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壮起胆子,试着贴近了几步,这时已经可以看到棺盖上的纹路,与其说是纹路到不如说是裂缝。很显然,这副棺材该有有些年月了。不过,既然材质用的是楠木,那一定是富贵人家的东西才对。但是,这户人家为什么会将棺材葬在李家孙女的坟底下呢?

  “松林,底下都有些什么?”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王师傅又在上头问道。

  “我看到了一副陈旧的棺材,还是楠木做的呢!”我如实告诉他道。

  “你确定是一副棺材吗?”王师傅听完,语气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我看得清清楚楚那确实是一副棺材,说不定里面还有些宝贝呢。”我从容回答道,但后半段话却是压低了声音。此时,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盗墓小说里的情节,主人公遇到一副古棺,打开之后一定能够发现旷世宝物。于是,我陡然间有一个激进的想法:要不然,我也去开个棺。

  然而,这种想法很快就被身体里的另一个声音给否决了:别傻了!说不定里面是一具千年大粽子。还是不要手贱的好,免得到时候把自己置于险境。

  可是,就当我打算向后退却的时候,我又被其他想法给牵绊住了:如果真有粽子,你小子还能活到现在?别犹豫了,常言道富贵险中求,年轻人要有冒险的精神,才成就一番事业。

  “好吧,死就死了。”我最终选择了勇往直前,“啊”的一声将手电筒含进了嘴里,然后空出双手用来推棺盖。

  嗤!

  在我推开棺盖的那一霎那,一股浓烟冒了出来,我躲闪不及,中了个正着。咳咳咳……一时间呛得厉害,只觉得整个肺都要跳出来了。这浓烟有种甜甜的味道,能麻痹人的神经,片刻后,我便瘫软在了地上。

  “松林,松林……”王师傅卖力地吆喝着,但我却没有任何气力回答他。或许是他觉得底下的情况有些不对,便选择跳了下来。也幸亏他下来得及时,要不然我就要死在这儿了。王师傅抢上前,抓住我的双脚,将我倒提了起来。只是经过几番上下的晃动,我便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堆异物。这异物带着酸味,少不了我之前喝下的陈醋。说来也奇怪,我吐完之后,整个人就慢慢精神了起来。

  “幸亏让你喝得多,不然真的就没法子了。”王师傅将我放下后,擦了擦自己的额头,表示虚惊了一场。

  “我刚刚是怎么了?”我站起身来,惊魂不定地问道。

  “你刚刚吸食了尸气,险些就没命了。”王师傅叹了口气,告诉我道。

  “难道是那杯陈醋救了我吗?”我跟着问道。

  “不错。”王师傅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们做棺材的工匠,有时候还要替亡者抬棺,搞不好就会沾染尸气,所以就学点茅山道士的手段,干活前往自己肚子里灌杯老陈醋下去。老陈醋是可以解尸气的。”

  他说完一步步走向了那副棺材,举起手电筒往里照了照,跟着弯下腰去捧出了一样物件。

  “奇怪了,这棺材里葬的怎么是一件衣服?”

  棺材里的东西似乎超出了王师傅的意料,或许他更乐意看到的是一具早已化成白骨的尸体。

  我们将衣服平摊在地上,发现这是一件满清时期的官服,虽然有些陈旧,但衣服整体完好无损。

  “哈哈,发财了,这下发财了!”我顿时狂欢起来,欢庆自己找到了一件古董。满清亡国至今虽然只有一百多年,但市面上对于这个朝代文物的收藏却是异常的狂热。我大学论文的导师就是一个疯狂的收藏爱好者,从他身上我学到不少有关收藏的知识。如果这件官服货真价实,那么至少值两百万人民币。试想两百万人民币我得卖多少副棺材啊!

  “发什么财?”王师傅责怪了一声,顺手拿起衣服丢回了棺材里。

  “王师傅,这可是一件古董啊!”我大叫了一声,立马上前又将衣服取了出来。

  “什么古董!分明是一催命符!”王师傅冷笑一声。

  “你在说什么?”我看着他问道。

  “风水上最忌讳的就是棺下压墓,棺中无尸。你瞧这件官服充满了邪气,必定会给你带来血光之灾的。”王师傅解释道。

  “风水这种东西真真假假,谁也说不准,没有必要太认真的。”我微微一笑,说道。

  “欸……”王师傅见我一副执迷不悟的样子,便不再苦口婆心的劝说了。他叹了口气,跟着说道:“这个墓穴并不深,我们两人踩在这幅棺材上,搭了人墙就可以上去了。”

  说办就办,我们将棺材移到正中央,当作是踩脚的基石。王师傅又让我踩在他的肩上,率先将我送了出去。我出去后刨了一根细竹,伸到墓穴内再将他拉了出来。

  夜空多了点惨淡的月光,北风依旧呼啸,李家孙女静静地躺在棺材内。由于我不久前被他惊吓过,这时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看她一脸就会战栗不止。

  酷"}匠h6网^永久)P免费s)看小…=说☆A

  “放心吧,她不会作怪了。”王师傅说着,用一床被子将她裹住抱出了棺材。

  之后,我们又花了一刻钟的功夫,将墓给填了。返回宋黑子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宋黑子一家人早已忙碌开来,操办着丧事。宋黑子告诉我们,等到拜忏结束,就举行阴婚。在我们南方,拜忏也是丧礼的一部分,这种风俗一直从旧时流传至今,其目的就是替死者除去业障。

  拜忏要持续一天,所以有大把的时间供我和王师傅去睡一觉。我们惊心动魄了一晚上,确实十分劳累,栽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这一睡就是一整天,等到宋黑子把我们唤醒的时候,天色有来到了晚上。

  “两位请跟我去灵堂,阴婚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宋黑子告诉我们道。

  “松林,你去吧。”王师傅说道:“我要去打棺材了。”

  我虽然不乐意,但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于是,只好跟着宋黑子前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