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和按了按眉心,起身,去了书房

  他小心的在书架底端翻出一个匣子,里面是一枚玉佩

  东和细细抚摸着,眸中一片深邃……

  木槿端坐在椅子上,手摆弄着茶杯

  “小姐”,红袖急道,“老爷非要你入宫,这可怎么办才好”

  木槿敛眉,细细想着今日爹爹的言行。

  虽说避不过选秀,但是看爹爹今日的样子,这宫是非入不可了,为什么一定要她入宫呢,这各中原因……

  “小姐,夫人来了”品香进门禀报道

  木槿扶额,现下她心里乱的很,郑氏却还来添乱,她无心应付,只道“红袖,吩咐下去说我睡了”

  “是”红袖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夫人,小姐睡了”红袖出门见到郑氏,便直接道

  “睡了?!”郑氏尖叫道“不可能啊,她才刚回来,怎么就睡了?”

  “夫人,小姐确实是睡了,您还是别打扰的好”红袖屈膝恭敬道

  郑氏不悦的甩甩帕子,伸长脖子往里望了一眼,见没动静,这才半信半疑的走了

  红袖看她离开的背影,撇撇嘴,往回走真是奇怪。老爷长的也不丑啊,为什么一定要夫人这样的女子做妻子呢?真想不通啊。

  红袖摇摇头,不再想。

  ……

  木槿算算日子,离选秀只剩下十八天了,准备的时间根本不够,爹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晚饭后,木槿正在房里绣帕子“小姐,老爷来了”

  爹爹不是个闲人,现在来应该是有什么要事木槿放下手里的物件道“红袖,引爹爹去偏厅”

  “是”红袖忙应了,下去准备茶点

  东和挥挥手,踏进门槛来,“不用了,你出去吧”

  红袖应是,乖巧的退下

  “爹爹可是有什么要事?”木槿给东和倒了杯茶水

  东和叹息“槿儿,并非是爹狠心定要你入宫”说着打开手上拿着的木匣子,拿出玉佩摩挲着,半响才道,“你可知七皇子?”

  木槿点头道“女儿知晓”,七皇子叶瑛是当今圣上最小的儿子,别的皇子都已出宫搬进自己的府邸,只有他和六皇子还住在宫中,六皇子身体羸弱,幼年时伤了腿,不利于行,只靠轮椅行走,而七皇子则是皇上最宠爱的儿子,两个皇子虽都住在宫中,却有着天壤地别,六皇子与七皇子都未娶妻,六皇子虽是皇子,却身有残疾,故此次选秀与往常不同,既是选秀亦是七皇子的选妃大典

  东和点点头,将手上的玉佩递给木槿

  木槿接过,玉佩表面异常光滑,是常年抚摸的缘故,而此人是谁,自不言而喻

  东和忽的叹了口气,继而问道“槿儿,你可有听说过十六年前天启国发生的谋反案?”

  木槿忽觉不安,点头道,“略知一二”

  “槿儿”东和闭了闭眼,哽咽道“其实你非我亲生,乃是南越前朝的遗孤,名赵琼华!”

  如平地惊雷般在木槿心口炸开,木槿猛地站起,若不是她非寻常闺秀,定被惊得不知东南西北

  那边东和已单膝跪下,“末将参见公主”

  “末将”两字,已表明了他的身份,定是那次叛乱中逃往东陵的镇国大将军无疑木槿避开东和的礼,颤抖着开口“爹爹,你这是……”

  东和再开口,“臣参见公主”这是要逼她承认自己的身份

  木槿没听到般,再次看向玉佩,中间果刻着赵字,东和的话已信了大半木槿闭眼,终是开口,“爹爹请起……”

  +最4新章节●K上“h酷Yd匠●u网#.

  东和欣喜道,“臣谢过公主”

  ……

  木槿躺在床上,睡意全无,她终是了解东和为何定要她入宫了皇帝年迈,而七皇子正值大好年华,是帝位的最佳人选,若要光复前朝,必少不了他的助力而得到这助力的最好办法,便是嫁与他可她拒绝不了,之前是之前,现在她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就必须承担起这具身体主人的责任……

  十八日很快就过去到了选秀的日子,一顶小轿停在门口“槿儿”东和叫住木槿木槿转头,疑惑道“爹爹”

  东和对太监歉意一笑,将木槿拉到僻静处

  好在着太监也是个通人情的,以为人家父女俩不舍,讲讲话

  东和道,“槿儿,入了宫千万要小心,切莫让人知晓你的身份”

  木槿点头道,“女儿明白”

  东和拉过木槿的手,将一带沉甸甸荷包的放在木槿手里“爹爹,这……”

  东和道,“槿儿,里面都是些碎银子,宫中不若府里,一切都需要打点,银子是不可少的”

  木槿捏捏荷包,荷包鼓鼓的,实是分量不小木槿道,“谢爹爹”

  虽然能参加选秀的只要是十品以上官员的女儿就行,但是能入选的却大多是三品以上的。爹爹正七品,她的机会就少了很多,正需要银子打点。若是她不能在宫中立足,怎能复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