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你,我只不过想看看你的伤势罢了。”老村长也没有介怀,他紧跟着往下说道:“大概是几十年前,这里着了一场大火……”

  “这个我知道。”我插嘴了一句,“你告诉过我的。”

  “为了扑灭这场大火,我几乎丢掉了半条命。”老村长苦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可我知道我不能死,因为我还有家人需要照顾……”

  在老村长的叙述中,我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几十年前,他为了救火,将自己烧了个半死,全靠吸食尸气才活了下来。然而,尸气这东西只能治标,却不能治本。所以,老村长必须养更多的僵尸用来供给尸气。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引到这里来?”我又问道。

  “因为你命格出奇,能帮助我完成九阴聚财穴。”老村长告诉我道。

  他早年学过风水,在我们村子里是有名气的风水先生。所以,他了解九阴聚财穴。其实,所谓的九阴聚财穴就是可以吸尽方圆五公里运气,让家族富四代,造成“一家富贵,千家乞食”。

  “我余下的日子不多了,是该为我的后辈留条出路了。”老村长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九阴聚财穴一旦生成,那么我的后辈们就能够富足四代。”

  照老村长这么说来,我生来是富贵命,要不然他也不会借助我的命格了。对于风水之术,我偶尔也了解一点。知道命格一旦被他人借走,那么自己的人生轨迹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譬如,我的富贵命被老村长夺走了,那么我这辈子势要穷困潦倒。

  “不行!我的命格绝对不能借你!”我一个劲地摇头,朝老村长呐喊着。

  “那也由不得你了!”老村长冷漠地说道。他为了自己的家族,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做出任何事情。

  老村长由于长年吸食尸气,本质上已经逐渐尸化,当他动怒的时候,全身的血液就会变凉,从而肤色变白,成为一具白僵。据传僵尸总共有八类,白僵就是其中一类。白僵是死尸尸化成僵尸后的初级阶段,这类僵尸行动迟缓,十分容易对付。它怕光,只要有光便能将它吓退。可是,眼下我哪来的光?

  眼见着老村长一步步向我逼了过来,我却无能无力。逃,我逃不出这片竹林。打,我哪里是僵尸的对手。前后无奈之下,我只好选择放弃。毕竟,老村长的目的不是要了我的性命。他只是想从我身上拿走富贵命那么简单。

  没了富贵命,至多穷一辈子。正如老话说的那样:好死不如赖活着。活下去,总会有希望的。

  老村长一把抓住了我,将我带回了茅屋。他将我关进了一副空的棺材里,这副棺材正好整个九阴聚财穴的阵眼。只要我在里面躺十二个小时,那么我的富贵命就会被借走了。

  没有了心里负担的我,反倒是在棺材里睡着了。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于奶奶的坟墓前。这一定是老村长的杰作,或许我应该值得庆幸,反正小命是保住了。经历了昨夜的风雨,今天是个大好的天气。我的心情也随之美妙其来,去他妈的富贵命,反正小爷手上有三张价值一百五十万的银行卡,只要不乱花,要穷也不会穷到哪里去。

  我起身,静静地坐在于奶奶的墓前。算了算时日,已经是第四天了。只要再坚持一下,我的使命就要完成了。

  “松林,松林……”只过了一会,我便听到了老妈的呼喊声。

  “老妈,我饿了!”我站起身来,尽情舞动着双手。

  “大家知道你和老村长被困在山上了,就连夜抢救路段。”老妈一边拿饭菜给我吃,一边对我说道。

  “哦,对了——松林,你有没有见到过老村长?”老妈向我问起了老村长的下路。

  我一听到“老村长”三个字,不禁打了一个激灵。自从经历了昨晚上的事情,老村长在我心里的形象已经变成“恐怖”的代名词。我很想把整件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老妈,但是我不敢,只怕揭穿了老村长的身份后,整个村子都会遭受灾难。

  “没……没有。”于是,我很惶恐地回了一句。惶恐是因为我从来没在老妈面前说过慌,一个不会说慌的人在说谎的时候往往会展现出不自信来。

  4酷●匠5网'首:发Wu

  “松林,你怎么了?”老妈见我脸色有些难看,赶紧追问了一句:“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她说完开始哽咽起来,觉得是自己的缘故,才让我吃尽了苦头,

  “欸……都怪老妈当初没有坚持,才害了你遭这份罪过。”

  老妈的自责触动了我的内心,这一刻我终于体会到了母爱。

  “妈!”我一个怀抱拥入了她的怀里。

  “好了,好了。”老妈摸了摸我的头,温柔地说道:“先吃法,可别把身子饿坏了。吃完饭,你就跟我下山去。咱都给他们老于家守了四天,算是对得起他们了。”

  经老妈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感到饿极了,从昨晚到现在还不曾吃过东西,肚子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于是,我拿起碗筷,放肆地吃了起来。不到片刻的功夫,我就将碗里的食物消灭得一干二净。

  老妈看到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松林,你这吃饭如果叫你老爸撞见了,又该挨骂了。”

  老爸一向对我很严厉,要求我坐要有坐姿,吃要有吃相。我听了,呵呵笑了一声,回答道:“老妈,你还真别说,老爸换了我,此刻的吃相指不定更加难看呢。”

  “你这孩子,没规没距的,能这样说你老爸吗?”老妈瞪了我一眼,然后收拾好碗筷,接着说道:“走吧,我们这就下山去。”

  “不,我不能走。”我摇了摇头,回答地很干脆。

  “不走……为什么?”老妈疑惑地望着我。

  “做人要言而有信,我既然答应了于家要替于奶奶守墓七日,那么是绝对不会失约的。”我告诉他道。

  “好!说得好!”老妈听完,为我鼓起掌来,“看来,我们家的松林终于长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