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修·爱丽斯捧起茶杯,挑起双眼畏缩地询问。虽不曾听闻“血杀”,但听起来十分不祥。

  游月也看穿修·爱丽斯的推测——

  “没错。”她以暗示的口吻回答:“如果在事前让他吸血,他应该能轻松突破白天时的包围。”

  “怎么可能?你是说昊天吗?”

  “事实上,昨晚他的气势压倒性地超越那群人。”

  “不好意思,我无法轻易相信,镇压部队在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对吸血鬼部队喔?”

  修·爱丽斯露出表情复杂的客套微笑回应。

  虽然自己的说法遭受否定,游月也无所谓地说:“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看来似乎不打算再透露任何事。

  修·爱丽斯转换话题,其实她更在意游月这边的事。“游月。”

  “怎么了?你干嘛一脸严肃?”

  “你白天时在公园说过,就算昊天属于那种血统,你也会接纳他。”

  “我是说过。”

  “那是真心话吗?”

  “是真心话。”修·爱丽斯瞪着游月,游月也回瞪修·爱丽斯。她是认真的。

  “这是危险的想法。”

  .4酷》匠*Y网5唯_一qo正j版√,、d其、他都。是盗t》版U:

  “也许是。”

  ““集团”不会承认他们。不只我们,事实上不论是哪个血族,只要与他们有关就绝不会被认同,而这也是正确的判断。你应该知道他们的感染力吧?只靠吸血就能将人转化,变成与吸血鬼相同的血统。如果放过他们的存在,世界就会毁灭。这不是开玩笑的!”

  “这道理我懂。”

  “既然如此——”

  游月抬起手打断修·爱丽斯刚起头的话。她的目光飘向远方,举起茶杯开口说:

  ““断绝血统”是十分悲哀的事。能够自力更生的就算了,若办不到就只能服从其他血族寻求庇护,下场也很惨。能被接纳最好,不过大致上都会被毫不客气地使唤,最后没有价值了就被抛弃。我在母国也频繁地在数个血族间流转,最后还是找不到归宿。所以才会以自由区为目的地。这也不是什么悠闲的旅程,明明已经无处可去了,来到这里之前还是有两人连理由都没留下就离开了。”

  游月淡淡地说着。毫无起伏的话语中,流露出无法隐藏的愤怒与哀伤。

  她合眼,又睁眼,继续说道:

  “无论是吸血鬼还是人类,到最后都一样。人类恐惧吸血鬼而加以迫害,吸血鬼也因为恐惧“噬魂的血统”而迫害他们。我们与那种血统的吸血鬼是在这个连锁最下层的同伴,都是被所有人舍弃的……同类。”

  语末,游月既疲倦又自嘲地作了总结。

  来到这家餐厅之后,修·爱丽斯才逐渐了解她的背景。他们的数量大约有二十名,半数是持枪械的武装男性,但剩下的半数则是老人、女性与孩童。虽说全都是吸血鬼,却有形形色色的血统,这是一个由“断绝血统”聚集而成的团体。

  率领这个团体的游月如此说着,话语中拥有“集团”的应对手册无法加以衡量的沉重。

  然而,修·爱丽斯说:“不,你错了。”

  “你说什么?”游月的声音掺入几丝暴戾。修·爱丽斯却不因此退缩,她面对面迎向露出撩牙威吓的她。

  “那种血统诞生已十年,如果还有任何血缘留存在世上,就算世界上半数人口都变成他们的同伴也不奇怪,但实际上并非如此。那种血统如今仍未断绝,你觉得是为什么?”修·爱丽斯问道。

  “那是……”真是出入意表的质询。游月支吾着言词,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修·爱丽斯笔直注视着游月,说出答案:“因为他们杀死了吸血的对象。”

  “这我就我不懂了,请指教。”游月问道。

  “他们将吸血的对象——也就是转化成自己血族的对象亲手处理掉。这就是他们,他们跟你们不一样,并……不相同。”

  她加强语气说着。游月一副感觉不适地侧过身,修·爱丽斯也无力,仿佛很倦怠似地趴下脸。

  令人不愉快的沉默持续着。

  时逢日落时刻,艳红夕阳从面向中庭的窗户映照进来。

  太阳即将完全落下,属于吸血鬼的时刻就要开始。

  “请告诉我,昊天他们真的不是吗?”修·爱丽斯低着头细声询问。

  “不是。”

  “可是,自由区的结界却起了反应……那道结界除了“不受邀请者不得进入”的吸血鬼之外不会产生反应,而那样的吸血鬼只存在于那种血统。”

  “然而,世上仍存在拥有这类力量的血统,譬如“习得吸血对象特质”的血统。”游月说道。

  ——特质?

  修·爱丽斯抬起头,只见游月浅浅地笑着:“对,像是各式能力、强悍、耐力,以及包括多似繁星的无数弱点。”

  “那…那么,你是说!”

  修·爱丽斯从椅子上跳起来。的确,这么一来,昊天与慕天兄弟间的特质拥有如此大的差异也变得能够接受了!

  可是……

  “啊……等等!如果昊天吸了那种血统的血并学会相同的能力,那他不就也拥有将吸血对象变成同族的能力……”修·爱丽斯的手压着圆桌,挺出身子质问。

  游月则态度严肃地答覆:“不知道。但是,刚才我听你那么说,我有信心不会有这种事。”

  “为什么?”修·爱丽斯追问道。

  “你认为,那个男人会藉着杀死吸血的对象这种方法存活到今日吗?”游月不作出回答,反而用着询问的语气说道。

  遭到询问的修·爱丽斯用力握紧放在桌上的拳头。

  那个别扭的男人。

  既顽固又倔强又爱挖苦人,牢骚多到令人烦闷。

  但是在严厉的态度之间,凝视弟弟的眼神却十分温柔,有时看着他明显易懂地藏起害羞的表情,总让人忍不住暗自苦笑。

  他还信任初次见面的人类少女,即使少女几乎背叛他的信任,他仍挂心对方的立场。

  朴素不起眼的修·爱丽斯,她的特征就是晶亮浑圆的眼睛与噘嘴。

  她用力地抿起这张噘嘴,眼睛蕴藏强烈意志的光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