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是要帮小马,可是根本就帮不上,我没那个能力,最多帮他出个主意,结果什么样还是要看他了。星期一,一如既往,抢豆子吃,小马还是没敢跟豪哥说不想跟他混了,我想他应该是怕被打吧,谁都怕疼。

  下午的时候小马开始收拾东西了,我还以为他要转走了呢。

  “小马,干嘛呢,不读啦?”天启问他。

  “没有,我搬去隔壁宿舍睡,张枫的鞋太臭了,我睡他下铺受不了了。”

  Ga看1正l版章V节U上K酷DR匠L1网

  “臭你叽叽啊,旁边还有一个床位,比什么不搬。”

  “这两个床位有区别吗,你的脚臭早已弥漫了整个下铺。”

  “你嫌臭就快点滚。”张枫在上铺跺跺脚,好多灰尘丛床板上飘下来。

  “你们上铺稍微动静大一点我们就要吃灰尘,我受不了了。”

  “隔壁宿舍还有床位吗!你过去打地铺啊。”晨林说道。

  “我跟莫文斌换了,阿长和晨林跟他不是兄弟吗!这边学习好的人也多,他愿意过来。”

  他们几个学习好,都当了班干也后没过多久就混熟了,都快称兄道弟的地步了,莫文斌换到我们宿舍来,自然是入乡随俗了,打饭回宿舍吃。小马刚刚搬过去的这天晚上,就过来跟豪哥说他不混了。

  “豪哥,我不想再这么混日子了,不想整天打架无所事事了,我想好好学习了,以后打架我就不去了。”说完就走出去了“你个核桃脑袋也跟我讲好好学习,我……”豪哥还想骂,这时候小马已经出宿舍了,豪哥追到了304宿舍,在那边跟小马大吵了一架,好像还打起来了,接着应该是有人劝架了,那边动静还是挺大的,我们宿舍都过去凑热闹了,就我没有过去看,躺在床上休息,晚上还要上自习呢。

  第二天中午吃午饭的时候,豪哥不知道去哪了不在宿舍,不过大家都在议论一件事。

  “哎,你们知道吗?昨晚小马哥被豪哥带人给打了。”走了一个小马,天启就成了我们宿舍最厉害的”探子”了,消息特别灵通。

  “什么样,说说情况。”晨林对这事还是比较好奇的。

  “听那边的同学说,深夜两点多的时候,豪哥带了三四个人闯进他们宿舍,把小马给打了,也不知道是谁给豪哥开的门。”

  “不跟他混了就要被无休止的报复,就是因为豪哥这样,才没人愿意都他混了。”张枫说道。

  “那小马岂不是很惨,三四个人围殴他。”莫文斌说道。

  “那不是!从床上打到床下,不过小马睡得也是够死的,爬起来回到床上又睡着了。”大家都笑了。

  “哟,豪哥,你这是干嘛,被人打啦!谁啊那么胆大包天,连你都敢动。”这时候豪哥回来的,皮青脸肿的,看是被打得不轻。

  “一定是听到什么风声了才不跟我混的,有人要搞我他就不跟我混了,这王八蛋的墙头草,怂货,当年我一日中天的时候就凑脸过来,我一有难就跑了,等下我就灭了他。”豪哥叽里呱啦的骂了一大顿,豪哥说完从床板下抽出一根钢管就冲了出去,豪哥这富二代天不怕地不怕,这会正在气头上,搞不好还真打出人命了。

  “拦下豪哥,他现在太冲动了,会闹出人命的。”张枫说道,大家都放下了饭盒追了出去。

  “小马,你个王八蛋,大难临头各自飞了是吧。”豪哥已经接近失控了,指着小马说道。

  豪哥回头见我们已经进宿舍了,二话不说一棍砸向小马,小马下意识抬起手臂来挡住,这一棍结结实实的打在手臂上,张枫在最前面,不上去抱住豪哥,305宿舍的同学也帮忙夺走钢管,豪哥依然在挣扎着,可能也只有张枫抱得住他,其他人上去的话早就被甩开了,豪哥的肌肉还是挺结实的。

  “豪哥,豪哥,你先冷静点,豪哥。”张枫直接把他摔到床上压住他。

  小马卷在哪里抱着手臂,我过去帮忙看了一下,被打的哪里已经化成了紫黑色的,肿起来一个大包,看起来应给很疼,小马这小小的身板什么可能受得住这一棍,手臂一点肉都没有,估计是伤到骨头了,我先带小马去医务室。

  “医生,他的伤什么样,严重吗?”我问医生。

  “我这里没有仪器,只能先处理一下,最好是请假去医院看看,看他那么疼按照我的经验来看,应给是伤到骨头了,很有可能碎了一小块。”医生很严肃地说,看着小马疼得脸都青了,班主任又不在,只好去找校长了。

  “校长,这位同学受伤了,校医说要我们去医院看一看。”我亮出小马的伤口。

  “这么严重,什么搞得,你们打架是不是。”

  “校长,你就先不问这些了,先给我们请假,回来再问吧,你看他都疼成什么样了。”

  校长就是好,连请假条都不用写,直接就送我们出校门了,我们打车去医院,医生拍片在哪里看了一下。

  “你手臂的骨头裂开了,别看只是骨裂,要是不重视的话会更严恶化,回去两个月以内都不要剧烈运动。”

  “好,我会注意的。”

  “看你穿校服,还是学生,你是走读还是住校。”

  “住校。”

  “本来想让你拿中药回去敷的,既然是住校的话,那我帮你上个药,再用石膏固定起来。”

  “还要固定啊,不是骨裂而已吗?不用了吧。”

  “骨裂也是要重视的,我怕你会去乱动,恶化的话处理比较麻烦,还有可能要开刀,你看固不固定。”

  “那就固定吧。”

  “这是化血化瘀的药,这是止痛药…。”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药,什么打车费挂号费医药费都是我先垫着。

  “你说豪哥那边他们搞定了没有。”小马这回事怕了,我们慢慢走着回去,没有打车。

  “你顶着这个石膏会去,他应给不会动你了。”

  “发票呢?精神损失费可以算了,这医药费还是要给他报销的。”

  “你不早说,我去结账的时候没拿发票回来,仍在旁边的垃圾桶了。”我说完小马直接掉头回医院。

  “我改变主意了,不认你这个老大了,这么不靠谱,发票都不拿。”小马边走嘴里边叨叨。

  “发票在这呢,逗你玩。”

  “别用钱看玩笑好吗,不是花钱你当然不心疼了。”

  “这么较真啊,我还帮你垫了呢,那你现在还钱给我,不是说我是你老大吗,我说什么你都做,那我现在叫你还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