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其中最兴奋的还是慕天——“这里好漂亮呐——!自由区也这么漂亮吗?”

  “嘿嘿!新建的部分有更美丽、更充满都会感的区域,旧市区里也有令人心灵平静的建筑物与公园。”

  不过也有贫民区——她在说明时却说不出口。话说回来,修·爱丽斯自己并非讨厌贫民区,所有事物集中在一起毫无秩序的感觉其实还挺对她的胃口。

  慕天一脸向往地喊着:“修·爱丽斯一定也住在很棒的地方吧!真好——!”

  他天真地羡慕着。修·爱丽斯在脑中描绘起自己起居的仓库街老旧公寓,含糊地回应:“啊哈哈……”果然,比起乱糟糟的地方,还是简洁的比较好,虽然已事过境迁……她仍觉得在翠海做出的事真是令人抱憾。

  一路上慕天毫不停息地抓着修·爱丽斯问东问西,热衷于橱窗、路树(路边树木……)或石阶等事物。

  虽然外国人在这里并不稀奇,但慕天仍十分引入注目。不分男女老幼或经过的人们,都“哇——”地露出一脸好似发现宝物般的表情朝他多看几眼。

  事实上,面对一名拥有天使般容貌的少年由衷喜悦地东看西看的模样,光看便让人感到幸福,就连基于立场而不想太显眼的修·爱丽斯也因此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慕天本人似乎没察觉到自己多么引人注目,倒是非常悠游自得。

  不过,比他还要惹人注意的人物其实走在他们两人身后。

  “哥哥!好期待自由区喔!”慕天回头说道。

  就在那个位置,昊天侵蚀掉周围的假日氛围,形成了一片黑幕。

  他穿着黑衣,撑着在蓝湾买的油纸伞,即便如此便足以遭受周围的指指点点,头上还戴着设计怪异的帽子,脸上也戴着一副遮阳护目镜——真是超级可疑!

  加上他的衣物仍是半干,每走一步皮鞋就嘎叽作响,在人行道留下潮湿的足迹。慕天已在投币式洗衣机将衣服洗净烘干,也去澡堂洗得一身清爽,但昊天却拒绝去便利商店买件衬衫或再碰到水,因此仍是从海中登陆时的模样,只要靠近他身边就能闻到大海的味道。

  不论是他有如纸黏土儿的灰白脸色也好……有时弯腰咳嗽的动作也好,都在他的周遭酝酿出一股仿佛诅咒世界上所有美好事物的阴郁气息。

  “对吧,哥哥!”慕天继续追问着。

  “是啊……”昊天以毫无生气的口吻回应弟弟。

  偶尔清风吹斜伞面,照到日光的手脚便仿佛拍打棉被时一般升起冉冉白烟,一开始昊天都会痛得皱起脸,现在却已经一点反应也没有,有点自甘堕落,也有点自暴自弃,看来虽很可怜,却更令人郁闷。

  9{最*}新章节d上sA酷匠a"网●

  “昊天,能请你想点办法处理一下吗?你太惹人注意了。”修·爱丽斯无可奈何地停下脚步对他提出忠告,虽然多少也对他有点同情——

  “不劳你费心。请不要理我,把我当作不认识的人。话说回来我们本来就毫不相干。”昊天自我嘲笑的说道。

  “咦?你在说什么呀?哥哥就是哥哥啊?怎么会不相干呢!”慕天好奇宝宝的问道。

  “呵呵,慕天真是温柔。不过这是外面的世界的现实,不能适应社会的人与能够适应社会人之间注定会产生一段隔阂。慕天,你要变得坚强。”昊天嘲讽地说着,又咳个不停。

  慕天露出一脸“哥哥好可怜”的心疼表情,而他身旁的修·爱丽斯则心烦意乱地抓着头发:“为什么吸血鬼们总是这么……相较之下,慕天实在是正直坦率的好孩子呐!这么看起来还真不知道谁才是哥哥呢!”

  即使是别有用意的称赞,被称赞的慕天仍扬起害羞的微笑。

  “这么说来,你们还真不像是兄弟。”修·爱丽斯惊异的说道。

  不仅头发与瞳孔的颜色不同,一般血统相同的吸血鬼都会有相同的弱点,可是昊天这一方落人海中就半死不活,如今还在太阳光底下呻吟:慕天却几乎没有感到痛苦的模样。也因此修·爱丽斯才会猜想,他们会不会名义上是兄弟,实际上却毫不相关呢?

  可是慕天却说:“不对喔!”否定了修·爱丽斯的看法。

  “我们是真正的兄弟喔,也没有其他的血族,这条血脉只有我们两个。”慕天继续说道。

  “是吗?还是说其实慕天也对太阳没辄,只是哥哥耐性不足且缺乏毅力吗?”虽然意识到昊天抗议的视线,修·爱丽斯仍说着坏心眼的话语。

  慕天再度摇头否认。

  接着,他骄傲地挺起胸膛——“那是因为呀!我们的黑暗主母绞尽智慧——”

  “慕天。”昊天以沉静却坚决的声音打断弟弟的发言:“不要滔滔不绝地说出我们的事,也请修·爱丽斯问到这里就好。弟弟所说的话是真的,我们是兄弟。不过我对太阳与流水没有抵抗力,慕天却不是,就是这样而已。”

  遭到警告的的慕天有些不满地嘟起嘴。修·爱丽斯也很能理解地回了一声“抱歉”。对吸血鬼来说,关于自己血统的秘密可算是最高机密。

  看来意外地有不少隐情啊!

  话虽如此,来到自由区的吸血鬼大多抱着不能对别人说出口的缘由。但只要不会危害到自由区的平稳,就没有协调员出面处理的必要。

  修·爱丽斯重新平复心绪牵起慕天的手,领着后面活像个穷神的昊天继续往前走。

  视野逐渐展开,海风缓缓增强。能一眼看尽幕城街道,也能瞧见港湾,更看得到横跨海港的跨海大桥的造型之美。幕城跨海大桥是世界上最大的斜张式大桥,由距离海面高度一百七十五公尺的两座主塔斜向拉起缆线加以支撑。而引以为傲的简洁桥型则是以两座长底边的三角形并排构成。

  在大桥的右手边是一栋坐镇于水上的摩天大楼。

  “哇塞”慕天目瞪口呆。出现在海上的城市吸引住他的目光,甚至让他忘了大声欢呼;就连昊天的细长眼睛也为之大睁眺望着远方。修·爱丽斯得意地瞧着兄弟俩吃惊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