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月应着:“是吗?”高兴地微笑,又说:

  “看起来像但其实不是。那孩子的双亲在我当佣兵的时期曾经帮助我,是即使知道我的真实身分态度还是不变的怪人,我受了他们许多照顾。后来他们在爱女罹患重病时将她带到我身边对我说:“这孩子就拜托你了。””

  “那么……?”修·爱丽斯想说什么。

  “是啊,是我转化那孩子的,她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血族。话说回来,转化对这孩子到底是好是坏……”

  游月将两肘顶在圆桌上缩着肩。黑发整理成一束从肩膀流泄而下。如此看来,她虽身为吸血鬼,却也仍是一名女性。

  “薰儿会不会幸福,应该要看从今以后的发展。”修·爱丽斯说道。

  “嗯,我也这么想。”游月虽然这么说,但看她的态度还是后悔的成分比较多。虽然救了她,但将她变成吸血鬼的罪恶意识仍挥之不去。

  修·爱丽斯想到这一点,刻意以开朗的口吻说道:“就是说呀!在自由区生活,养育孩子是很辛苦的。”

  “养…养育孩子!?”游月一时被什么卡住了。

  “是呀,就算吸血鬼再怎么不会成长,既然要加入人类社会的生活,教育就绝对不可或缺。这么说来能教育薰儿的除了游月之外就没有别人了吧?你现在是名副其实的监护人喔!”修·爱丽斯说道。

  “可、可是我……从来不曾养育小孩……”游月惊讶地睁大眼睛。

  修·爱丽斯高兴地拉开噘嘴——“我觉得你很适合当母亲喔!”

  “我当……母亲……”游月风姿凛凛的美貌晕起绯红,木愣地低喃。

  然后在修·爱丽斯的观望下,慢慢绽颜而笑。

  “对,也对。与薰儿两个人……如果是在那里,说不定还有这种生存方式。”说着,她的视线穿过面对马路的窗户远射出去。自由区就在那个方向,而太阳也差不多即将下沉。道路上以人工照明装饰布置,与白天不同的另一张面孔开始显露。

  这时,游月的表情蒙上阴影。

  修·爱丽斯察觉——“怎么了吗?”

  “人类的气息从道路上消失了。”

  “啊啊……”

  说得也是。曾几何时,从窗边传进来的纷扰声都消失了。虽说日落西山,但这里是中华街,理应因为前来享受中华料理的人群而热闹起来才对。

  修·爱丽斯怀疑地思考,并站起身确认外头的状况,游月则压抑情绪侦测外面的气息。但修·爱丽斯还未靠近窗户游月就已经脸色大变,还猛地撞上椅子。

  “难道——?”

  随后一道闪光射进来。

  一道压过斜阳的强光忽然自映射着夕阳的窗口射入。修·爱丽斯记得这个类似探照灯的光。

  “日照明灯!?!?”游月咋舌开始动作,一举冲至楼梯并抓住扶手。

  “等等!游月!”

  当修·爱丽斯喊叫时,游月的乌黑长发已经从楼梯口消失了。接着传来一阵阵间不容发的爆炸声与枪响,还有无数哀嚎,他们一定是踹破正门冲进来了。

  仿佛心脏冻结。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是镇压部队的袭击!

  “那些家伙!”

  ——难得……难得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修·爱丽斯抓抓头发,愤怒使她眼前不禁一暗。她真的对镇压部队产生杀意了!

  可是上司罗唆的忠告——平时听来像挖苦——此时却出现劝阻着修·爱丽斯将爆发的情绪。

  若是会怨恨,就无法担任协调员一职——上司这么说。

  “可恶!”修·爱丽斯咽下怒气与牢骚,追在游月的后头。

  一定有不寻常的理由!

  镇压部队这次采取的一连串行动明显过当。应该有什么理由,直到明白这个理由之前,她绝对不允许这种无法无天的行动。

  修·爱丽斯冲向楼梯,强烈的臭气陡地直扑而来,是大蒜的气味。吸血鬼中不擅应付这种味道的血统很多,气味压抑在使人类不舒服的程度下,却能使吸血鬼陷入无法行动的状态。

  她畏缩片刻后跳下楼梯,发现一楼餐厅充斥黄褐色的大蒜瓦斯,其中有几个行动机敏的人影正低着身子互相掩护,利索地前进。手上的冲锋枪时有红光一闪划开气体。

  K最新章?节z◎上T!酷?匠d网

  是镇压部队,日照明灯照亮不到一分钟,他们已将一楼完全压制住。队员们正走向通往中庭的门,遭到攻击的吸血鬼们个个愈逃愈里面。

  “住……!”修·爱丽斯想大吼却吸进瓦斯,鼻头猛地一缩。即便瓦斯对人体无害,胃还是翻起呕吐感。

  她干咳不已,听见这个声音,镇压部队的一名队员对她举枪。虽然最后没有开枪,但她却为了避开而踩空了楼梯,直接摔了下去。

  跌到一楼地板的修·爱丽斯因疼痛而闭上眼睛,忍住哀叫声。

  “怎么了?”

  “是那个协调员。”

  她听见对话。闷浊的声音是由于配戴了防毒面具,一名队员上前询问她是否受伤。

  修·爱丽斯微睁开眼。

  黄褐色的视野映出穿着战斗服的镇压部队队员,但她的目光却落在横躺一旁的女性。

  修·爱丽斯看过她。她是难民之一,看到修·爱丽斯将报纸割成正方形就帮忙买回色纸。修·爱丽斯记得她知道自己是“集团”员工时那张敌视的脸庞,但听到修·爱丽斯要为薰儿摺纸,便松了口气地柔和起来。

  如今她的眼神空洞地对着天花板,胸口正中央有一道残酷的枪伤。修·爱丽斯不自觉地伸手碰触,她当场灰飞烟灭。

  她的脑中有个东西引爆了。

  修·爱丽斯挥开队员伸过来的手,全力跳起来,摔倒的疼痛全都扔到一边。趁队员因为预料之外的反应而困惑的空隙,拨开想抓住她的手冲向中庭。

  外头瓦斯变得稀薄,清新的空气进入肺里,但吸进的空气却掺杂着闻不惯的焦味。

  中庭的菜园遭到军靴不断踩踏蹂躏。

  灰泥墙上斜斜爬了一串枪孔,土壤与蔬菜都沾上血迹,到处是无主的衣物,四周环墙的中庭交错着咒骂、怒吼、哀嚎与枪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