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已经得到布鲁斯修的允许。对于监察部为什么要来,他们与代理队长抱持相同的疑问,但最后还是匆匆走出房间。

  “好——了。”布鲁特·杰克狡诈地笑着,来到遭到拘束的昊天面前。

  昊天低着头,凶狠的眼神往上瞪着打扰他的人。

  先不论是否催眠,那道目光杀气腾腾,光是被瞪就像要被杀掉似的。然而布鲁特·杰克并未配戴守卫递给他的眼罩,只是“呼”地吐出轻声叹息。

  布鲁特·杰克将硬铝合金箱放在地上。

  然后,他缓缓地双手合掌。

  “对不——起!昊天!歹势歹势!真歹势!布鲁特·杰克用力反省中!各种突如其来无法预料的情况重叠在一起——我已经好几天没睡了,皮肤粗糙也让我好烦恼!”

  他吐舌装可爱。

  昊天的眼神更加凶恶,似乎在下一刻就会如火舌喷发一般地猛烈增长。

  布鲁特·杰克一抽一抽地僵着廉价的笑脸:“昊天生气了吗?”

  “杀。”

  “好危险呢!虽然出了点差错,不过,我跟昊天是朋友吧?”

  “我对天发誓我要杀了你……”

  “吸血鬼竟然对神发誓,昊天真会说笑!”布鲁特·杰克用合十的双手磨蹭着脸颊,脸上僵硬的笑容不改其色。看来对方似乎怒气冲冲,要是松懈下来真的会被杀。

  “唉,听我说一下嘛!昊天交代我安排旅行的时候,什么事都还没发生!只是当JP国出现通报时为时已晚……!因为昊天没有手机嘛,所以就联络不上啦!我并不是说这是昊天的错哦!即使如此,我还是努力用尽一切办法了!”

  布鲁特·杰克彻底卑躬屈膝。虽说这次见面已相隔十年,但这段短短的岁月里吸血鬼不会有精神上的成长,他已有应对的经验。

  这次离开次空间来到自由区的旅程,是由布鲁特·杰克安排的。

  两人在十年前的自由港认识。当时布鲁特·杰克位于黑暗社会的最底层,靠经营中介与情报买卖维生,虽是被迫卷入,但也与昊天共同参与了那一场圣战。也就是说他们是过去的战友,而这次再度会面实在是惨不忍睹。

  “你安排的船上有“断绝血统”的难民的理由是什么?”

  “碰巧的偶然。”

  “这艘船遭到你所属的“集团”奇袭的理由是什么?”

  “不幸的偶然。”

  “一连串的骚动都与“噬魂的血统”相关的理由是什么?”

  “难以置信的偶然。”

  昊天无力地叹气:“果然还是只能杀了你。”

  “NO!NO!昊天,性急则吃亏,欲速则不达,出门旅行要抛开羞耻之心!”

  “就让我教教你,自古流传在E国黑暗社会中的至极绝对杀人法。”

  “又…又是气势惊人偏偏却乱七八糟的名称呐——呃,不对,真的拜托你啦!昊天,就是这么回事!好吗?好吗?”

  布鲁特·杰克甚至下跪磕头,点头如捣蒜地道歉。这副卑屈的笑脸实在还挺适合他的。

  昊天仍旧摆出愤怒的表情,但已经回复平静。

  凶恶的目光不变——

  “可以立刻让我出去吧?”

  “会有办法的。”

  “月亮呢?”

  “还没有。但是离月亮出现已没剩下多少时间。”

  昊天点头。

  然后——

  “交代你的东西呢?”

  布鲁特·杰克得意地笑着。他将地上的硬铝合金箱放倒,键入密码打开了锁。

  细长方形的箱子里铺着酒红色的布,上面放着一把收在刀鞘中的古式唐刀。就如离开次空间时昊天对孤狼说的一般——他的爱刀已透过其他通路运送过来。

  “拜托你了,我们的年轻人已经先一步过去,但感觉很危险。”

  “是刚才的男人吗?”

  “正义感强烈是很好,却不太懂得变通。神父还要我多照顾他,不过我怎么说也是身为狙击部队出身的监察部成员嘛!”

  装着神父的模样——布鲁特·杰克一手抱胸,一手食指点着脸颊说。

  布鲁特·杰克无心的话语让昊天吊起了眉毛。

  “神父?他在自由区吗?”

  “目前不在。也不必隐瞒了,神父就是镇压部队的队长。而且不只是他,韩振先生与苍穹先生也在自由区。”布鲁特·杰克以恶作剧般的口吻告诉他。

  昊天嘴一瘪,露出复杂的表情:“其他人应该也在吧?譬如哈迪斯家族或哈迪斯家族,还是哈迪斯家族……”

  “自由港时期的老面孔几乎都到齐了吧?”昊天像是回忆着什么说道。

  “看来我来错地方了。”昊天气馁地露出一脸苦涩。

  但,他顿时绷紧脸庞,漆黑瞳孔一亮。

  周遭的空间悚然扭曲。布鲁特·杰克匆匆退后。接着,被收纳在金属箱子里的古式唐刀浮到半空中。这是意念力场。

  轻盈地飘浮在空中的刀,在下一瞬间飞向昊天。清亮的声音响起,刀刃随之出鞘——才如此想着,刀刃已绘出银白轨迹再度入鞘。绑缚昊天手脚的绳子——编入银制纤维的绳子顿时断裂掉落地面。

  他站起身,古式唐刀仿佛拥有意志,夸张地舞动着前往主人身边。昊天伸出右手握住刀。锵——刀刃高鸣。

  **最新章节`b上》酷T,匠#-网=

  布鲁特·杰克感慨良深地颔首:“你还是比较适合这个样子。”

  “我想说的话还很多,但情况分秒必争,首先得和过去的亡灵做个了断!”昊天以低沉而气势凛凛,威严十足的声音说着。

  “没错。”布鲁特·杰克无畏地笑着:“我来带路,然后……欢迎回来,超级大师——“邪刃”。”

  乌龙茶,冷了。修·爱丽斯盯着热气消逝的茶壶,歪着头叹息。“……奇怪呐!慕天做什么去了?”

  “应该是跟薰儿一起玩吧?那孩子一投入一件事,就会忘了吩咐过她的话。”游月眯起眼睛遥望中庭。光是看到她的举动,就能了解她有多么疼爱薰儿。

  “可能不太礼貌……她是……你的孩子吗?”修·爱丽斯问道。

  “看起来像吗?”

  “有一点。”修·爱丽斯有所顾虑仍老实地陈述自己的想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