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岸远眺的自由区,仿佛远离现实的海市蜃楼。

  有限的土地内,是如尖塔般林立的高楼大厦。镶嵌于崭新墙面的玻璃窗反射出一片晴空白云,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辉,下方则有大大小小的建筑、仓库、工厂与人造林等覆盖住面积狭隘的人工大地。这些都是无秩序地扩建长达半世纪之久的轨迹。而这些雄伟的景观也清晰地倒映在海面上。

  海风从上空吹拂而过,反射出建筑的倒影便随之波动。还有海鸟穿梭飞舞在建筑物间,而小型船舶、油轮与客船则在港口进进出出,描绘出白沬航迹。

  仿佛梦想中的美丽世界。

  修·爱丽斯当然知道自由区并非梦之国度。自由区是近代史上少见进行如此激进开发的城市,都市的成长愈快速,内涵也会存有愈重度的扭曲。

  即便如此,自由区的景观依然令人向往。就连了解实情的修·爱丽斯站在这里远眺自由区都市的景观时,也会深信自己居住的地方是个特别的场所。

  “好——棒!”数十秒后,慕天似乎终于理解自己眼中的景象,放声呼喊:“好棒!好棒!那里好棒呀!哥哥!哇塞!哇塞!”

  他甩着反射阳光的耀眼紫发,用力地蹦跳,露出一股超越了感动的激动状态。

  “慕天,冷静。来,看得到那边与陆地连接的桥吗?我们等一下就要跨过那座桥进入自由区。唉,那里啊,进去之后就会觉得没什么了。”修·爱丽斯手指着的方向架有一座与跨海大桥宛如双胞胎一般的桥。

  那是连接自由区与本土唯一的陆路通道“光暗之桥”,无法得知命名者是有意或无意,但这座桥确实是人类与吸血鬼世界的分界线,连结白昼与黑夜的自由区大门。

  “这样啊,我们要进去那里啊!”慕天全身颤抖,是兴奋的颤抖吧!能让他如此雀跃,修·爱丽斯觉得费心绕路有了价值。

  修·爱丽斯催促兴奋不已的慕天,也呼唤昊天。

  然而一回过头却发现昊天森冷的表情。虽然无法透过护目镜看见他的眼神,但他的嘴角却刻画出讽刺的自嘲。

  “怎…怎么了吗?昊天?”修·爱丽斯问道。

  “看来事情变得有点麻烦了。”昊天带着嘲笑的语气说道。

  “有什么问题吗?”修·爱丽斯想不出究竟会有什么麻烦事,不安地反问。

  昊天朝自由区和“光暗之桥”的位置盯了好一阵子之后:“那里布置了结界,我失算了。不过想想这也是合理的。”

  “结界?你在说什么?自由区怎么会有那种东西。”修·爱丽斯用质疑的语气说道。

  对于修·爱丽斯质疑的口吻,昊天以冷酷的声音回答:“是对人类毫无影响的结界,对大部分吸血鬼也不会有反应。但某种特定血统除外。”

  “什…什么?特定的血统?”修·爱丽斯不解的问道。

  昊天耸耸肩:“就是“不受邀请者不得进入”的血统。平常结界虽然不会启动,但非常时期时就会张起结界产生反应,在自由港时代是用来作为防卫线与包围阵的手段。”

  %最新C章vG节上/酷匠f网

  修·爱丽斯知道他提到的事。而后回想起——“和平联盟”设立时,“集团”与自由区的有力血族基于彼此同意与相互协助的基础,在人工岛全区设置了结界。发动距今已有十年,只是由于不曾产生过反应,修·爱丽斯也是在新进员工训练时才知道有这件事。

  但是,可是……

  那道结界,应该是针对人类与吸血鬼双方都不承认的某种血统的预防策略。

  修·爱丽斯的脑海中闪过与那种血统相关的种种知识。

  关于吸血鬼的民间传说根据地域差别也有所不同,其中有种说法是——“被吸血鬼吸血的人,死后会变成吸血鬼重生”。

  然而这种民间传说也与其他民间传说一样,与事实有所差异。人类“转化”为吸血鬼并不是由于被吸血鬼吸血,而是因为“喝了吸血鬼的血”。当体内掺入吸血鬼的黑暗之血,人类的血便会由红染黑而转生为吸血鬼,就是指会让人堕入黑暗生命之吸血鬼血液的意思。

  可是,具有如同民间传说之能力的血统诞生了。

  地点是自由港。

  最初的一名——也就是血统的始祖降生于世后,在极短时间内展现了其爆发性的增殖能力。这也理所当然,因为吸血行为对吸血鬼来说是维系生命的绝对条件,而吸血鬼又长生不老。换句话说只要他还活着,就会持续无穷尽地将同族带来这个世界。

  更甚者,他们的感染能力不仅对人类,甚至对同为吸血鬼的种族同样有效。强大的永恒之血者接二连三地成为他们的奴隶,自由港历经几千年保持的人与吸血鬼间的平衡顿时崩溃,这就是“噬魂冲击”的开端。他正是导致现今社会情况直接原因的暗之异种。

  自由区是吸血鬼聚集的大都市。只要他们其中一人进入那里会发生什么状况?结果明若观火,清晰可见。不容许他们入侵——这就是“集团”自设立之初就订定的最高宗旨。

  然而……

  如今为阻挡他们入侵而设置的结界似乎会排斥昊天。

  “咦…咦?……那是说……咦?”头脑虽然已有所理解,但情感却跟不上思考的步调。即便如此,修·爱丽斯仍然放开了慕天牵着自己的手。慕天感到奇怪,仰头看向修·爱丽斯,她不带偏见的眼神跟刚才比起来似乎有了些许不同。

  “骗人……你们难道是……“噬魂的血统”!?”修·爱丽斯惊怒交加的说道。

  “不是。”昊天马上给与了否定。

  “那……为什么会这样……那道结界是为了隔绝他们才设立的,“不受邀请者不得进入”是那个血统才有的特征!”修·爱丽斯说道。

  “我承认这的确是少见的特性,不过那并非是他们才有的特质。我身为渊源悠久的吸血鬼之末裔,许多民间传承乃以吾之血统为本。”与紧张得脸色发青的修·爱丽斯相较,昊天看来倒是一派轻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