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杰就是那个死去的小孩,老太太听到孙子的名字后,显得更加伤心,她捶胸顿足,嚎啕大哭道:“小杰,我的乖孙子啊!你快回来,奶奶可以替你去死……”

  “店家,你就看在我家老母亲一大把年纪的份上,答应我们吧。”宋超见自己劝说老母亲无用,便过来求我们。

  “钱我们可以加倍。”宋黑子补充了一下。

  这两兄弟都把目光对准了我,让我感到进退两难。如果不答应吧,总觉得愧对人家。如果答应了吧,那就是为难自己。先不说掘坟盗尸是触犯法律的事情,光是干活的技术我都不具备,你说该怎么办吧?

  “好吧。”王师傅迟疑了片刻后,却是应允了下来。

  “谢谢,谢谢你们。”宋家哥俩听后,欢喜起来,“娘,店家答应了。您别伤心了。”

  “那就好,那就好。”宋家老母感到了一丝安慰。

  “哥,我先扶娘进去歇息。你和店家们谈事情。”宋超说着,起身搀扶老母亲走向了后屋。

  `f酷匠O网(首、、发

  宋黑子又给我们倒上了热水,跟着便说道:“让你们去盗尸,也不为别的,就是想给小杰配个阴婚。”

  阴婚,也叫冥婚,就是为死去的人找配偶。这种风俗由来已久,尤其在农村就显得更加重视。老人们认为,如果不替他们完婚,他们的鬼魂就会作怪,使家宅不安。因此,一定要为他们举行一个阴婚仪式,最后将他们埋在一起,成为夫妻,并将尸骨合葬在一处。

  “原来是这样。”王师傅听完,点了点头,一脸的自然。

  “小杰才五岁半,一个人在地下会孤单,我们就他这么个儿子,一定要让他有个伴。”宋黑子接着说道,他用手挤了挤眼睛,眼眶略显湿润,“这可能是我们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了。”

  “小孩子的阴婚不好配啊!”王师傅皱起了眉毛,说道:“须得找一个和他五行相称,年纪相仿的女娃子才行。可是,这样的尸体我们一时间找不到啊。”

  “这一点,你们大可以放心。两个月前,村西老李家的孙女贪玩,失足掉入河里给淹死了。就葬在村子后面的山里。”宋黑子高手王师傅道。

  “什么?”王师傅听完,身子跳了起来,惊道:“你要让我们去盗同村的尸体?”

  “正是因为同村的关系,我们才想着让外人帮忙。”宋黑子叹了口气,回答道。他言下之意,如果不是同村人,自己早就下手了。

  “难道老李家不会知道吗?”王师傅又问。

  “老李家已经在上个月搬出去了,现在住在镇上,不到他家孙女忌日是不会回来的。”宋黑子早就打听好了一切,“这几天我们家办丧事,村子里家家户户都睡着着,所以你们不会遇到麻烦的。”

  “好吧。”王师傅了解情况后,又淡定了下来。他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我们吃口饭,然后等到子时再出发。”

  “哦……好的。”我早已凌乱,魂不守舍地点了点头,应道:“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宋黑子听了干净给我们去安排饭菜,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便给我们准备了一桌鸡鸭鱼肉都齐全的盛宴。我和王师傅早已饿坏,见了饭菜,就像饿虎扑食一般,放肆的吃了起来。吃完饭后,我们被安排在后屋小歇。可能是我太累了,躺下没到片刻的功夫便睡了过去。

  叫醒我的是王师傅,正好是子时,也就是凌晨十二点。王师傅递了一杯水给我,起初我还真以为是水,就没想到太多,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可哪里知道,这杯东西压根不是水,而是醋,还他妈的是陈年老醋。那叫一个酸!

  “哇呀……”我皱紧了眉头,一脸苦楚的问道:“王师傅,干嘛给我喝这玩意?”

  “待会你就知道了。”王师傅没有解释太多,而是催促我赶紧上路。

  就这样,我们两人拿起了锄头和铲子,在午夜十二点,照着手电筒,顶着呼啸的寒风,走上了盗尸的道路。这是我第一次干不正当的活,心里别提有多紧张了,每走三步便会打个冷颤,下腹更是拘谨,膀胱像是失去使唤了一般,动不动就要街裤带放水。我心里数着数,直到李家孙女的坟前,我总计放了十管子的尿。

  老李家是有些钱的,光从眼前的坟地就可以瞧出来。这处坟地占地面积极大,装修又十分豪华,主身和墓碑用的都是上等的石料,与旧时富贵人家无异。

  “这坟那么大,我们该从哪里下手挖起?”我颤着声音问了王师傅一句。

  王师傅沉吟不语,走向了坟墓的左上方。我见状,急忙跟了上去,生怕落单后会遇到什么麻烦事。左上方的位置也有一处坟墓,我们用手电筒照了照,只见墓碑上写着李老太公的字样。王师傅推断说这该是李家的祖坟,我想也是的,于是一个劲的点头。

  “怪不得李家孙女会因年早逝了。”王师傅在打量了一圈后,又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话又该怎么说起?”我不解,好奇的问他道。

  “你看!”王师傅拿手电筒朝坟的正前方照去,对我说道:“他们家的祖坟应该在近几年有翻修过才是。”

  “这点我也看出来了,不然墓碑也不会那么新。”我指着墓碑应和了一句。

  “但你看这墓的前方是凹陷下去的,就像是人被割去了脚一样。”王师傅接着说道。

  “会不会是修葺的时候没有主意?”我问道。

  “绝对不会,凡是修墓的工匠都会主意到这一点。”王师傅摇了摇头,手里的手电筒也随之晃动了几下。

  “墓地对于死者来说如同居住的房子一般,也被我们叫做‘阴宅’,造阴宅是十分讲究的,一旦有什么纰漏就会祸及活在人世的子孙。《墓经》上说,坟墓前方凹陷崩落,割脚,使坟墓有受刑或摇摇欲坠之险象者,主子孙有血光。”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老李家的孙女会失足溺水而亡了。”听了王师傅的解释,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摇摇晃晃。

  接下来我还想问王师傅,为什么老李家的祖坟为凹陷,如果不是人为,那又会是什么原因呢?王师傅却板起脸来,他说,有些事情我不该多问,知道多了对自己也什么好处,早点干完活,就可以早点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