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横躺在他身旁的慕天虽然还没醒,却发出健康的熟睡呼声,难以相信他刚才还在海中溺水。虽这么说,他也跟落水老鼠的昊天一样,一头美丽的紫发变得惨不忍睹。

  “总之……”昊天冒出既阴沉又抑郁的声音:

  “我们到这里的原因就跟刚才说的一样。话说回来,这都是由于被卷进你的同事所引起的纷争才会发生这种事,我们兄弟是被害者。”昊天说道。

  “我知道了啦!害你们安祥的渡轮之旅风云变色,我谨代表“集团”向你们致上十二万分的歉意,抱歉。”修·爱丽斯低着头说道。

  “真是没诚意。”昊天重复了她刚刚说的那一句话。

  “修·爱丽斯。”修·爱丽斯说道。

  “既然如此就请你好好记住。”修·爱丽斯说道。

  “不劳费心,我已经记住了。”昊天说道。

  吸血鬼青年与人类少女无语相对了一阵子,大眼瞪小眼地呈现出一副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的画面。到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互相别开了视线。

  修·爱丽斯忍住想咋舌的冲动。

  真是别扭的家伙!刚才在海滨看他第一眼的时候,还觉得他是个更加率直——有着仿佛少年般眼神的人,她还以为自己有看吸血鬼的眼光。

  “算了。昊天,我们“集团”与吸血鬼接触的基本态度就如刚才所说,幸好我已经知道你对人类并没有抱着非必要的恶意。听你说你搭的船是航向自由区,那么至少也让我带你去自由区,可以吗?”修·爱丽斯说道。

  “那么,你打算直接将我带去送给“集团”的镇压部队吗?”昊天问道。

  “我说你呀!以我的立场而言,不可能在这里丢下你转身回家嘛,这是工作。”修·爱丽斯一副工作范儿的说道。

  “我很明白“集团”的员工都很热衷于工作,昨天晚上我真是观赏到厌烦了。”昊天略带讽刺的说道。

  明明一副随时都要昏倒的样子,却还能用如此挖苦的口吻大吐讽刺的话语,真是让修·爱丽斯烦透了。大多数吸血鬼都对人类心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虽然就现实状况来说是职务上既知的事实,但她有时候还是会感到不悦。

  “修罗·昊天,我要趁现在说清楚,虽然同样都是“集团”的职员,但我是协调员。虽然我无意否定镇压部队的工作内容,但我与他们的立场与思考方式完全不同。我不会说什么“请你相信我”一类的话,但是至少请冷静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与我同行对你们没有坏处吧?有错吗?”修·爱丽斯搬出不少忍耐力,咬着牙说道。带着一脸嘲讽的态度面不改色地倾听的昊天,在她讲话途中一度扬起眉毛。

  此时,慕天不停发出的规律呼声停了下来。

  他缓缓坐起身,睡眼惺忪地眨一眨,接着皱起一张脸:“嘴巴好咸!”

  啊!起来了——修·爱丽斯不禁提高戒备。再怎么小也是个吸血鬼,就算不会动用暴力,也难以保证会是个表示友好态度的对象,再多一点谨慎也不过分。

  不过,丝毫不理会一旁保持警戒的修·爱丽斯,昊天看向了慕天——露出与对待修·爱丽斯的态度完全不同的柔和眼光。

  “早安,慕天。”昊天说道。

  “啊,哥哥!早安!!”慕天礼貌的回答着。

  “感觉如何?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昊天问道。

  “总觉得嘴里有盐的咸味,哥哥,怎么了?你怎么全身湿嗒嗒?”慕天一半回答一半问着。

  “你没有立场说别人吧?”昊天打趣的说道。

  “咦?啊!真的哦,为什么……啊——对了,我从船上掉下去了!是哥哥救我的吗?”慕天带着回忆说道。

  “唔,算是。”昊天点头。

  慕天也一脸“原来如此”的理解模样拼命点头。

  接着他露出满脸笑容——“谢谢哥哥!”

  昊天也微微一笑回应他。

  修·爱丽斯将这股感人的气氛抛在一旁,入神地看着两人一来一往的对话。

  清醒的少年一头紫发被海水弄得一团乱,却依然是光辉闪耀的美少年。实在让人无法认为他是吸血鬼,他一脸无邪的微笑反而像天使一般。

  可是更令人惊讶的是昊天。他朝少年看去的眼神溢出令人讶异的柔和,这正是修·爱丽斯在海边的瞬间捕捉到的清澄眼睛。

  修·爱丽斯在无意识间心有所感。果然还是能露出那种眼神嘛!

  不知为何感到奇妙的安心。更怪的是,她也不在意对昊天不快的感觉了。

  这时……

  “谢谢”慕天说道,

  2酷匠b“网唯一B正U…版,其k他都是pV盗版P

  “只有这两个字吗?慕天?”昊天略微不满的问道。

  “咦?”慕天一脸笑容地歪着头。

  昊天“哼”地一声,一脸痛心似地闭上了眼,只有单边的嘴角扬起。

  接着举起右手伸出食指与中指,戳向慕天的眼珠。

  慕天捣住双眼在地上翻来滚去。

  “至少该说声“抱歉”或“对不起”才对吧?怎么会因为区区那种程度的爆风就给炸飞了呢?真是丢脸!”昊天说道。

  “那…那是不可抗力啦!”慕天可怜兮兮的说道。

  “不要顶嘴!正因为是不可抗力,之后的应对才更加重要!”昊天严肃的说道。

  “哥哥太强人所难了啦——!”慕天嘟着嘴说道。

  “哥哥是要你不可以出现这种从一开始就放弃的态度。你以为凭你这副德行能在外面的世界生存下来吗?你也该给我有点分寸,振作起来……回答呢?”昊天严肃的训话着。

  “OK啦!哥哥!”慕天耍任性似地回应。

  昊天放下手臂,口里仍持续埋怨:“回答该说“是”才对吧!都是被孤狼那家伙给带坏了……”

  “那个……”修·爱丽斯的脸抽搐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毕竟眼前的兄弟关系,实在给予初次见面的人一股无言以对的强烈冲击。

  正当修·爱丽斯不知该如何开口时,反覆频频眨眼闭眼的慕天终于睁开了双眼。他因泪水而湿润的海蓝色眼眸,映出了眼前一名从没看过的女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