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努力地游,说不定办得到喔?”布鲁特·杰克诡异的说道。

  “真要办得到,少说也得要拥有永恒之血者或始祖那样等级的能力才有可能。除非那家伙是真正的怪物——”

  痴人说梦——布鲁斯修在心中想着。

  接着他不再理会布鲁特·杰克,快速地召集部下之后便迅速离开了走廊。

  跟在布鲁斯修身后的部下临走前还向布鲁特·杰克致歉,布鲁特·杰克态度大方地挥了挥手,让他们跟上代理队长的脚步。

  “真是钻牛角尖。”目送布鲁斯修的背影离去,布鲁特·杰克露出狡猾的微笑。

  “算了,我就以我的方式来进行吧!对不起啦,凯奇仔,我不会做坏事的——”

  “就是这样。拉开翅膀,朝这里吹一口气……你看,做好了,鹤!”一个带着些许童真的声音传来。

  少女摒息观赏着眼前从一张纸摺成纸鹤的过程。

  “我说慕天啊,薰儿不可能懂中文吧?”

  修·爱丽斯与慕天的对话让少女——薰儿愣了一会儿,随后她猛然把脸靠过来,握起粉嫩的小拳头比出了食指:

  “Onemore。”

  “懂英文啊——那,咦咦?还想要吗?”

  修·爱丽斯跟她确认,薰儿露出认真到不能再认真的眼神频频点头。

  接着修·爱丽斯盯着摆在桌上五颜六色的摺纸,有小娃娃、帽子、帆船与气球。虽然修·爱丽斯对不用花钱的游戏很拿手,但点子也快用完了。

  “慕天,你知道还能摺什么吗?”

  “我会摺纸飞机喔!哥哥教我的。”

  这次换慕天摺纸飞机,薰儿似乎特别喜欢纸飞机,笑着追逐在房间里穿梭的纸飞机到处奔跑。在她充满尊敬的眼神下,慕天也是一脸得意。

  修·爱丽斯等人现在位于幕城的中华街,一间尚未营业的餐馆二楼。

  房间里有几张朱红色的圆桌,每张桌上都反扣着椅子。建筑物本身也很古老,竹制的隔板与墙上的挂轴都看得出修整的痕迹。不过由于也兼用于居住使用,所以空间十足。据说是游月过世的战友所留下,难民们如今便潜藏在这间店中。

  “真令人吃惊。”

  游月从楼梯走上来。她手上的茶盘里放着茶杯与茶壶,即使相隔一段距离也闻得到乌龙茶传出的温润香气。

  薰儿喊着:“游月姊姊!”冲到游月身边抱上去。游月为了避免茶溅出来将茶盘往头上一举,同时一脸好奇地看着修·爱丽斯:

  “她是个怕生的孩子……居然一下子就这样黏着你不放,真不愧是协调员。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呢?”

  “什么手段……只是……”

  “摺纸!”

  慕天精神饱满地喊着,又射出第二架纸飞机。抓着游月的薰儿眼睛一亮,转身追起纸飞机。不过慕天似乎一时失手,纸飞机钻过敞开的窗户,飞向中庭的空中。

  “啊——!”

  薰儿慌忙冲下楼梯,慕天嘴里说着:“哎呀”,搔了搔头——

  “还不快跟上去。”

  修·爱丽斯催促着,于是慕天也跑向楼梯。

  “啊……要帮我留点茶哦!不可以全部喝光喔!”

  “我知道啦,不用担心这种无聊事。”

  o最新o章节上L2酷匠%网d/

  修·爱丽斯头痛地看着慕天离去,游月则一脸苦笑,坐到她坐的桌子旁。

  唔,似乎有点紧张。

  修·爱丽斯察觉自己似乎有点紧绷,不过她可是一名协调员,要是害怕与吸血鬼进行对话,就什么也不用做了。

  “伤口不要紧了吗?”

  “嗯,正好有血送上门来。”

  游月在茶杯里注入热茶,露出了獠牙。她在看到修·爱丽斯身体一僵后笑出了声:

  “别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啦!有个大白天就醉醺醺的男人,只是让他睡一下罢了。他现在应该已经在路边醒来,回想着发生了什么事吧!”

  还真难喝呐——游月一副没事的样子说着。

  “居然袭击人,果然……”

  “真抱歉,我们买不起高价的血袋,我们平时都很忍耐,但受伤时就请你暂时无视吧!”

  游月将茶杯递给修·爱丽斯,她道声谢便接过来。

  “在自由区吸血违法吗?”

  “不,自由区默许吸血,唯一的条件是绝不能对人体施加伤害。”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他吸血?”

  “我是说修罗·昊天。他真可怜,看起来一副凄惨的样子,只要让他吸血就能复原吧!”

  “不…不是!这种事……我只是……!”从未想到这一层。游月一脸讶异地看向手足无措的修·爱丽斯——

  “让他吸血会不好意思吗?真稀奇。若是感到厌恶还有话说。”

  “可…可是会被咬?”

  ——也就是说,以嘴巴……

  对照面红耳赤的修·爱丽斯,游月则一派冷静。

  “也不错啊,回报就是能得到极度的快感,不觉得比做爱来得省事吗?”

  “也…也也…也许真的是那样没错啦……”

  被吸血时会伴随强烈的快感。那是接近性爱的感觉,对肉体影响不大,但会产生精神上瘾的现象。知道被吸血也不会变成吸血鬼的“集团”员工倒是有不少人沉溺在这种快感中。

  “所以在“集团”内部……尤其是接触吸血鬼的机会较多的协调员中,更是严厉禁止让吸血鬼吸血。”

  “真无趣。”

  “再…再说!你也听说了吧?昊天是那个……”

  游月了解她的意思,啜了一口乌龙茶说道:

  “你弄错了,他不是“噬魂的血统”。”

  “你知道关于昊天的事吧?记得你们说他是“血杀”。”

  “只是传闻。”游月仅简短地回答,便不再说些什么。修·爱丽斯想问出详尽的细节,游月却扬起刻意捉弄的笑容,就是不告诉她。

  “你应该也听过一些传闻,他在这个世界应该很有名才对。”

  这么说来,昊天自己也说过他是渊源悠久的血统之末裔。那时并未详加思考,难道他是来自某个有名的血统?

  修·爱丽斯如此一问,游月则以默认两可的态度加以否定:“他的血统确实很稀有,但说到底有名的是他本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