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写一个真事儿改编的,由于是真实发生过的,所以不会有多么恐怖,但正因为真实,才更恐怖。只有当真实发生了,那种无力感才会显得那么可悲。

  “造孽哟,造孽”老头儿边说着,边将地上的骨头往盆里装。那骨头有些年头了,却因为常年被埋在地下,白花花的闪着光。

  这骨头是三十年前一个女人的。女人当年才十八岁,长得娇滴滴的,白净的脸似能捏出水儿来。一点儿不像农家人。

  最后,她和一个根正苗红的贫农定了亲。她父母就图小伙子实诚。

  可这喜庆的日子还没过两天,她突然得病死了。那时候,她连男方的手都没拉过,可是村儿里的风俗就是订亲和成亲是一样的。生是那家人,死是那家鬼。

  她要埋在男方家里。于是,还没洞房的新娘子,就被一席草席子卷着,随手找地方埋了,连个坟包都不给弄,男方说她不配入祖坟。

  她的父母找了好多次,男方都不予理会,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是我们自家的事儿,你还管得着了?况且你们家要了彩礼,结果还没过门儿就死了,喜事变丧事,不说晦气不晦气的事儿,干说我们家那一头羊的彩礼可白瞎了。

  她母亲背地里抹了好几次眼泪,父亲也叹着气,却毫无办法。那男方家说的句句在理,可怎么不说那男人克妻,还没过门儿就把我家女儿克死了。

  后来,果真验证了男人克妻这话,没一个女人能跟他过到五年的,不是病死了,就是淹死了。男人也一早忘了那个和他最初定亲的人,毕竟他还有五个孩子要养活。

  还别说,这男的没有老婆缘,可后来的几个老婆给他生的孩子却个顶个的有出息。老大是当兵的,还当上了干部;老二是经商的,据说在外面开了个大公司;老三是个老师,村儿里的人都尊敬;老四在外面打工,现在都成了工头;老五跟着父亲在家种地,也饿不死。

  女人父母在的时候还好说,逢年过节的还有个人烧纸钱,她父母一死,她那儿就成了座荒坟,时间长了,大家也就都忘了。

  赶上这一年,承包这片山的人开荒,愣是不小心把她的骨头挖出来了。炎炎的太阳下,她的骨头却白惨惨的闪着阴冷的光。

  开荒的这家可不管,只当是无处要的孤魂野鬼,但沾上这个也不吉利,便放着不管了。

  村儿里有个倔老头,谁提到他啊,就得跟着苦笑。没什么大能耐,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官儿迷,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上党员,可党里嫌弃他父亲地主的身份,只得作罢。

  好在村长人好,分了他一个生产后勤队的队长当着,把老头乐的够呛。其实,这生产后勤队就他一个人,说白了就是给村儿里看仓库的。

  倔老头儿最热心,谁家有点儿大事小情总少不了他,说难听点,就是爱管闲事。

  听说翻出骨头来的时候,老头儿一拍大腿,这不当年那个姑娘嘛。当时这事儿可闹得不小,男方的母亲没少当街指桑骂槐说那女孩晦气。

  哎呦,这骨头老这么撂着也不行啊。

  老头都不带合计的,二话不说就去找男方。虽然没过门,但也算你们家人了不是,你得管管呀。

  那人一听老头提这茬,立马翻了脸,拿着扫帚撵老头。

  看@,正:2版章节)/上酷匠v网●

  老头没辙,只得找他五个儿子说说。

  可从老大到老五,每一个都是笑眯眯的请老头吃了顿饭,然后只字不提。

  老头气的直骂街,我又不是去讨饭吃的!

  没办法,老头只能拿了个盆儿,将骨头好好装好,另选了个地方,埋了起来。

  死者为大,老头儿还磕了个头,叫她不要怪罪那些孩子。

  可怪事儿接连发生了。老大在部队里得罪了上级,进了监狱;老二的公司赔了,倾家荡产,欠下一屁股外债,这辈子都还不清了;老三出了车祸,高位截瘫,这辈子站不起来了;老四,在工地被一根钢筋穿胸而过,半身不遂,只能靠药挺着;而老五,最奇怪,别人家的地种什么长什么,到他这里颗粒无收,就是隔着一两步路,收成差到了天上去。

  村儿里的人幸灾乐祸,都说这是报应,不知道这五个人知道会是这样的下场,还会不会一笑置之。

  最可怜的还是这五个孩子的父亲了,一夜之间,由一个人人羡慕的典范,变成了生活困顿苦厄的反面教材。他不仅帮老二还饥荒,照顾老三老四,还要接济老五,最终不到一年,他就劳累致死。

  所以说,千万要对死人保持敬畏之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