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硬梆梆的黑衣,配上奇怪帽子、护目镜与油纸伞……看不出来,实在看不出来。可是,那个两人组知道他的事,而且还将他说得像是什么名声远播的角色?

  不,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

  “总…总之!如果你信任我,就把这里交给我吧!我去跟镇压部队的人谈谈,要是有协调员出面斡旋,对方应该也不会继续乱来——”修·爱丽斯肯定的说道。

  “不,很遗憾,但我想没有用。他们八成是尾随我们而来,当然也是在明白你在我们身旁的前提下设置了这个陷阱。”昊天说道。

  “你说尾随……可是,我从今天一早就单独行动……”修·爱丽斯不接的说道。

  “应该是发现后才跟到这里,没办法,毕竟太引人注目了。”昊天无奈的说道。

  听他指出重点,修·爱丽斯除了“呜……”之外也无言以对。

  昊天自然受到不少瞩目,而修·爱丽斯本人跟慕天混在一起之后也兴奋不已。她也想过身为一名带着吸血鬼的协调员应该怎么做,但结果也仅止于想想而已。

  看着脸色乍青乍红的修·爱丽斯,昊天露出苦笑:“老实说我之前也盘算过,我已经料到镇压部队会张网等候,因此想到若跟他们接触时有你在会比较好沟通。我也有其他点子,但是那一方自昨夜的事件以来,已在我心中迅速失去信用……不,话说回来也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了。是过于天真地信任他们才使我落得这个下场,这是我的疏忽。应该在落得这番田地之前盯紧他们才对的。”

  他的表情突然难看起来:“不管怎么说,现在事情变得有点麻烦了——慕天。”

  “什么?”慕天疑惑的说道。

  “很遗憾,我没有力气带你强行突围,哥哥等一下会当诱饵将他们引开,你就趁那时候一个人冲出重围,办得到吗?”昊天对着慕天柔声的说道。

  “那个……对不起,我也许办不到。”慕天小声的说道。

  嘿嘿——他含糊地笑了笑,昊天叹了口气。

  “我…我——”突地冒出一道声音,昊天与慕天看向修·爱丽斯。

  “我跟你们一起走。”她想这么说。但是她却不能说,立场拘束着修·爱丽斯。

  昊天说自己不是“噬魂的血统”,如果他真的活了二百年,应该就确实不是,因为那个血统最早是出现在十年前。

  不过,那是昊天本人所说,无从保证其真实性,再说又出现这场攻击。冷静下来思考,即便是镇压部队,会在大白天正大光明地猎捕吸血鬼,怎么想也不寻常。他们会如此强行出击一定有理由。而且,没有比驱逐“噬魂的血统”更为恰当的理由。

  “我……跟你们一起。”不能说,还是不能说出口。

  慕天看着修·爱丽斯的脸色,担心地出声呼唤:“爱丽斯?”

  昊天也凝视着她,却说:“谢谢你。”

  “咦?”修·爱丽斯疑惑的望着昊天,满脸充满不解。

  “如果你现在冲出去大喊:‘吸血鬼在这里,’我们会很困扰,但你应该这么做的。承蒙你对我们兄弟的同情,十分感谢。”昊天很平静的说道。

  “我…我没有这么想——!”修·爱丽斯说道。

  “唔,总之我们要立刻逃脱,对镇压部队请不必有所隐瞒,不用包庇我们,懂吗?”昊天不容人质疑的说道。

  修·爱丽斯哑口无言。昊天的说法虽仍带嘲讽,但语气却显示出对修·爱丽斯立场的忧心。他不但看穿修·爱丽斯内心的纠葛,也忠告她别做傻事。

  “还是要跟爱丽斯分开吗?”慕天在这个不是时候的时间点上断片似的冒了一句出来。

  “你这孩子又在抱怨什么?好了,快走。”昊天用拳头钻起弟弟的额头。

  慕天鼓起脸颊说:“知道了!知道了啦!”然后偷偷摸摸地要离开矮木丛。

  “慕天。”昊天最后叫住了弟弟。

  “嗯?什么事?哥哥?”慕天不禁立马回头看着哥哥。

  “一路小心。”昊天最后蹦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慕天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满面笑容:“嗯!”

  他精神奕奕地点头——接着直接转向修·爱丽斯。一张耀眼的笑脸跳进修·爱丽斯的眼中。

  “爱丽斯,下次见!”然后慕天踩着令人担忧的步伐钻了出去。

  修·爱丽斯在内心强烈的挣扎下,目送仿佛出发去玩躲猫猫般远去的娇小背影。

  此时,远方传来枪声。

  修·爱丽斯摒息吞声。慕天应该也听到了,悠哉的步伐慌慌张张地快跑起来。

  这样……好吗?自己是在这种时候说声没办法,就能接受这一切的人吗?

  修·爱丽斯不自觉地渗出眼泪,身后却传出一道声音:“别露出这种表情,我们真的很感谢你。”

  “昊天,我。”她一转头便倒吸一口气。直到刚才都还在这里的昊天已经消失无踪。

  他也走了。

  枪声再度响起,次数更开始逐渐增加,而且缓缓地集中在同一位置。

  “这样……好吗?”独自留在矮木丛中的修·爱丽斯懊悔地咬紧牙根。

  “这样不太好吧!有点悠闲过头了。”昊天转着油纸伞在公园的树荫之间走动。

  引开敌人后自己大致上也打算逃走。可是体力下降得比他预料得严重,相对的,镇压部队的行动却很周全。虽然昨夜并非如此,但来到第二轮的战场之后,他们也已经以相应的准备与觉悟加以面对,行动毫无犹疑。

  “在这里!”

  才听见声音,昊天隐蔽的矮木丛便遭枪弹射击。

  2y酷N匠网唯一正Z版I$,3其s/他l都#r是盗i.版h

  “出乎意料优秀的对手。”

  声东击西扔出油纸伞,伞面立刻变成蜂巢状。他从遮蔽物冲出一瞬中断的火线空隙,压低身体企图一鼓作气狂奔,但是……

  “糟糕。”失去油纸伞的昊天立刻沐浴在阳光的直射下,冒起了白烟。恰好成为一个醒目的指标。

  话说回来,还真痛。

  “痛痛痛!日照有这么强烈吗。”昊天低吟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