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分我也应该说过。我是从乡下来的吸血鬼,事实上我们也是“断绝血统”,如今血族中只剩下弟弟而已。”

  昊天很干脆地回答——虽然撒了一些谎。

  布鲁斯修板起一张臭脸——“关于……你弟弟的去向。你不想知道吗?”

  昊天脸上的表情立刻消失。

  “给你一个警告。”他以一股从刚才的轻佻口吻难以想像的冷酷声调说着:“倘使舍弟遭受危险,就算分离很远我也能够察觉,请绝对不要对他出手。”

  “出手又如何?就凭你这个模样?”

  “我说,不要对他出手。”昊天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就像野兽的声音的一样,那是令人不禁颤抖的声音。

  即使配戴着眼罩,布鲁斯修仍感到毛骨悚然而本能地别开目光。

  拘束绝对牢靠,对方不可能抵抗。即使如此确信,他却仍觉得背脊僵冷。无论对方目前状态如何,与吸血鬼同处一室就很恐怖。那是直接刺激人类生物本能的恐惧感。

  酷匠网h6永c@久1免费(看小.说V

  部下们似乎也感受到相同的恐惧。两名部下不禁举起手里的冲锋枪朝向了他,布鲁斯修举手制止两人。

  “对我们提出警告没有意义,你要警告的是那些家伙才对。”

  “你说什么?”

  “你的弟弟与他们接触了,跟你们同行的协调员也和他在一起。”

  “修·爱丽斯?”意想不到的情报让昊天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他说:“为什么又……我和她确实已经分开了啊?”

  “谁知道,我还想问你呢。确实,关于这次的作战事前没有时间与调停部取得协调,虽然如此,那仍不是协调员该有的行为。他们将现场弄得秩序大乱虽是常有的事,但这一次并非能够袖手旁观的问题。”布鲁斯修愁眉苦脸地抱怨。他最后的话并非针对昊天,而更接近自怨自哀。

  “两人所在的地点呢?是游月的同伴所在的地方吗?”

  “是的,刚才总算查出了地点,在中华街。接着马上就要展开攻击,把你叫醒是为了希望能多获得一点资讯。算了,看来是派不上用场。”

  听到要进行攻击,昊天脸色大变。

  “那两人——!”

  “我知道。我们也会抓住你弟弟,但不会对他施加不必要的伤害,至于那名协调员女孩也是,再怎么呆也是同事,我们的目的从头到尾只有那些家伙。”

  布鲁斯修压抑着情绪,给予昊天明确的保证。然而昊天仍无法接受。

  “我不懂。我能够理解“集团”不希望让来历不明的血族进入自由区的考量,这个就算了,但是为此居然不惜酿成市街战……像这样子引发更大的骚动不是本末倒置的行为吗?“集团”不是为了使人类与吸血鬼能够共存而成立的组织吗?我也无法理解与人类缔结协约之吸血鬼血族的反应。定居在自由区的吸血鬼对于同为吸血鬼的难民们的求助,难道就这样默默地见死不救吗?”昊天问道。

  布鲁斯修没有立刻回答昊天的问题。他只是闭上眼,侧身烦恼着是否该说出口。

  沉默了一段时间,布鲁斯修终于面对着墙壁开口:“自由区中已经容纳了太多难民,无法继续接受吸血鬼进入,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企图偷渡入境自由区的吸血鬼只要一被发现,就会遭到拘禁并驱逐到自由区外部,这就是镇压部队平常执行的业务。”

  “就算这么说……”

  “没错,就算这么说,也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我们也遭到协约血族的再三抗议,即便在“集团”内部也有不少反对者,调停部就是反对最剧烈的……哼,与吸血鬼交情亲密,也会产生移情作用。明明对现状无计可施,却光吵着要救援难民。”

  布鲁斯修不吐不快股地解释,可是他的表情却流露出严苛的自我戒律。

  他明白自由区整体,包括调停部的来龙去脉。不止是自己所处的部门,他也很清楚其他部门认真处理工作的立场与感情。他为了清楚地分别各自立场而保持自律。因此虽一边咒骂协调员出面干扰,却仍守护着修·爱丽斯的安全,这个态度就是他自律的表现。

  昊天也能感受他的心情,却因此而更不明白——“既然如此又是为什么呢?我只跟他们聊过一阵子,但以他们的遭遇来说,对人类的敌意却难以想像的少。也许只要这边开放门槛,他们也会表示出非常配合的态度,难道真的没有接受他们的余地吗?”

  布鲁斯修绷紧了脸沉默不语,随后又面有难色地开口——“有。如果附上条件,也许有可能。”

  “那么——”

  “他们之中潜藏着“噬魂的血统”。”

  昊天一时愕然。

  “开玩笑的吧?”昊天低喃。可是只要看着布鲁斯修的眼睛就知道这并非谎言,也不是玩笑。昊天不禁为之悚然。

  “这个情报很肯定吗!?”

  “不会错的。他们在前来这里之前曾待过JP国某地,而那里有一人已确认是“噬魂的血统”原本是普通的农民,才刚被转化三天。是他们留下的饯别礼。”

  “怎么会……”

  “相关单位为之震撼,到处置完毕为止出现二十五名死者,其中十八名是来自JP国政府军对吸血鬼部队的队员。目前我们的人正飞往现场,当地的二次感染者应该是零,老实说这几乎可说是奇迹。那个地方自“噬魂冲击”之后,在培训对吸血鬼部队上做得很彻底,所以才会有这种奇迹。”

  布鲁斯修的声音不自觉地尖锐起来。脸上明显焦躁,他是对吸血鬼战的专家,正因为如此而更有实感——现状处在多么危险的情况。

  “我并不认为他们全部都是“噬魂的血统”。因为若是如此,他们早就毁灭了。然而,因为已经接触一段期间,也只能判断他们全部都是。即使没有十足的确信,也必须全部歼灭,一个不留。”

  结论就是没有重新考虑的余地。昊天惊讶地合不拢嘴,他十分清楚“噬魂的血统”所拥有的危险性——亲身经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