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月盯着她耀眼的脸庞:“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什…什么问题?”修·爱丽斯说道。

  “为什么要跟着我们。”游月直接的问道。

  直截了当的问题让修·爱丽斯“啊”地一声,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也没什么特殊用意……只是想照料你们到最后,因为我好歹也是个协调员……虽然还不够成熟就是了。”

  “即使我们可能是“噬魂的血统”?”游月再度询问。

  修·爱丽斯站在原地,犹疑了一会儿。

  “唉,算了。”游月坐回椅子。

  “我也一样,除了“集团”之外无处可去……因为我是孤儿。”修·爱丽斯说道。

  游月惊愕地睁大眼,修·爱丽斯则双手摆在膝上,忸忸怩怩地继续说:“任谁被舍弃,我都不喜欢。”

  对话就此中断。

  总觉得有点刻意——修·爱丽斯自顾自地想着。这下子就变成同为天涯沦落人之孤儿的集会了。这不就像是为了博取同情而刻意这么说的感觉吗?

  即使不是戏言,但时机实在太巧,或许会让人无法相信。修·爱丽斯不安地窥探游月的反应。

  游月沉默地低着头,肩膀发颤。她正在笑。

  “游月?你可能会觉得我是故意说这种话,但这都是真的哦?其实,在自由区里无依无靠的人并不少见——”修·爱丽斯一辩解,游月笑得更加厉害,当她终于拾起脸时,眼角已经溢泪。

  “呵呵呵……协调员都像你这样吗?”她一副仍旧笑个不停地问着。

  修·爱丽斯有点火了——

  “像我这样——是指怎样?”修·爱丽斯反问。游月没有回答,反而再度笑开——这次还笑出声来。

  她笑得差不多了之后再度开口:“我决定了。你——叫修·爱丽斯吧?可以经由你居中协调跟“集团”沟通吗?”

  “这……这是说!”修·爱丽斯不禁拉高音量。游月点点头,平复大笑的心情后,挺直背脊端正坐姿说道:

  “我们要投靠“集团”,请慎重考虑让我们进入自由区一事。若能给予我们生存的空间,我会接受任何条件,遵守任何命令。请千万……千万不要舍弃我们。”游月说着,深深低头恳求。

  “好。”修·爱丽斯的心头一热。用力地点了头。

  中庭是个菜园。

  园子里种着蔬果,还有少许酢浆草与油菜花。所有的蔬菜都已经野生化,有的还繁衍到翻过餐厅外墙或延伸到遥远的走道那头。

  在公园看到的花圃虽也不错,但慕天更喜欢这里。这种庭院才能尽情玩耍。

  “薰儿——?”

  慕天在视野不良的中庭东寻西找,可是到处都找不着追着纸飞机跑出来的少女。

  “该不会飞到外面去了吧?”

  他搔搔紫发,打算去外头找,这时他突然听见微弱的声音,因而停下脚步。

  声音从相隔一段距离的食材仓库传出,那间仓库就位于通往内院狭窄走廊的深处。

  “薰儿?”

  慕天走到深陷在墙壁间的走廊前方。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走廊里面一片昏暗。

  但他晓得里面有个娇小的人影正蹒跚地走着,人影将慕天的纸飞机珍惜地抱在胸口。

  “啊,薰儿!太好了,找到纸飞机——”慕天的话讲到一半便中断。

  薰儿的样子好奇怪。她的脚步虚浮,眼神空洞,就像暍醉时的孤狼——慕天心想。可是当时让他觉得奇怪的动作,如今仍使他的胸口一阵骚动,这种动作与总是精神饱满,兴奋地跑来跑去的薰儿一点也不搭调。

  薰儿几乎随时都会倒地似的,摇晃着走向中庭,空虚的目光与慕天视线相交。

  “慕天……哥哥……”

  她开心地笑着。热鼓鼓的脸颊,松弛的嘴唇,嘴角还流着唾液。

  薰儿在慕天跟前仿佛失去平衡般身子一软,慕天赶紧伸手抱住薰儿。

  比自己还要年幼的少女倒在身上。

  她的领口染上赤红的污垢。

  细小的颈子上有一道新添的伤痕。

  是咬痕。

  “薰儿?你……”慕天感到混乱。

  薰儿突然抓住慕天的胸口,那是旁人难以想像的力道,薰儿贴过去仰头看着慕天,小嘴用力张大。

  在紫红色的斜阳映照下,细小的獠牙反射出浑浊的光芒。

  “住手。”走廊深处传来一道声音,让薰儿乍然停住动作,同时失去表情宛如人偶。

  “薰儿还真是个贪吃鬼。真令人惶恐,那家伙似乎把你的血当作是点心的替代品了。”

  来者是沈奇。

  他站在走廊的阴影下,双眼熠熠生辉。

  “小朋友,你还真受欢迎。你哥哥也是,真令人羡慕。”沈奇对慕天说着,而慕天的身体就像麻痹一样无法动弹,脑子里也是一片迷雾。他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事,他只是跟着薰儿过来,接下来就要回修·爱丽斯身边喝茶……

  “别不知所措嘛!不用担心,薰儿是同伴,我不会“再”杀她,已经没必要这么做了。”

  他自言自语地朝慕天靠近,慕天则抱着动也不动的薰儿缓缓后退。夕阳将沈奇的身影染成仿佛红茶般的透红,唯有胸口的颜色不太一样,有一片大幅的污渍。

  H更新最快上酷s匠网%|

  是血渍,颜色与薰儿领口的污渍相同。

  沈奇抬头仰望天空,脸上露出欢喜之色说道:“看!月亮就要出现了,来大闹一场吧!一起开心一下吧!”

  慕天战栗地伫立原地,眼前“噬魂的血统”在嘴角刻画出残酷的笑容。

  他露出尖锐的獠牙,扬起仿佛灾厄即将降临的笑容。

  布鲁斯修一离开,被绑在椅子上的昊天便低头持续漫长的沉默。

  房间充斥着紧张感,留下看守的两名队员局促不安地斜眼瞄向俘虏。

  他们也参与了昨晚的攻击行动。那时看到的漆黑棺柩,与从中走出赤红吸血鬼的身影均牢牢地烧烙在他们的脑中。即便清楚对方不可能抵抗,终究是难以镇定。

  因此,当布鲁特·杰克走进来的时候,两人都露出得到救赎似的表情。

  “我有话对他说,你们可以离开一下吗?”布鲁特·杰克询问着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