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陈、小郑、小梁都是医院里的保安。

  这天下午,廖院长把他们叫到办公室,说有紧急任务要交给他们。

  廖院长坐在巨大的红木办公桌后面,面色凝重,对三名保安道:“这两天两夜,你们就熬着点,必须确保501病房3号床病人家属的安全!我不要再听到任何对我院不利的传闻。”

  原来,501病房3号床前几天新来了一个年轻人,姓李,28岁,是一名大货车司机,又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因为车祸入院,经过10多小时的抢救,医生们一致认为小李已经是植物人,康复的机会很微弱。一听到这一噩耗,小李年过六旬的老父老妈,还有已经怀孕八个月的老婆哭声震天。一连几天,这嚎哭声就没停过,连医生护士都不忍心再看,这也难怪——小李是这家人的经济顶樑柱,现在全身插满管子,下肢嵌着不锈钢钉子,不醒人事;妻子挺着锣鼓一样大的肚子,已经很久没有工作;老父没有退休金;老妈也没有退休金,平日里捡破烂帮补家用。几十万的医药费,令这个本来就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问遍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凑不出这个数……老妈一时想不开,哭着哭着,就推开病房的窗子从16楼跳下去,当场死亡。

  整个医院闹得沸沸扬扬,因此,廖院长只好吩咐三个保安轮流看紧剩下的两位病人家属,以免再多一人想不开跳楼。廖院长说道:“这两天,就辛苦你们啦,——我会关照会计部,加班费按最高标准算。”

  ……

  保安工作本来就十分无聊;通宵达旦地盯住两个人,更让人难受。虽说是三个人轮流当值,可连续几个小时守在病房里,不能走动、抽烟、睡觉,闷都闷死了。

  到了晚上12点,小陈看守满2小时,于是用对讲机喊小郑过来接班。

  小陈出了病房,没有立即回宿舍睡觉,他需要到外面抽口烟,于是走到医院旁边的工地上。这片工地计划用来建住院部大楼,尚未动工,所以堆满碎石砖头,长满了杂草。到了深夜,这里就是荧火虫的世界,也不失为抽烟的好地方。

  正叼着香烟来回踱步,却见到不远处有个婆婆在捡垃圾,背上伏着麻布袋,走路一腐一拐。小陈很好奇于是走上前问:“婆婆,都12点多了,你老人家怎么在这个时候忙活啊?”

  婆婆叹道:“我儿子急着用钱做手术,我是没法子。”

  唉,真是可怜。小陈心一软,于是回去宿舍拿了几个空酒瓶和易拉罐给婆婆。婆婆说声谢谢,便转身离去。小陈觉得她有点眼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正想回去睡觉,对讲机响了,他听到小梁说:“所有人立即到负一层的太平间!有新情况!”小陈一怔,立马赶过去。

  小郑、小梁站在太平间门口,还有两个仵作,老崔和老谢也在。小陈问:“发生什么事?”

  “白天自杀那老婆婆的尸体不见了!”

  最先发现尸体失踪的是老谢。太平间的大门一般情况下是紧闭着的,十分钟之前,老谢见到门竟然是半掩的,感觉不对劲,于是进去一瞧——不锈钢棺材盖开着,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三更半夜的,就是家属来领尸体,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连招呼都不打就领走啊。尸体到底在什么地方?

  I更#新最F快上k酷匠网

  五个人简单一商量,决定暂时不通知院长,先发散人手在每个角落找一找,反正现在才深夜1点多。

  ……

  一直折腾到快五点,天都快亮了,尸体还是没找着。五个人都苦着脸。再过几小时院长就回来上班,这事捅到院长那里去,饭碗还保不保?死者家属那边又如何交待?

  正急得团团转,却听到小郑在对讲机里喊:“婆婆的尸体找到了!”他的声音里明显带有一些惊惶。

  大家急忙赶往太平间。一看,婆婆的尸体不知什么时候又躺到不锈钢棺材里,表情平静,只是手里多了一只鼓鼓的麻布袋。

  小陈一见到婆婆,忍不住惊叫起来,这不是几小时以前在工地捡垃圾的婆婆吗?难怪,当时看她就觉得很脸熟,原来是这些天在503房见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