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等一下……共鸣?会知道对方想法……

  此时修·爱丽斯察觉某种可能性而惊慌失措。

  “昊天!该不会你也知道我脑中……”

  “呵呵呵。”

  “呀!还我!现在立刻把我的血还我!不然就给我吐出来!全部吐出来!”

  “开玩笑的。吸血者是我,既然你体内没有混入我的血,我就看不出你的想法。”

  昊天笑着放开支撑修·爱丽斯的手。修·爱丽斯在瞬间一晃但立刻站好,感官知觉也回复原状。

  可是……

  不会吧……她在昊天的里面,她知道自己还在里面。

  修·爱丽斯惊愕地伫立原地。

  “哎呀,请别那么惊讶。共鸣现象只有一时,这种感觉很快就会消失了。”

  昊天为了让修·爱丽斯安心而说着。

  这时候,修·爱丽斯终于发现昊天的状况改变了。

  认真地看着他。她顿时了解。昊天全身充满了精气,漆黑的瞳孔显示他已重新获得力量,举手投足都充满了自信。

  昊天也察觉修·爱丽斯注意到的情况。他露出微笑向她致意:“谢谢你。”

  “我由衷地感谢,修·爱丽斯,我欠你一笔很大的人情。”

  修·爱丽斯比谁都清楚了解,他的话毫不虚假。

  真开心。她不禁笑逐颜开。

  但是现在要高兴还太早。

  “然后呢?”

  “是的,我要去带回弟弟。”

  他肯定地回应,坚定的决心透过共鸣作用也直接传达给修·爱丽斯。自己的感觉没有错,平常总爱说别扭话的昊天,他的内心是如此澄澈。

  “让我……跟你去。”

  修·爱丽斯回头。比平常还快。昊天在对方出声前就察觉,修·爱丽斯也因此知道对方是谁。

  “游月……”

  “拜托。”游月拖着受伤的身体进入餐馆,向昊天与修·爱丽斯低头请求。

  “你伤成那样太勉强了,再说你的同伴已经……”

  “我知道!可是……即使如此他们还是我的同伴,如果不守着他们……直到最后”

  美丽的脸庞扭曲。

  昊天不为所动,但修·爱丽斯察觉他心中浓厚的怜悯与同情。对失去重要亲友的感同身受。昊天抱着这股情感,却面色不改地拒绝游月的恳求。他在平常那别扭的态度下,究竟都抱着什么想法呢?修·爱丽斯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想像。

  这时又出现另一人,是表情凶恶的布鲁斯修。他右手挂着冲锋枪,护着骨折的左臂走过来,坚定的脚步显示他的战意仍旧健在。

  他环视餐馆中所有的人。“布鲁特·杰克。”

  他对修·爱丽斯被吸血时一声不吭的阴柔男子喊道:“钥匙拿来。”

  “等等,凯奇仔,你打算带着那些伤追击吗?”

  “不是我,是要给那女人。”布鲁斯修的话让所有人感到惊讶。

  “凯奇仔……可以吗?”

  “从刚才的对话判断,那女人还没感染吧?既然如此,她就交给负责协商的协调员。”

  “我?是要我一起去吗?”修·爱丽斯盯着布鲁斯修确认。他只在瞬间与她目光交错,之后便看向其他地方。

  “修·爱丽斯,拜托你。”游月央求。

  修·爱丽斯交互看着游月与布鲁斯修。修·爱丽斯是协调员,刚才还是初次站在对吸血鬼战的现场,也不沈奇接受任何战斗训练。

  可是,站在她后方昊天的存在感,让修·爱丽斯跨越这道隐约的犹豫。

  “我知道了。”她回答后,从布鲁特·杰克手上接过钥匙。

  布鲁斯修也将冲锋枪递给游月。

  “我现在还不打算向你谢罪,所有的事等有了结果再说。”

  游月瞬间亮起锐利的眼光,接着默默接下冲锋枪,拉起瞠掣装填子弹。

  接着,布鲁斯修站到昊天面前。“你是……“邪刃”吧?”

  昊天耸耸肩,不予回答,不过比起任何解释,右手光滑的刀刃正是主人身分的铁证。

  “我知道拜托你这种事情很没道理……但是……”

  至此布鲁斯修咬唇沉默,昊天则等着他说完。感受到他心中的决意。“幼稚。”

  修·爱丽斯往昊天的脚尖踩下。

  昊天抗议地看向修·爱丽斯,开口说:“身为希望迁移到自由区的一分子,我无法忍受那些作乱分子。”

  p酷“匠网j正☆版x‘首n^发

  他的低语并没有特定的对象。布鲁斯修默默地垂着头。

  “很好,话都说完了吧?之后的事就交给我们,昊天,突击啰!”修·爱丽斯说道。

  昊天笑着亮出獠牙:“好!”

  慕天简直气炸了。

  这在他来说是极其少见的情况。基本上他的怒气不会持续多久。真心发怒的时候虽然不少,但平常慕天总在下一瞬间便轻易地忘记而绽颜微笑。

  无论受到多么严重的惩罚,或是遭到多么无理的对待他都是如此。

  但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人生气时就有些不同,这时他会生气很久。

  当别人生气时就跟那个人一起生气,若别人无法生气,就代替那个人生气。不停地生气直到那个人重现笑容,当笑容重现时再与那个人一起欢笑。虽说是无意识的行为,而这就是慕天的风格。

  然而现在,慕天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太过愤怒以致于气疯了。

  而且,就算不告诉任何人谁都会明白,他的愤怒将永远持续。即使变淡也无法消除。

  薰儿变成了“噬魂的血统”。

  难民遭到杀害。

  慕天不是傻瓜。他听到哥哥与修·爱丽斯的对话,虽仍有不解,但也理解了不少事。

  变成“噬魂的血统”,就再也无法回复原本的样子。

  慕天还记得。

  射出纸飞机时,薰儿露出的欢欣脸庞。

  最初对他们怯缩与厌恶的难民们,有着单纯朴实的和煦容颜。

  严格却又随和,样子令人畏惧的游月,举止却很温柔。

  然后。

  只因一句话就变成人偶的薰儿,摇摇晃晃地噬咬。

  由纯朴人群构成的人间炼狱,在食材仓库中扩散。

  撕裂胸口的……游月的悲叹。

  愤怒让他眼前一暗,血管仿佛随时都会破裂一般。能不为这种事感到愤怒吗!能原谅这种过分的事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