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家挨山傍水,本来说环境还不错,大家都愿意去的。然而,我却不然。从前的我倒也爱往舅舅家跑,可是自从我八岁的时候在舅舅家遇到那件事情后,后怕的我打死也不愿意再去舅舅家那里了。

  据说那山上有鬼,可我和舅舅家那边的几个小伙伴偏生就不信,在那天傍晚过去了,美其名曰探险。其实我们本来只是想过去玩“打仗”的游戏的,人手一把塑料玩具枪。那一年我八岁,其他几个小伙伴也差不多。那山,正好就是舅舅家依山傍水的那座山。这也就是我打死都不愿意再去舅舅家的原因。

  舅舅家门前的水,是一条江。据说以前淹死过不少人,大人们嘱咐小孩子不要去江边玩耍,舅舅也不例外,照样这么跟我说的。本来我也是贪玩水的,可是自从有一次看见果不其然有个人诡异地淹没在江水之中,我就相信了水里有鬼这个说法。可是在此之后我竟然还天真地以为山上有鬼是骗我们小孩子的。

  那一天舅舅有事外出了,舅妈在厨房里做饭吃。那个时候地面户户通啊直播卫星数字电视接收机什么的还没有普及,电视只有一点UHF普通本地台可以看,无聊得要死。无聊的我想起床下面还有几把零花钱买来的玩具枪,便叫上几个也是无聊着的小伙伴玩打仗去了。

  期间有个小伙伴似乎有点退缩,他也说那个山上不干净。可是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胆子,却是丝毫没有顾及这些,招呼着大家就上去了。

  山上毛竹居多,也夹杂着樟树,有的地方十分的密,有块地方却是异常稀疏。而我们恰好就看中了这块地方来作为我们的“战场”!

  我们大家伙儿从小路上山,选中这块地方就开始石头剪子布开始划分营垒,你这边我那边,不一会儿就分好了阵营。山上头顶的竹叶太过茂密,似乎有遮天蔽日之感,再加上本来那天就多云,阳光一点都不盛,我们却没有注意到头顶的天空已经灰得不能再灰了。

  就在我们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大伙却是突然一下子不约而同地发现,玩具枪里面的子弹没有了。按常理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再怎么样,这么多人,也不至于同时都没了子弹吧?然而那时候的我们却也没有想那么多,就准备暂停“打仗”,下山回去拿子弹过来。

  玩具枪是我的,子弹自然也在舅舅家。为了“打仗”中的公平性,对方营也派个小伙伴和我一起下去。可是等我们起身,这才发现周围的景物都是茂密的毛竹,由于太过茂密,无法透过毛竹看到山下的情景。可是我明明记得,当初上来的时候,毛竹还没有这么茂密。四周完全一样的景致,我们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可是为了我们的游戏,我们开始顺着回忆里的路线开始走,希望能够透过毛竹的缝隙看到山下的景致。可是,我们发现我们太乐观了。当时上山不过一分多钟的样子,而现在,我们估摸着走了五六分钟还没有找到下山的路,没有找到我们来时的路。回头望去,也看不到小伙伴的地方了。

  我和对方营的一个小伙伴我们终于注意到了头顶的变化。该不会下雨吧?我们开始慌了起来。我们手里拿着没有子弹的玩具枪开始四处乱窜。开始我们还互相叫喊回应着,可是到了后来,连我们也走散了。隐隐听见声音,却无法再走到一起。

  我在毛竹之间四处窜着,却突然觉得没由来的一阵寒意。好冷。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这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冷就变冷了么?

  突然看到不远处空旷的一片地带。可是那片空旷的地带上却蹲着一大群人,一个个都穿着黑布衣服,像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事。

  正好找不到下山的路了,围着一群人为什么不去问问呢?我带着这样一种念头,就快步绕过那些横生的竹枝,向着他们那里走去。

  走近了,才发现他们围着的,是一棵已经枯死的槐树。他们围着一棵枯树蹲着干嘛?我有点纳闷,可是也不管了,毕竟下山才是要紧事。

  “叔叔,请问在这里怎么下去啊?”我冲着他们那里叫道。

  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回应我。那群黑布的人依旧围在那里,背对着我,对我的问话充耳不闻。

  怎么回事?我心说我不至于声音那么小吧?想着我就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我拍了拍离我最近的那个黑布衣的人的肩膀,想问一下他具体情况和怎么下山。然而他的确转过头了,可是却把我吓得扭头就跑。

  他是直接转过头来的,直接转了180度,而身体一动不动,脖子都扭成了麻花。那面容……干枯,灰黑,看着给人一种相当可怖的感觉。而他转过头来之后,死死地盯着我!

  我扭头就跑。可是却仍然能够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凉意!我明显可以感觉到身后那双眼睛一下子变成了十几双,我如同顿时坠入了冰窖。我不敢回头,可是左右却是绕不出这片毛竹林。然而一个趔趄,我却是没有踩稳摔倒了,头不知道磕到了什么东西,顿时晕晕的,然后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在舅舅家床上了。

  看l正{版g章节上酷@G匠☆h网‘☆

  问起那些小伙伴,可是舅舅却说他们一直都在家,他们的爸妈也在,根本就没出去过!那我的经历……怎么解释!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