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和老妈的谈话,让我听得云里雾里,我心里迫切希望将这件事情搞清楚,然而我也明白如果我此刻去问他们,他们是绝对不会告诉我的,说得最多也不过是一句:有些事情,不是你该知道的。

  于是,我矛头一转,干脆就去问外公外婆。外婆最疼我,她把我叫到自己的房里,然后告诉了我事情的详情。

  “你于奶奶出嫁的第二年,家里便死了丈夫,早早成了寡妇。虽然,那一年她已怀上了孩子。但是,村子里规矩多,老一辈的人都守着陈规,思想很封建,他们都认为于奶奶是克夫命。这种命会延续给于家的下一代人。如果想要破除,那么必须在她死后,由孙辈的男童守墓七天。”

  “可于奶奶并没有孙子呀!”我叹了一声。关于他们家的事情,我还是了解一点的。当初,于海一心想要生个孩子,但尝试了各种办法后都不能如愿,他在六年的时间里一共生了三个女孩,还因此被计生局罚了款。

  “所以……”外婆话说到一半便停止了,她的目光一直痴痴地望着我。

  “所以,于家人想让我代替去守墓?”我似乎明白了一点。

  “不错……”外婆点了点头,告诉我道。

  “可是,我并不是于奶奶的亲孙子啊!”我道出了一个可以拒绝的理由。

  外婆听完摇了摇头,紧接着她从压在床头的箱子里找出一张黄纸,然后把黄纸摊开在桌子上。

  “松林,你看!”她的音量忽然加重了些,“这张黄纸上记载了你的生辰八字,当年于奶奶托老村长算过,你们两人的命格是合得来的。也就是说,你可以替于奶奶守那七天的墓。”

  “这……这……”我听了之后,头上仿佛被打了一个晴天霹雳,整个人都给懵了。

  怪不得在我小的时候,于奶奶要对我那么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呀。

  “松林,你愿意去吗?”这时,外婆突然间又问了我一声。

  “我……”我很难回答,说实在的自己心里很纠结。沉吟了好久,方才反问了外婆一句:“外婆,你希望我去吗?”

  外婆听了,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道:“你长大了,有些事情就该自己拿个主意。”

  “嗯……我想我还是要去的。”我最终下了决定。

  外婆没有问我为什么要去,事实上她也没有时间问。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于海上门了。他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说服我的爸妈,让我替于奶奶去守墓。但不管他如何苦口婆心,老爸老妈都是心如磐石,坚决不让我去守那七天的墓。

  老爸说,我们家的松林还年轻,又没成家,去守墓不合适。于海见自己把嘴巴都说干了,都不能打动我的家里,便干脆跪了下来。他说,我于海这辈子跪天跪地跪父母,还就没跪过其他人。今天,我给你们跪下了,就是想请你们发发慈悲,帮我们于家一回。老妈见了连忙将他扶起来,说道:“你这是干什么?都是村子里的人,别把事情闹得那么僵。”

  于海哭丧着一张脸,口里说道:“叶大姐,既然你都说了我们是同一个村子的人。那么,我于海就恳请你们帮帮忙了。”

  “不是我们不肯帮,只是这个忙可能会害了我们家松林一辈子。”老妈告诉他道:“你也知道的,我们家也就这么一个孩子,试问哪家父母不想让孩子有个好的前程呢?”

  “这个我能理解。”于海见软得不行,又换成了硬手段:“但你们也不想想,松林小时候,我家老娘是怎么对他的。但凡手头上有点钱,就会买糖给他吃,要知道我家闺女都吃不上呢。”

  Q酷匠●网^#永M久W免费,T看to小说

  “于奶奶对松林的大恩,我们都记在心里。”老妈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也对松林说了,以后但凡是于奶奶的忌日,都要让他到坟前上三炷香。”

  “上香就不必了,我们老于家的人还没死绝呢!”于海似乎有些生气了,他的语气变得冷漠起来。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老妈无奈的解释了一句。

  “呵呵……”于海冷笑了一声,转身要走。我知道他这一走,就代表着他们于家要和我们家彻底决裂了。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的发生,于是我鼓起勇气,跑上前阻止了于海:“于叔叔,我愿意去!”

  “真的吗?”于海难以置信地望了我一眼。

  “是的,松林愿意去为于奶奶守墓。”我很肯定的告诉他道。

  “那……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于海瞬间激动起来,颤抖着身子对我说道。

  “松林……”这下该轮到老妈着急,她冲着我喊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老妈,我知道!”我望着她说道:“我已经是个大人了,有些事情就该自己来解决。”

  “你算什么大人?”老妈啐了一声,要上前来拉我,却被老爸拦住了。老爸冲着我笑了笑,说道:“松林,说得对,他已经是大人了,我们应该尊重他的决定。”

  老爸从小就对我严苛,很少有夸我的日子。今天,他终于对我投来了赞许的眼光,这使得我非常得意。

  于奶奶入殓是在三天后,也就是正月初四。殡仪馆来了,不过那都是装个样子,于家人早就用钱把他们买通了。于奶奶的尸体只是象征性地去火葬场兜了一圈,最后还是原封不动地送回了村子里。于奶奶的棺材是我们家打造的,我一眼看出那是出自王师傅的手艺。王师傅是我入行后的第一个师傅,所以我对他的印象特别亲切,或许是爱屋及乌的原因,当我见到由他亲手打造的棺材后,心里面也就不觉害怕了。

  于奶奶在自己亲人以及村民们的护送下,躺进了墓地。根据村子里的老规矩,她的墓门要等到头七做完才能关上。

  头七是中国人的丧殡习俗,我们村子里的人习惯上认为“头七”是指人去世后的第七日。村民们都认为,死者的魂魄会于“头七”返家,而家人应于魂魄回来前,为死者魂魄预备一顿饭,之后便须回避。

  最好的方法是睡觉,睡不著也要躲入被窝;如果死者魂魄看见家人,会令他记挂,便影响他投胎再世为人。

  这事情我也是懂一点的,所以我最担心的就是于奶奶头七还魂的时候,见了我会不会心生挂念,从而一直纠缠着我。如果真是这样,不但害了她不能投胎,也害了我的人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