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射来怪异的视线。她强装无视聚集在身上的视线,快步冲向男子。看到骷髅头疑惑地转向她,就连她也感到脸颊抽搐,但她还是大无畏地站在他身前,挡住围观群众的视线。

  她拾起掉落的帽子戴回尚残留着黑发的男子头上——

  “哎呀,你的演技实在逼真!这是化妆吗?没错没错,是化妆!好厉害的特殊化妆啊!乍看还以为是真的——!是自己做的吗?了不起的技术啊!真是吓我一跳!啊哈哈!”她冒出一阵悲壮的做作笑声。

  哪有这种圆场的方式啊,她连分心去在意想像中的上司抱头困扰模样的余地也没有。自己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她感到羞耻而无地自容,耳朵红透了半边天。

  “好,快站起来,要移动到下一个摄影场地啦!那个,这个男孩……嗯嗯,还活着呐!太好了,万事顺利,没有任何问题!哎呀,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啊哈哈!”她拼尽了老命,她真的已经在尽最大的努力了。

  只要有片刻松懈就完蛋了。具体来说,因太过丢脸而开始逃避现实的后果就是再也无法与梦中的恋人热情似火地回家。修·爱丽斯忠于自己的直觉,全力逼自己放弃,而她确信,抛开的东西中有一部分应该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啊哈哈!啊——哈哈!”地尖声大笑,一边抱起失去意识的少年,同时抓起至今仍无意动作的男子手臂强迫他站起来。幸好男子有戴手套,但即使如此,透过布料直接浮现的骨骼触感仍让她毛骨悚然,总觉得自己快哭出来了。

  “好,快走吧!没时间发呆了,你的巨星之路既遥远又严苛啊——!”修·爱丽斯在竭尽所能的在呼喊着。

  “什么鬼巨星之路。快来人啊!哪个人都好,快来帮忙!这不是演技,我快发疯了。”

  总之得尽快前往没人的地方。修·爱丽斯上演着发飙的狂态,扯着男子的手走出人群。

  男子顺从地跟着她——不过却在瞬间抽回手腕,停下了脚步。

  修·爱丽斯在内心抱怨着,搔了搔头说道:“请不要抵抗,你是吸血鬼吧?我不会害你,请相信我。”

  她依然面向前方,轻声但坚决地低语。

  明明只剩下了骨头吧?然而男子的惊讶与迷惘透过手套传来。

  修·爱丽斯已稍微冷静下来,态度也更为慎重。男子一定是吸血鬼没错,而且是第一次碰面的吸血鬼,还是在自由区外。无论他出现哪种反应都不奇怪,毕竟对人类不怀敌意的吸血鬼只有少数,不听取敌视对象的说法也是很正常的。

  然而,男子的犹豫仅有那一瞬间——

  “去……太阳……照不到的地方……”男子终于出声了。

  “咦?”想不到骷髅居然会说话。修·爱丽斯转头看向帽子下方的脸孔。

  她不敢相信眼中所见,吸血鬼脸上的皮肤已开始再生了。虽说他已经离开海水,但这样的再生能力还是超乎寻常。

  而且再生的模样比骷髅更令人反胃,斑白的头盖骨上黏着一层正在再生的皮肤。别说一般人,就算是协调员与镇压部队的人,会别过头不看这副景象也不奇怪。

  但修·爱丽斯并没有别过头。

  她察觉他已愿意遵从自己的指示。以男子的立场来看,这是等同交付生命的决定。

  “交给我吧!”修·爱丽斯简要地回应。

  酷.…匠网,B唯一_…正7/版)!,其他"}都{@是=盗}版

  在修·爱丽斯盯着他时,男子的一只眼睛也再生了。空荡荡的空洞眼眶中钻出一颗重生的眼球,接着眼皮在上方出现,眨了一下便睁开眼睛。

  出现了一枚漆黑清澄的瞳孔。

  一点也不像吸血鬼的——直率澄澈的眼睛。

  修·爱丽斯不自觉地停顿脚步,沉迷地盯着这只眼睛,紧接着又慌张地转回前方,拉起男子的手迈步向前。大多数吸血鬼能以视线施以催眠,像那样子凝视对方根本是自杀的行为。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干这种事。

  修·爱丽斯再度开启虚伪的白痴笑容模式,快步离开海边。整张脸仍然是红通通的,不过她并没有发现自己脸红的理由与之前已有些许不同。

  “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谁知道?”

  留在原地的围观群众一时间搞不懂状况,只能盯着修·爱丽斯等人离开的方向。

  地点转换到位于蓝湾的茶铺。

  进到内部隔间的修·爱丽斯手里还捧着热带水果白玉蜜豆,人已趴在桌上大哭。

  “没救了啦——!”她哭天抢地的号泣:“结束了,是呀,都结束了!梦幻的翠海生活真的如一场梦般结束了啦!再也无法堂堂地走上那片海滩了!

  今年夏天,翠海一带铁定会流传“骷髅男与大笑女”的都市传说,比起鬼故事,这更像个笑话。啊啊,海边的公寓!古铜色的冲浪手!我憧憬的生活!”

  在那之后,修·爱丽斯总算徒步移动到蓝湾,逃进相较之下较为寂静的茶铺。虽然没有确实根据,但那场骚动应该不会被公开,她这么想。即使地方新闻媒体闻风而至,“集团”的势力应该也能一手遮天。可视为她已经避开危机,身为协调员的工作已经成功了。

  但是……她遭受的伤害非常之大,尤其是她的少女心已经香消玉坠了!

  “我想,至少该跟你道个谢,谢谢你的照顾。”一道似乎饱受惊吓的声音说道。

  修·爱丽斯忽然仰起趴下的脸——“听起来真没诚意。”

  “修罗·昊天。”男子说道,

  “对了,昊天。真是个好记的名字。”修·爱丽斯说道。

  “既然如此,就请你好好记住。那边的小个子叫做慕天。”昊天说道。

  坐在修·爱丽斯眼前的是刚才上岸的黑衣男子——昊天。由于离开了流动的水并移动到没有日照的室内场所,他总算恢复成人模人样。

  话虽如此,现在仍是烈日当空。似乎是因为残留的伤口使得脸色相当难看,仿佛病入膏肓的重症病人般毫无生气。再加上从头到脚仍是浸泡过海水的半干惨状,品味怪异的帽翼也仍滴滴答答地将水滴在榻榻米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