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人坟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一件极难的事情。我像木桩子一般在原地杵了好一会儿,就是不知道该从那个位置下手。王师傅也没告诉我,只是在李家孙女的坟地周围来回打转。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他终于下了决定:“我们开挖吧。”说着一锄头砸了下去,掘起一堆泥来。我手里拿着铲子,就帮着他把掘起来的泥铲到一旁。

  这坟地里的泥土很湿且带着一股刺鼻的腥味,让人有种作呕的冲动。我卖力干活的同时,紧憋着一口气,生怕自己被土里的气味给熏坏了。王师傅似乎发现了这一点,立马提醒了一声:“干这种活时,千万不要憋气。”

  “为什么呀?”我停下手里的活,问了一句。

  “身体不出气,容易鬼上身。”王师傅淡淡的告诉我道。他说得倒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却是把我给吓坏了。

  “呼呼呼……”我丝毫不敢迟疑,二话不说便大口大口呼吸起来,手里紧张得已握不住铲子。王师傅见了,便让我站到旁边休息一下,说是余下的活他自己一个人可以解决。我本来就没有心思干这事,巴不得可以偷懒。

  少了我的协助,王师傅干活依旧利索,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他已经刨开了一个大坑,泥土堆积在一旁有一米多高。咚咚!这时,他的锄头似乎砸到了什么硬物,想来应该是挖到了棺材。

  “松林,快来搭把手。”他终于要求我帮忙了。

  “哦,来了。”我走下土坑,见到了裸露在外的大半截。这棺材是根据成年男子的尺寸来打造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老李家死的是一男人呢。

  由于棺材盖很沉,且盖得严严实实,所以必须要合我们两人的气力才能够推得开来。我根据王师傅的指示,站到了棺材头部的位置,脚下推开弓步,双手按在了棺材盖上。王师傅则是将手搭在边沿,做出拉的姿势。紧接着,他开始数数,等到“三”字数落,我们便一起发力。

  咯吱咯吱,棺材盖缓慢地动了起来,一股刺鼻的味道随之渗透了出来。我总想作呕,但却被腹中的一股醋味给阻止了。原来,临行前王师傅叫我喝下一整杯陈年老醋就是这个用意啊。

  我们两人使尽了全身的气力,这才将棺材盖推开了三分之二的距离。纵然如此,棺中的尸体已经完全暴露在我们眼中。在尸体的身上盖着几床厚厚的被子,这被子叫做“寿被”,男尸一般用龙被,女尸则是凤被,其用意是“后辈发财”。

  我们大概掀了十几床的被子,这才见到一具被黄纸遮脸的尸体。我出于好奇,很想去拿掉那张贴在尸体脸上的黄纸,于是便不由自主地将手伸了出去。

  “不要,使不得!”谁知道这个举动竟让王师傅大吃了一惊,可是当他出声阻止的时候,局势已经不可挽回。我手下的动作快了一些,将那张黄纸扯了下来。就在这时,那尸体突然间就睁开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她的眼神充血且混浊,更夹带着让人惊怖的幽怨。

  “我的妈呀!”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哀嚎。我即刻转身,撒开步子要跑,可是,右手突然间感到一阵冰冷,回过头去看时发现已经被一只没有血色的的小手给牢牢抓住了。棺材里的女尸坐了起来,散乱的头发在寒风中乱舞,她的脸冷冰冰的,没有任何一点生气,那双惊怖的眼睛死死地望着我。这一刻,我的神经瞬间崩裂了。如果不是听到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声,可能我会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松林,不要慌乱!”王师傅见了,倒举起锄头,朝那女尸的小手狠狠劈了下来。

  “吱!”那女尸吃痛,发出一声尖锐的怪叫,当即将手伸了回去,跟着又平躺在了棺材中。好一场虚惊,我被吓得小便失禁,一股暖流从大腿两则缓缓留下,汇聚到了泥土上。

  “松林,你没事吧?”王师傅见我痴呆不语,便又急着问道。

  “呜呜……”这时,我竟然失声大哭起来。就像一个遇到惊吓的小孩子,失去了理智。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狂躁起来,双腿狠狠地蹬了几下。眼下的我除了自己内心疯狂的呐喊之外,根本听不进任何人的声音。不久之后,我的眼神也开始迷离了,看到王师傅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

  “啊……”正当这个节骨眼上,脚下站的地突然间塌陷了。我的双脚登时失去了位置,直直地往下坠落。身子穿过一层层的泥土,最终一屁股坐在了一块硬物上。周遭一片漆黑,空气很潮湿,四溢着腐烂的恶臭。此刻,我整个脑子陷入空白状态。过度的惊慌使我失去了感官功能,不过好在这一切只是暂时的。缓过一段时间后,我又逐渐恢复了生气。我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屁股底下的硬物,触觉告诉自己那应该是一块木板。

  “不会也是一副棺材吧?”我的内心感到疑惑重重。

  “松林……松林……你听得到吗?”就在这时,上头传来了王师傅的声音。

  “听得到!听得到!”我激动地舞动双手,用自己最大的嗓门应道:“王师傅,我在下面呢!”

  “你不要慌,我先扔一盏手电筒下来,再想办法把你弄上去。”王师傅说完,我便看到头顶上口有一点亮光晃动,跟着就是咣当一声,东西砸到了我的身边。我起身捡起手电筒,对着四周就是一顿乱照,最后还是将光线对准在了身前的物品上。正如我刚刚猜想的那样,这里果然有一副棺材。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下,我勉强能够看清这副棺材的模样,棺身约莫长七尺,材质用的是名贵的楠木。因为家业的缘故,我从小就对各种木料十分了解。

  ~看正5(版+o章zx节yS上酷QM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