的。由于大学毕业后,我曾做过一段时期的房产销售。所以,对于这行也是比较熟悉的。跟据自己的经验和眼光,我将房子买在了临平。临平是余杭的首镇,经济发达、环境优美,是一个十分适合居住的地方。

  我所看中的小区位于新城区,据说将来还要在附近建一个商业广场。所以,在未来这套房子的增值空间很大。不动产才是放心的财产。

  买房子这件事情我是私下里进行的,从头到尾都瞒着老爸老妈,只因为我无法向他们解释这笔存款的来路。与其让他们猜忌,倒不如干脆让他们不知情。

  我买的是一套现房,总计120万,付了钱后一周内即可入住。拿到房门钥匙后,我萌生了独立的念头。或许更是因为新鲜,我想住进新房子。所以,我编了一个理由,说是在临平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公司为我安排了住宿,以后要长期在那里发展。

  老爸听了之后非常赞同,他很高兴我跳出了家里的老本行。他除了说了一大堆鼓励我的话外,还提供了我3000元的资助费用。说是前两个月是试用,拿到手的工资会比较低。这3000元能贴补一点,但还是要剩着点话。

  我毫不犹豫笑纳了老爸的接济,并携带30万元的余款,来到了临平。入住新房子后,我并没有去找其他工作,依旧是淡定地做着网店生意。

  生意依旧惨淡,除了偶尔会有人购买几只骨灰箱外,几乎没什么单子。不过,我倒也是不急。毕竟,身边有些存款。就这样,我浑浑噩噩过了一个月,将临平该逛的地方逛遍了,该吃的美食也吃遍了。最后,只能百无聊赖地待在家里。接下来的日子基本上都是在家里度过的,一天只吃两顿外卖,倒是省了一笔不小的开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