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老妈下山后,我又陷入了寂寥。天又黑了下来,一个人的黑夜始终是最难熬的。或许,刚刚我有些逞英雄,所以这会儿感到了一丝丝后悔。更要命的是,今晚的风刮得特别大,也特别冷。

  “真该死!”我气得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昨天下雨,今天刮风,这老天爷是不是纯心和我过不去呀!”

  “呸呸呸!”或许是一口不足以消除我心中的委屈和愤怒,于是我又接二连三的吐了好几口,直吐到心里舒坦了为止。冷静下来的我决定去于奶奶的坟墓内躲一躲,虽然说空间不是很大,但足以避风驱寒。

  “啊呀!”然而,就当我刚刚钻进墓内的时候,左肩膀突然间感到一阵钻心疼痛。这是怎么了?我顿时惊慌失措,立马用手去摸了摸。我的手摸到了一排牙印,这时方才顿然醒悟:“一定是尸毒发作了。”

  老村长虽然没有加害我的性命,但他也没有给我解尸毒。尸毒发作的我,铁定是撑不过今晚了。我或许会变成另一具僵尸,从而被老村长饲养起来。

  那该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情啊!我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悲鸣。

  尸毒依附在我的血液之中,很快便在我的体内扩散开来。尸毒的毒性能让人体会到冰火两重天的“爽快感”,冷热交替让我感到生不如死。难以忍受这种痛楚的我,趴到在地上打滚。翻滚了一两圈后,便撞到了于奶奶的棺材上。

  “咯噔”一声,竟是那么的清脆。

  随着尸毒的加深,我的理智也逐渐丧失。为了镇定住自己,我的双手死死地抓在了棺材边缘。不一会,指甲已经嵌入木板内,一股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

  活人中了尸毒后,无非只有两个结果。第一个结果,直接死亡,尸体会在瞬间之内腐烂。第二个结果,尸变成僵尸。很显然,我在向第二个结果发展。因为,我的身子已经僵硬起来。思维陷入了一片空白,仿佛人类的灵性已经与我无关。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的身体终于消停下来。可在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是自己了。我变成了一具僵尸,接着爬起身来跨入了于奶奶的棺材内。棺材对于我而言,就像一张舒适的床。由于,我刚刚尸变,尸身感到了劳累。所以,我很想在棺材内美美得睡上一觉。然而,我忘却了于奶奶。棺材内还躺着于奶奶,不过僵尸永远不会对死人感兴趣。所以,当你遇到僵尸的时候,请不要过于慌张。要冷静下来,屏住自己的呼吸。僵尸如果闻不到你身上吐出来的气,那么它就会无趣地离开了。

  我平躺了开来,准备合上棺盖,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双手突然间被一缕蚕丝般的物体给牵绊住了。

  “吼吼!”我瞬间恼怒起来,发出野兽般的吼叫。

  蚕丝越来越多,逐渐将我的身体包裹了起来。片刻的功夫,我变成了一只人蛹。说来有些邪门,在人蛹里,我又恢复了人性。原本已经尸变的我,蜕化成了人形。尸毒正在逐渐消退,我感觉自己的血液又有了温度。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禁好奇,但凭自己现有的经验,就算是抓破脑袋也想不出个究竟来。

  因此,我没有多想,只是默默地接受命运的安排。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人蛹里的世界。或许,这一刻我还能称自己为人。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的耳边响起了莎莎的声音,是人蛹在剥落——我感觉到了。这一刻,我的内心突然间变得忐忑不安,如果没了人蛹我又将变成什么呢?是继续尸变成僵尸,还是其他新的物种呢?

  事实上的结果却是皆大欢喜,在人蛹剥落后,我重获新生,尸毒在我体内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又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无意间看到于奶奶的笑容。要知道任何笑容在死人身上发生,那都是极具诡异和恐怖的。

  于奶奶为什么会发笑?我想不明白,也解释不通。于是,我不敢在墓内逗留,第一时间回到了墓外。回到墓外后,我又紧张兮兮地望里边凝望了一炷香的时间,直到确信于奶奶的尸身没有下一步动静,这才放下心来。

  当晚,我在寒风中熟睡。犹记得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见到了于奶奶。于奶奶冲着我微笑,她的笑容依旧是那么慈祥。我仿佛回到了儿时,那个贪吃的小松林。于奶奶照旧拿出糖来给我吃——是我最喜爱的大白兔奶糖。

  “松林,于奶奶要走了。”她是来向我告别的。

  看hK正+版&|章节上n酷X匠,网(`

  “走?你要去哪里?”我似乎有点明知故问。

  “去一个陌生的世界。”于奶奶平静的告诉我道:“以后,你可要好好地照顾自己。”

  “嗯,我会的。”我用力点了点头。

  “那个人蛹就当我留给你做个念想吧。”于奶奶说着人形遁化成了一缕青烟。她随风飘去,无影无踪。

  原来,救我的人蛹是于奶奶给的。我不知道死人身上为何会吐出蛹丝,也不知道蛹丝为什么可以接触人体内的尸毒。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太过玄奥了,我只是一个卖棺材的商人,或许这一切我根本不用知道得太多。

  守墓到了第六天,我跪在于奶奶的坟前拜了拜,就下山去了。外婆嘱咐过我,于奶奶头七前一定要回避。我回到家中,大概是七点左右。这个时间段正播着央视新闻,我们全家人都围在电机前。这一期的新闻,央视特制了一个关于殡葬制度改革的专题,专题强调要全面推进农村火葬制度。这无异是对我们家的生意造成了严重的打击,这几年下来城镇基本上已经普及了火葬,要销售棺材只能面向农村。可是,从今年起农村也要推行火葬了。照我爸的话来说,干我们这行的人压根没了活路。

  其实,我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幸的是,我已经为自己谋求了后路。那一笔150万的存款,足以让我过活。虽然还不能保证富贵一辈子,但是至少有了转向其他行业的资本。我的打算是拿出十几万来,开一家小餐馆,只要保证日常开销即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