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香扶着木槿走出轿子。

  木槿叫住太监,微笑着道“这些银子请公公吃茶”说罢往太监手里塞了一把银子。

  太监拿了银子哪有不高兴的道理,笑着道“奴才姓赵,小主唤奴才赵公公便是”。

  这是有意结交了,木槿温婉一笑,“以后在宫中要多劳烦赵公公照顾了”。

  赵公公笑着离开。

  教引姑姑引了众秀女入了宫门。

  众秀女进了宫道,看着威严宏伟的宫墙,不住的东张西望,却始终噤若寒蝉,不敢多言。

  木槿身边的秀女忍不住的笑声惊叹出声,“皇宫里真美”。

  “是谁?谁在说话?”教引姑姑眼神凌厉向这边扫来。

  那说话的秀女颤抖着手指,指向木槿“她,是她……”。

  木槿欲开口否认。

  教引姑姑却在这时道,“哦?是吗……”。

  那秀女不住的点头“是,是是”。

  那教引姑姑冷哼一声,指着这秀女,对随尾的太监道“将她拉出去”。

  那太监尖细着嗓子应了,拖着她出了宫门。

  那秀女蓦的哭了,两行清泪流下,却是不哭不闹的任由太监拉她出去。

  在众秀女愣神时,教引姑姑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若是还有人不不守规矩,这便是下场”说罢扫了众人一眼。

  又继续忠告道“在这宫中,最要紧的便是谨慎二字,你们要时时记于心中,切不可犯错误,可明白?”

  众秀女一齐道“明白”。

  教引姑姑点头,满意道“明白就不要再犯错误”说罢温和一笑,“我也不是死守规矩的人,捻着宫规不忘,规矩不外乎人情,日后不必同我生疏,唤我殷姑姑便是”。

  众秀女道“是”。

  话是这么说,但谁又敢真正敢像朋友般对她。

  到了秀女宫门口。

  殷姑姑对众人笑道“好了,这便是秀女宫,这几日你们便都要住在这里,今天便算了,你们好好熟悉一下环境”。

  说罢扫了众人一眼,见到众人脸上敬畏之色,满意的道“一件房住两人,你们自己寻去罢?”

  众秀女应是,便往里走。

  木槿随着众秀女,刚要提裙走上阶梯。

  却听到殷姑姑说指着她说道“等等,你留下,其他人走吧”。

  这回是响亮的“是”。

  木槿蹲了蹲身,道“姑姑何事?”

  #U酷{y匠《t网h唯0一4正版u,#&其q-他\6都是盗版:◎

  殷姑姑蓦地笑了,“也没什么,只是想让你长长记性。”

  木槿不解,问道“可是木槿做错了什么?”

  殷姑姑不答,径自说道“你可知宫里最要紧的便是谨慎二字,另外一个重要的词便是好心,这好心啊是最要不得的……”。

  木槿紧眉思索,半响才道“木槿不知,请姑姑明示”。

  殷姑姑却忽的敲了木槿的头,骂道“原来你竟是个蠢的”说罢冷哼了声“今日那张一澄诬陷是你说话,你竟不做出点动静来,不过就是我抢在你前头说话”。

  “礼仪是要,不过要分场合,这便是好心”说罢不屑的看了木槿一眼“好在今日是我,若是他人,你怕是连骨头都不剩了”。

  木槿顿时豁然开朗,感激的道“谢姑姑提点”。

  “你好自为之,在这站一个时辰,明白了再回去”。

  木槿抬头看了看天,这分明是要天黑了,只无奈道“是”。

  木槿乖乖在原地站着。

  忽然听到宫内传来一声闷哼似的,还有草丛翻动的声音。

  木槿走进宫门,穿过月亮门。

  草丛翻动的声音再次传来,木槿毫不犹豫的拨开草丛。

  一把剑抵在木槿的项上,“别动?”

  木槿虽心下有些害怕,还是开口“你是谁?”

  那人忽然道“你是此次秀女?”

  木槿颤抖着点头。

  木槿木槿脚步虚浮的抱着行李,正一间间找着自己的房。

  忽的有人从回廊那边过来,见到木槿,眼睛一亮。

  来人拉住木槿的手,道“好姐姐,你可算回来了”。

  木槿不懂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你是……”。

  “瞧我!”她懊恼的拍拍头,又道“姐姐,我姓苏,名唤若谨,与你一样同是此次秀女,你我是住一间房的,随我来罢”

  房内,木槿打量着房间。虽不比自家闺房,却也别有味道。

  “姐姐,这是明日的宫装”苏若谨说着递给木槿一套衣服,又道“现下晚了,明日再换上罢”。

  还未等木槿道谢,她又变魔术似的拿出油纸包着的馒头。

  苏若谨笑着道,“别客气,吃罢”。

  木槿对她温和的笑“三个馒头我是吃不下,分你一个可好?”说罢递给她一个。

  “好啊”苏若谨毫不犹豫,拿过馒头便啃,含糊的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木槿敛眉,默默拿起馒头,“我姓东,名木槿”顿了顿又道“无字”。

  苏若谨闻言,惊喜的边笑着边伸出手比划道“姐姐,你我二人名字里都有谨字,岂不是有缘”。

  木槿闻言只是笑,“别再唤我姐姐了,臊死我,你可是比我大”

  苏若谨爽朗笑着道“不过是个称谓,唤你妹妹也行”

  木槿只是淡笑,笑容带着暖意……

  第二日,御书房传来旨意,“宣秀女东木槿觐见”。

  “秀女木槿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木槿跪在地上行了全礼。

  “起”叶泓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

  “谢皇上”木槿再次行了全礼,提裙起身。

  “抬头,看着朕”。

  “是”木槿缓缓抬起头看着叶泓,余光却注意着叶泓身边的人。

  “老六,这便是你要求取的人?”叶泓声音听不出情绪,从字面上却可看出他的不屑。

  叶泓旁边的那男子低沉着声音“是”。

  “罢了,随你”叶泓声音有些无奈,转头看向木槿,问道“朕若是将你许配给老六,你可愿意?”

  木槿缓缓磕头“臣女愿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