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窥伺护目镜下的眼神,嘴角也浮不出笑意,修·爱丽斯吞咽唾液,像麻痹般无法动弹。

  联络……要联络总部!

  与昊天他们接触后,回报概要给上级。虽说如此,因为手机没打通,结果只以电子邮件报告。若两人是“噬魂的血统”的吸血鬼,就不是一介职员能处理的了。

  可是,要是往上联络……

  “集团”对“噬魂的血统”的基本态度就是歼灭,不可能有例外。而说到连对同族也相当神经质的协约血族,若是遇上“那个血统”就更不用说了。就连平时轻蔑人类的永恒之血者应该也会不惜余力地协助剿灭行动。

  她不晓得昊天拥有什么程度的力量,但目前的他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当然,慕天也不成战力,两兄弟能活下来的可能性不到万分之一。

  ——不……可是……现在不是同情他们的时候……!

  修·爱丽斯在尚为新进员工时,便不断被告知自由港得到了怎样的下场。身为资讯有限的个人不该因为当下的私人情感做出草率的判断。不能这么做。但是……

  “爱丽斯,怎么了?”还在状况外的慕天开口询问。

  修·爱丽斯没有回答,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反倒是昊天先开口喊住了慕天。“过来这里,修·爱丽斯带路就到这里为止了。”

  “可是,哥哥……!”慕天不解的说道。

  “听话,不要让她困扰……修·爱丽斯,看来我们在这里道别对双方是最好的。让我们回到各自的立场,请你完成自己的工作吧!不过我无法对你提供协助,也算是一个遗憾。”修·爱丽斯伫立不动。昊天苦笑,看来虽也有些嘲讽,不过却是一道有点困扰的柔和笑容。明明是跟刚才没什么两样的微笑,她却怎么都无法回以如同刚才的反应。

  “可是——”修·爱丽斯没有说完这一句话。

  昊天不等修·爱丽斯回覆,便往旁边一看,语气也转为钢铁般冰冷的声音。“我们受她照顾不少,要是对她出手,我可不会视而不见喔?”

  “并无此意,我们的目的是你。”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众人的耳边。

  新成员出现在展望台上,修·爱丽斯吓了一跳,脱口询问来人身分:“谁……”

  现身的是一男一女。天气晴朗,女子却一身风衣,男人则套着只露出少许皮肤的工作夹克。虽没有夸张到像昊天撑着伞,却都同样戴着深色墨镜保护眼睛不受阳光侵袭。而他们之中无论哪一个,都散发出修·爱丽斯在工作上所熟知的气息。

  ——吸血鬼!

  修·爱丽斯全身紧绷。

  对昊天说话的是两人之中的女子,她身材高姚且体态匀称,光滑的秀发系在脑后,朴实无华的装扮更衬出她的英勇风姿。

  “昨晚给你添麻烦了。”女子对昊天说道。

  昊天则不悦地哼了一声。

  在另一边,事情也在发展着,报告首长“目标已接触。”

  收到部属的报告之后,布鲁斯修颔首说道:“好,开始了!”

  现在我回到前一刻。

  “是认识的人吗?”修·爱丽斯问道。

  “昨天搭同一艘船。”昊天回道。

  “那么跟镇压部队交战的就是……”修·爱丽斯不禁后退。“集团”的制服已表示出她的背景,在她们眼中看来,修·爱丽斯自然是属于敌人那一方。

  可是女子却对她毫不在意,对昊天展现亲切的微笑:“首先报上我的名字,我叫游月。很遗憾,我连自己身上流着哪种血统都不知道。我的黑暗血亲转化我没多久,就在那场战争中回归大地了。”

  “是“失落的血统”——的吸血鬼吗?是自由港出身吗?”昊天带着猜疑问道。

  “算是。”游月点头肯定。

  并非所有在“噬魂冲击”时转化的吸血鬼都属于“噬魂的血统”。所谓“失落的血统”的意思是指失去了原本要加入的血族,不得不在没有任何庇护的状态下就投入了黑暗社会的吸血鬼。这类吸血鬼绝大多数没有属于自身的共同团体,只能流浪于昼夜交替之间,而游月正属于这一类难民之一。

  “我想你应该早已察觉我的来意,但还是请你听我说。如今既然你与“集团”的员工分道扬镳,那就更简单了。如何?你愿意与我们同行吗?”

  “等…等一下!怎么能!”听到游月的建议,修·爱丽斯惊慌地插嘴。

  遭到阻碍的游月瞪向修·爱丽斯。修·爱丽斯虽因恐惧而身体僵硬,但游月对她并不抱着敌意。

  游月以嘲弄年轻协调员的语气说道:““集团”真是离情依依啊!他已经说要跟你分开,我邀请他同行是我的自由吧?”

  、)酷'j匠网Y唯q一NS正cS版,C%其他…都是盗(Z版\V

  “但…但是,因为……所以……”修·爱丽斯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下去。

  “哼。那么,要一起来吗?不过我们会将你视为俘虏。”游月逼视着修·爱丽斯说道。

  “这…这个……”修·爱丽斯的言词支吾了。她的视线朝游月飘去,又瞄向跟她一起来的男人,再向昊天一看,最后视线又回到游月身上。

  她渗出涔涔冷汗。

  若是以普通的吸血鬼为对象,这种程度的交涉就是协调员大展身手之处。然而这个现场的交涉桌上,一方是可能为“噬魂的血统”的吸血鬼,另一方则是已经与镇压部队互动干戈的吸血鬼。

  她没有关于双方的任何确实情报,而只根据既有情况下判断,根本无法决定应采取的态度。再加上就这件事来说,不允许她做出错误的选择。如果出了纰漏,事件可能会发展成政治问题。压力大得胃都要穿孔了!

  “哥哥,你好像很受欢迎嘛!”被周围的人当成雕像怱略在一旁的慕天,冒出一句浅显却坦率的感想。

  “不过我不怎么高兴。”昊天淡淡的说道。

  “不是可以写信跟孤狼炫耀吗?”慕天说道。

  “炫耀?这种事会让他捧腹大笑。”昊天不满地嘟哝,接着看向游月。即使透过护目镜,也能看出他正射出倍感不耐的视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