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贵州省偏远山区的大多地方交通交通不便,道路崎岖,车辆根本无法通过,大多数人纷纷谏言,政府同意了修著路径。但是苗族大多长眠地下的先人不免要被打扰了。

  这可没人干了,缺德不说,而且晦气,这令那些有钱买车的人犯了难,就此时众人举荐村里的木匠,王鹏,他是出了名的王大胆!个人的信誉更不可比拟,但也不乏遗憾,家中有一儿一女,外人看来是幸福的,但女孩儿是个哑巴姑娘!但做父亲的也不怨谁,一家人过的倒也不比别人家差。

  于是大伙跟着王鹏去挪坟地,刚开始看到的白骨森森令人不经发怵,汗毛竖起的感觉,到后来的谨慎和细微,边说边烧纸钱念叨为了子孙后代,望先人见谅!看着遍地的坟茔,都太过荒凉,鸟儿哀怨的啼叫,似乎留恋不舍这座山间美好。他们大多都待到下午时分去做,避免先人见光,几次下来都比较熟稔了,更多是信服这个带头大哥,在做事从不让他们吃亏的。

  这日下午,他们来到一处坟茔,做完其它事,正待动手开工,一阵阴风袭入后背,传来悉悉锉蹉的声响,他们并不以为意,便又要挖去,这时貌似坟地传来的声音,说道:“请你们不要挖走我,我是一个医生,尚且还在救人,”大家都楞楞的呆住了。

  半晌,王鹏还不信似的,问道:“你们听到什么了吗?”

  大伙不语,纷纷点头。

  王鹏努力克制自己颤巍声道:“我们为何信服你啊!”

  那声音又传来:“你家是不是有个哑巴姑娘不会说话啊!现在你只要取我坟前一掊土便可让你女儿说话了,信与不信全在你,只是若你女儿好了不可再挖我走了!”

  众人一把打过王鹏,他眼珠一转,说道:“好!”便将喝茶的水杯盛装坟头的泥土,大伙随之幸幸下了半山腰去,坟地传来一声悠长叹息声。

  回到家王鹏叫来女儿,让她喝下用土和的泥水,妻子看了看丈夫摇摇头不言语。

  山里人大多伴随鸡鸣而起,王鹏早早背着牛篮框割草去了,妻子也起了喂食家畜后,为一家子做饭,天大亮,王鹏也回了,只是妻子向往长样去叫儿女,帮半岁大儿子穿衣服,不想听到,“阿妈!”妻子以为是儿子说话了开心不以,却又道:“阿妈!”看去却是女儿,妻子不知该喜该悲了,不住流泪。“阿爹!”妻子头转向门外,跑到王鹏怀里抽泣,孩他爸娃会说话了,王鹏应声着,嗯,想想以前花了多少钱也没治好,没想到……王鹏似乎想起什么便身上的东西也没放就跑了。

  一辆牛车运来满满当当的冥币,坟地前一人低头烧着纸钱,不用想是他!越来越多的人前来烧纸,苛求身上的灾病减去,真的非常灵验,直至今日,去的人说都快看见棺材皮了,但依旧人多的不盛数。

  @最M新@e章节`g上D酷@匠H@网|‘

  老人恍然想起很多年前外地的一个医生救人无数,只是突然因那年灾病年而长辞于世,现在恍然都懂了,死了依旧担忧那些在苦病中挣扎的人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色的天空说:

《我的修真世界》http://www.kujiang.com/m/book/7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