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风这事也只能先放一放了,小风还是克服不了自己的内向跟自卑,我一定要帮他改变,要是真的改变不了他的话,我就去帮他说,到时候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们学校还有一个很有趣的事情,这件事我不得不说一下,我们学校每一年都会评选出年级最帅、年级最美,学生会组织的,我投了小风一票,在我的怂恿下,小风也投给了自己一票,结果我居然被选上了年级最帅,被堆到浪尖的结果就是各种谩骂,毕竟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每个人的审美观不一样,也会有说人我就是个丑比、人妖啊之类的,不过我并不是很在意,还隐隐有些得意。这件事很快就不了了之了。

  小风的性格很随和、诚实,所以很多人都喜欢跟他交朋友,虽然小风不擅长和别人交流,但在班里人气却很高,我本来就是那种很能扯的人,老早就和班里的男男女女们打成一片了。

  我们宿舍有一种极品美味,辣椒炒黄豆,那时候我觉得辣椒炒黄豆是学校了最好吃的东西了,每周星期一的午饭时间往往是宿舍里最热闹的,因为周末回家晨林都会带辣椒炒黄豆来,学校里的伙食超级的差,根本就不是给人吃的,这个从家里带来的豆豆是我们认为最美味的东西了。我觉得晨林的妈妈还真是脑洞大开,我一直以为黄豆只能炖,结果她是炒的也这么好吃。

  晨林拿出黄豆给自己倒上一点就被我抢了过来,黄豆是用一个老干妈瓶子装着的,废物利用的赶脚啊,我立马自己倒了一大堆,再帮小风倒,阿长就感觉到了危机。

  “喂,俊哥你给我留点,我还没有得呢。”阿长端着饭盒冲过来边喊道。

  “你紧张个肾啊,还有好多呢。”

  “留一点给我,我刚刚就到了一点就被俊哥抢去了。”晨林说道。

  一小瓶而已,我们四个吃都不够,其他人就没份了,有时候我们也会留一点给双喜,毕竟他是阿长的同桌,跟我们关系还不错,只不过双喜有点“娘”,被我们几个嫌弃,不太喜欢跟他玩,跟他说话都感觉全身毛毛的,总觉得他是个同性恋。除了双喜外,宿舍里还有一个奇葩张枫,刚开学的时候我还觉得张枫很正经的,正吃饭到一半呢,张枫有端个饭盒过来了。

  cf酷PM匠网唯…一FS正3版:,,}{其F\他=E都Gj是盗《版w

  “俊哥,给点饭给我吃吧,不要菜,我就要几口饭就行。”张枫竟成了宿舍里的第一个乞丐,为什么说第一个呢,后面他又带出了一个。

  “你妹啊,我才打三两饭,都不够我自己吃。”

  “给一点机会,快饿死了,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就给吃的吧,给点吧,年级最帅,我都叫你年级最帅了。”张枫端着个饭盒在我前面晃来晃去,不停地叨叨我都烦了。

  “你一边去,我吃剩了给你。”

  张枫接着跟阿长乞讨去,在他身上完全没有恶心两个字,我真是服了,张枫最近迷上了赌博,好像是去哪个初三的宿舍赌的,锁上门在宿舍里干什么老师也不知道,张枫每周都去赌,有赢也有输,输了就这样咯,乞讨着过完一周,后来就不叫他张枫了,直接称呼他长老(丐帮长老)。

  这赌博也不是每天都开,赌博被老师抓到的话是非常要严重的,所以只有在星期六的晚上有一次,每一周就这么一次,输了就输了,没有翻身的机会,天启一直都是跟张枫混的,有时候张枫赢了很多,就是每天大鱼大肉,有一段时间张枫运气超好,连赢了好几周,几乎餐餐都是鸡腿啊、猪脚啊、什么的,天启看着就心动了,被圈入赌博中。

  我们宿舍几乎都是打包回来吃,这个是我跟小风带头的,就过大家也都跟着,全部是打包回来吃了。

  “长老,你这周赢了多少,看你吃的那么丰盛。”天启看着张枫饭盒里的两个鸡腿问道。

  “也没有多少啦,两三百而已,也就刚好够用。”张枫每次赢钱了都是这么装的。

  “两三百,可以啊,我一周的生活费也就一百五而已。”天启说道。

  “我也差不多啦,所以想过得好一点就要放手一搏。”

  “要是输了呢,像你一样讨饭吃,我做不来。”

  “你傻啊,你一周得一百五,那五十去赌啊,大不了输了过得寒酸一点了,不至于讨饭吃的地步。”

  “你都知道这样还落得个讨饭的地步。”张枫一输就整周的讨饭,我都有点烦他了,所以说了一句。

  “我那不是没忍住吗,想赚回来,结果都输了,天启别犹豫了,下周我带你去,你身上只带五十去不就行了吗,富贵险中求”

  “富贵险中求?还不如给我打工呢,你们谁帮我洗衣服,我给他一天五块,外发一只烟,我抽的可都是玉溪。”当然我们宿舍有靠运气生存的,当然也有真正的土豪,豪哥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个土豪,他一周的零花钱都有几千,我满打满算也就得几百而已。

  “好,张枫,下周带我去,大不了输了回来给豪哥打工。”天启心动了。再后来天启也沦为了乞丐,洗衣服每天的那五块钱,吃个早餐都完了。有时候道理谁都懂,却没有几个做得到。

  “晨林,下周你多带一瓶豆子过来,我买你要,你开个价吧。”有钱人就是这样,什么都喜欢用钱来解决,我就喜欢跟这种人做朋友。

  “不好吧,都是同学出什么价,你看你愿意出什么价格来买,我都卖。”晨林太机灵了,豪哥这人好面子,要是让豪哥自己出价他会不好意思出太低,也让别人觉得晨林不是很在意这个钱,够聪明的。

  “这样吧,你带一瓶豆子来给我,我给你二十。”二十绝对是天价了,一瓶里面装不了多少豆子的,成本价不到一块钱,卖出二十。

  “好啊,下周来我叫我妈多炒一瓶带来给你。”

  “俊哥俊哥,隔壁宿舍又挑战我们,干不干。”

  “必须干啊,把他们那些手下败将,等我吃完饭,你们下去等我。”

  大家别误会,这不是要大家,而是打球,隔壁宿舍也是我们班的,上次的体育课打篮球输给我们,一直不服说找个机会再打,我跟阿长、晨林和张枫还有小个子天启那个无敌的组合,天启虽然小小个,可是带球超溜,穿来穿去别人根本断不了,很轻松的赢下了比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