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的加入使战场再度陷入寂静。

  首先要掌握现况。

  情况是“噬魂的血统”造成的初次污染,感染个体十二名,其中三名已于接触时斩杀,剩余九名因视觉侵攻而受感染源所支配。

  镇压部队死亡零,负伤七名,其中六名已无法行动,剩下一名重伤就战力而言也派不上用场。排除后援,现在有能力参战者,包括负伤的布鲁斯修在内仅有五名。

  修·爱丽斯平安无事。她在这种场合虽是最无力的存在,但运气倒是不错,总算能稍微安心。也看到了游月的身影,由于想到同伴的命运而陷入惊慌状态,这也无可奈何。虽然同情她但无法作为战力之一。

  至于屋檐上。

  感染源“噬魂的血统”手叉着腰,仿佛评价般俯视昊天。

  记得他的名字是……沈奇。

  “你还是做了。”昊天带着惋惜的语气说道。

  “做了又怎样。”

  沈奇不为所动地回应,还带着些许揶揄。但是他的眼睛透露出认真的光芒,那是一双正在评估自己实力的眼神。说起来,认出自己是“血杀”的就是这个男人,也就是说他知道自由港时期发生的事。

  “你……怎么来这里的!?你对我留在那里的部下做了什么!”布鲁斯修怒吼。

  昊天瞥了他一眼,回答说:“我让他们睡了。不用担心,他们这时应该已经醒来了。”

  “怎么可能!你难道想告诉我你无视于眼罩对他们施加了催眠吗!?再说,你又是怎么解开那个封印。”

  “因为有人帮忙嘛。”

  回答他的不是昊天,而是从餐馆露脸的布鲁特·杰克,他态度轻浮地对吃惊的布鲁斯修挥手。

  “布鲁特·杰克……你这家伙究竟……”

  “结束之后再说,现在不是谈这种事的时候嘛!”

  回话后又将头缩回餐馆与中庭的出入口,看来他一点都不打算踏人中庭。

  “昊天!”

  这次换修·爱丽斯出声:

  “慕天不在这里,该不会被他们……”

  “我知道,目前还不要紧。”

  不用说,他自然已察觉慕天不在现场。他在冲到这里的同时便已最优先确认完毕。

  然而他一定在这附近。昊天察觉弟弟的气息就在左右,只是由于吸血鬼过度集中在同一处,使他无法掌握正确的地点。

  离复原果然还有一段距离……

  实在是非常严苛的状态。

  不过这早已不是第一次,而自己也不打算在这里结束。

  昊天握紧银质唐刀。接着对沈奇问道:“你把我的弟弟怎么了?”

  “放心吧,我没对他出手。”

  “他现在在哪里?”

  “有本事就自己来问吧!”

  沈奇的双眼怪异地一闪。随后,一阵晕眩般的狭窄视野向昊天直扑而来,让他顿时失去了平衡。是视觉侵攻。

  昊天咬牙镇定,暂时分割遭受入侵的五感知觉,将意识在体内集中,让精神配合血液的流动与脉搏的律动,确保自我意识。在稳固了内在精神之后再转向外部感官。当昊天的视觉回复时已经单膝跪地。

  他不禁咋舌,居然这么轻易就被入侵了。

  稍后才回复的听觉捕捉到。

  “昊天!”

  是修·爱丽斯的呼唤声。在她眼中,昊天应该就像贫血一般摇摇晃晃吧?

  “搞什么啊,喂?你该不会都还没开打就快死了吧?”

  对他施技的沈奇也一脸惊奇,瞬间的侵袭让他得知了昊天目前的状况。

  即便没能侵袭至更深层,仍达到了能够操作肢体反射动作的程度。虽说仅有片刻,但是沈奇若有意还是能让昊天砍自己一刀。并未这么做的原因是他对昊天仍有戒心。

  “真让我失望,你该不会真的掉进海里了吧?”

  昊天并未回答。沈奇当作那是肯定,装模作样地仰头看着天空。

  “打击真大!经过那件事你还能活下来真让我惊讶……不过,“血杀”看来已经有名无实了啊?”

  昊天保持沉默不搭理沈奇说的话,不过这些无心的话语却让布鲁斯修有了反应。

  “血杀?”

  G◇酷!-匠¤@网:首发?s

  他看向昊天,然后凝视他手上的古式唐刀,仿佛就要跳起来似地一脸惊愕。

  “银制古式唐刀……难道是“邪刃”?你是那位“邪刃”吗!?!?”

  代理队长的惊愕在短时间内散播至所有队员之间。

  不只他们,昊天也非常清晰地感受到修·爱丽斯在背后倒吸一口气的举动。提到“血杀”时她没有察觉,但她似乎知道自己的另一个称号。

  。哎。

  昊天在心中叹气。

  他以为十年的时间对人类来说已不算短……但自己的恶名看来仍未因时间消逝。昊天的视线落在自己的爱刀。也就是他第二个称号由来的银制古式唐刀上。

  这也是昊天背负的过去之一。

  “不愧是圣战的英雄,很快就被人类接受了。”

  “嘴皮子耍够了吧,我弟弟在哪里?”

  “哼……原想拿他当人质,不过看你这副德行应该没必要了。”

  沈奇说着,踹开脚下屋檐的瓦片,碎片成放射状飞散。接着有东西从屋顶的大洞中眺出,落脚在沈奇的身旁。

  眺出来的是全身沾满血渍的薰儿,一双空虚的眼神明显表示她还在沈奇的支配之下。

  还有另一人被薰儿抱在两臂间,正动来动去地挣扎。

  “慕天!”

  慕天的手臂被反锁在背后,嘴巴也咬着嚼口而无法出声,没受到束缚的头与脚虽然拼命甩动,但是在他听见修·爱丽斯的声音之后便乍然停下了动作。

  “嗯嗯。!”

  他朝下看着中庭的情景,发出模糊的声音。

  “来吧!感动的相逢。”

  沈奇转头朝慕天与薰儿瞄了一眼,然后再度将视线转回昊天。

  但此时昊天的身影已不在中庭,只剩下失去主人的帽子在半空飘荡。

  眼前。

  瞬间拉近距离的昊天挥出一记横斩。月光的沐浴下,邪刃闪耀着清润的光辉。

  沈奇的表情冻结。他闪不过,只得全力转身。但就在动作完成前,他的左臂已飞上夜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