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已经快要出来,没有时间了。今晚是满月,你该知道他们的血统在满月的时候能发挥最大程度的力量,我再问你一次,你还知道些什么吗?”

  “没有。”昊天很肯定的回道。

  布鲁斯修点头回应昊天的答覆。接着就如他所说“没有时间了”,转身离开房间。

  “等一下!请让我与你同行!”昊天大喊。

  布鲁斯修一脸讶异地回过头:“我不会接受你的帮助,这是要以人类的力量解决的事件。”

  “这是请求。他们的力量在满月之夜真的会大增。这不是能有多少人存活的问题,他们即使当场被转化也会成为强大的威胁,若是要讨伐最初的吸血鬼,以你们早上使用的那些装备与人数都无法应付!”

  “所以才要进行奇袭。不要小看人类,吸血鬼。”抛下这句话,布鲁斯修离开了房间。

  被留下的昊天则咬牙切齿地磨着牙。

  有名男子正等着从房间出来的布鲁斯修。这名阴柔的男子拥有一头紫色的头发,他是监察部的布鲁特·杰克。

  “干得真是漂亮。”布鲁特·杰克说道。

  “你指什么?”布鲁斯修不解的说道。

  “就是白天公园的那件事啊——上级勃然大怒,光是要封住幕城市政府与媒体的口就得洒出大笔金钱,而且还没有成果。你打算怎么解释?”

  看到布鲁特·杰克露出的讪笑,从刚才压抑到现在的布鲁斯修顿时爆发。

  扯住胸口将对方压在墙上,慌张的部下连忙想要阻止——

  “少啰嗦!”却在布鲁斯修一喝之下停止了动作。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还真粗鲁。”布鲁特·杰克说道。

  “给我听着,布鲁特·杰克。我不会说什么“给我到现场去”这种话,也没有轻视你的工作的意思,但是我还是要说几句话。上级的心情怎样干我屁事!去告诉那些大人物们,那些烂屎我们会处理,就算是遍地烂屎,我们也会处理得干干净净,这就是我们工作。所以,要嫌烂屎臭,就捏紧你们的鼻子;不想吐得直发抖,就塞好自己的鼻孔!”布鲁斯修瞪大野兽般的双眼,一口气骂个痛快。

  他知道。

  他对上级的立场也非常感同身受。

  社会上并不承认吸血鬼的存在。他们会说“怎么可能”,不承认近在眼前的人工岛上挤满一群吸人血的怪物这种荒谬的事实。他们会说“反正应该不会有事”,不承认只要有一名“噬魂的血统”亮出獠牙伤人,就能让他们坠入如同自由港地狱的可能性。

  为了让他们拒绝想像的可能性不成为现实,因此才有“集团”的存在。在一派悠闲的世界与如履薄冰的现实之间,上级必须在没有坚强后援之前提下为组织掌舵。布鲁斯修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但是,有时他仍无法忍受。

  无法忍受什么?有时就连这种事也弄不清楚,却还是不禁气愤难耐。

  布鲁特·杰克平静地面对连杀气都冒出来的布鲁斯修。他双眼冷冽地眯起,嘴唇一弯,浮现令人感觉不舒服的笑意。

  “凯奇仔,真低级。”

  “呿。”布鲁斯修咋舌,放开了布鲁特·杰克。他与布鲁特·杰克虽已是很久的交情,但是他至今仍然无法看透这个男人的本质。

  “等一下就要出动了。”

  “等候支援如何?只要跟协约血族说一声,就会有超强的永恒之血者参战。”

  “这是我们的问题!”

  “不必这么坚持吧?在自由港那时不也是人类与吸血鬼一起战斗吗?”

  这是事实。布鲁斯修虽没有参与那一场圣战,但也知道当时曾与吸血鬼共同作战。

  他们大都不顾性命全力战斗,却在战争结束后被自己救出的人类驱赶至黑暗之中。这是绝对不能公诸于世,但的确曾在解放自由港的战争中被执行的战略。

  痴人说梦——布鲁斯修这么认为。在穷途末路的绝望中,仅仅在短暂的一瞬间跨越了种族藩篱的梦想,注定要埋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现在的自由区也一样。这个地方只有烂屎一把的现实。

  布鲁斯修甩甩头,迈步走出去。

  “可惜时机不对。要是我们失败了……之后就交给你了。”

  “真悲壮呐!啊,对了,我可以去看看白天捉到的吸血鬼吗?”

  布鲁特·杰克的请求让布鲁斯修停下了脚步。

  他投出讶异的眼神——“监察部找吸血鬼做什么?”

  “小小的公事。”说完便现出一个狭长的硬铝合金箱。布鲁特·杰克发现布鲁斯修愈来愈疑惑——

  “监察部也是有不少烦恼的。”布鲁特·杰克嘴上虽然笑着,眼睛却映出无从解读的暧昧表情。布鲁斯修虽然感到有些在意,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不要做出粗暴的举动。”

  “真意外,讨厌吸血鬼的凯奇仔竟然这么说。”

  “他没有抵抗的意图,发言内容姑且不提,他的行动极其理性。这本来应该是要交给谍报部处理的吸血鬼类型。”

  布鲁斯修只是诚实地陈述他的感觉。他白天时就看穿昊天不会攻击包围网,而是挺身当诱饵让弟弟逃掉。捕捉他时也察觉只要昊天有意,他仍能继续抵抗。再提到昨晚的事件,他虽然加以干涉,却也看不出敌意。在这些过程中即使遭受种种阻挠,昊天也不曾对人类露出獠牙。对一名拥有强大力量的吸血鬼来说,这实在是异常友善的态度。

  “另外,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很虚弱,但这不会改变他是一名强大吸血鬼的事实。别忘了他在客船上的样子。”

  “看来是这样。你听说了吗?他好像在那之后就跳进了海里,当他靠岸不支倒地时,被那个协调员给捡走了。”

  听到布鲁特·杰克的情报,布鲁斯修“哈”地一声奚落似地笑着说:“是谣言。我已经确认他对流水没有抵抗力,要是真的落海不可能还活着。”

  吸血鬼的存在,建立于自身所拥有的血,不论是特殊的能力或弱点,全都是依据血而产生。只要拥有害怕流水的血统,这个弱点就绝对不会有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