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因此她嘱咐了我一句:“松林,于奶奶头七前,你一定要回家。”

  我牢牢记下来奶奶的话,心里算好了头七的日子,并不时提醒自己,在那天到来之前,自己一定要提早回家。

  守墓七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其中,最难熬的要算是头一天。毕竟是头一遭,一切都不适应,那一夜我是在担惊受怕中渡过的。我幻想了任何可怕的结果,所幸最终都没有发生。直到第二天,老妈和于海来给我送饭,我这才安心的趟下。老妈心疼我,一直陪我到了晚上才走。根据规矩,到了晚上,墓地里只能剩我一人,就算于海也待不得。

  守墓的第三天,天空下起了下雨,我因无处可躲,匆忙之下只好钻进了于奶奶的墓地,墓内的高度大概在八十公分左右,对于一米八二身高的我来说只能半蹲着。

  于奶奶的棺材横陈在我身前,出于敬畏,我双手合十朝它拜了拜,口里念道:“于奶奶,松林不是诚心要打扰的,你老人家千万不要见怪。”

  说来也起怪,一旦当我钻进了墓地,外面的雨便越下越大了,老天似乎是纯心要把我关在里面。好在,眼下还是大白天,充足的光线还不至于让我产生畏惧。我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祈求道:“但愿天黑前,这场雨能停吧。”

  然而事与愿违,直到天色渐黑,这雨都没有停歇的趋势。另外,早已过了饭点。可老妈和于海都没有出现,他们该不会把我给忘了吧?此时的我饥肠辘辘,感到又冷又怕,无助感油然而生。

  “不成,我该下山去看看。”我最终做出了抉择,人总不能在一个地方等死,这是我人生最大的信条。

  “呼……”随着呼出一口热气,我像脱了困的野兽,拼了命似地跑了出去。为了给自己添加动力,忘却恶劣的天气,我扯开嗓门高唱了一首羽泉的《奔跑》。

  在完全不着调的歌声中,我已经化身一道闪电,穿过漫漫的黑夜。我朝着下山的路奔去,然而跑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这条道没了。是雨水冲垮了山坡,泥石把山道给堵了。

  “妈的!”我大骂了一声,眼前的绝望使我丧失了奔跑的动力。陡然间,我浑身上下感到疲惫不堪,便“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我双手掩面,呜呜哭了起来。我想我不该唱奔跑,而是要唱刘天王的《冰雨》,因为此刻正好是“暖暖的眼泪和寒雨混成一团”。

  我独自哭了一阵,最终还是选择原路返回,至少在墓地里还能躲一晚。于是便拖着疲惫的身子,一瘸一拐地往墓地方向走去。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自己那没落的身影突然被一道黄光照住了。前方有人,这大晚上的会是谁呢?

  “前面的人是谁?”我驻足问道。

  “松林,是你吗?”那人反问了我一声。

  “是我!是我!”他的声音让我很熟悉,应该是村子里的人。于是,我瞬间忘了疲惫,撒开步子“吧唧吧唧”地向他跑了过去。跑近再看时,发现原来那人是老村长。他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脚下穿着一双塑胶雨靴,形象完全融到了这个冷雨夜中。

  “老村长,你怎么上来了?”我惊讶的问道。因为泥石已经堵住了上山唯一的道路,适才导致老妈和于海不能如约来给我送饭。

  “哦……我今天刚好巡山,这不也被雨水给堵在山上了。”老村长对我解释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我接着问了声。老村长是个能人,村子里但凡遇到点事情都要去找他。我想他总有法子会让我们脱困的。

  然而,老村长听了只是长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没办法,上山的路只有一条,除非我们两人长了翅膀,不然下不去的。”

  “不过……”老村长眉头一皱,将话锋一转。

  “不过什么?”我着急的问道。

  “我倒是知道有一处地方能够避雨。”老村长说道:“你跟我来吧,我们两人就在那里避上一晚。到了明天,说不定雨就停了。”

  老村长是村子里的守山人,从他五岁开始便一直守护着这片山地,几十年下来不管是刮风下雨,他都从未懈怠过自己的职责。所以,他也是最熟悉这片山的人。换句话说,我只要跟紧老村长,那么绝对不会在这山里遇到任何麻烦。

  跟随老村长的脚步,我来到了一片竹林。南方的山不像北方那么峻峭,但山势纵横,林子绵密,极易迷失方向。我们这片山的山势平缓,可是岔道极多,在光线不好的情况下就算是有着六七年经验的村民也容易迷失方向。

  “松林,你从未来过这片竹林吧?”老村长望了我一眼,笑眯眯地问道。

  “家里看的严,不让我乱跑。”我摸着湿透了脑袋,笑嘻嘻的回答道。

  “这里是山的最深处,不说是你,就算是你外公外婆也不怎么会来。”老村长一边指引着我往竹林深处前行,一边不停地和我说着话:“你可知道几十年前这里是什么模样吗?”

  “老村长一定是犯糊涂了,几十年前我都还没出生呢,怎么会知道这里是什么模样?”我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嘴上却没有说任何话。

  “在几十年前,这里曾经遭受过一捧大火的洗礼。”只听老村长接着说道,他的语气也不知是什么原因,突然间就变得阴冷下来,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酷H匠8网永a(久;`免◇/费看t小Cc说

  “大火?那这片竹林……”我疑惑的问了一声。

  “是我种的,从第一棵幼竹至今已有五十多年的光景了。”老村长叹了一声,身子微微一颤,似乎为自己的杰作而感到动容。

  “老村长,你可真是尽职尽责啊。”我伸出大拇指,赞了他一声。

  “呵呵……是吗?”可令我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赞美声换来的却是老村长的一阵冷笑。他似乎是不怎么领情,阴着脸色,又对我说道:“我们还是快点进屋避雨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