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那个“集团”的男人说的话是真的,自由区并非吸血鬼的乐园。同族的人口密度濒临极限,世界上的血族都集中在那里互争地盘,新成员不可能有余地从中介入。就算成功潜进,想生存下去也很困难,最后也只能对其他血族言听计从。”沈奇略带着分析说道。

  游月自从转化为吸血鬼以来,便投身于黑暗社会以佣兵为业糊口。他们手上的武器也全都经由这方面的管道得手。

  她在这样的生活中数度耳闻关于自由区的话题。即使他们是吸血鬼,基本的思考模式与感情也与身为人类时相差无几,吸血鬼的世界甚至还更加弱肉强食。虽说与人类之间的冲突减少,自由区仍存有吸血鬼黑暗市街的一面。

  “事到如今,后悔了吗?”沈奇问道。

  “不,就算不跨出这一步,最后也会被人类猎捕。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游月说道。

  游月的嘴角浮起苦笑。她注视着沈奇,在黑夜中映出光芒的双眼强烈闪烁:“为了生存只能拼命挣扎,无论要做出任何事。”

  面对游月笔直的视线,沈奇不太自在地别过头。

  “那个美男子真的能当我们的后盾吗?就算他再强,毕竟还是底细不明啊!”沈奇低声的说道。

  酷,匠网正版首m发

  “嗯?怎么啦?沈奇?你该不会吃醋了吧?”游月突兀来了这么一句。

  “笨…笨蛋!我可是在担心我们今后的安危!”沈奇满脸火红语气激动。游月一脸调侃地肩膀颤动咯咯轻笑。

  就在这时一个看起来还不过五、六岁的小女孩靠近他们两人喊着:“游月姊姊!”

  她发出稚嫩的声音,紧紧贴上游月的胸口——游月正坐在橡胶船的一角。

  小女孩也是吸血鬼,不过年龄就如外貌所见。她身患重病却没钱医病,穷途末路的双亲便请求游月为她转化。游月原先很反对,但后来仍让小女孩加入自己的血族。

  “为什么要下船呢?不是要坐那艘船去自由区吗?”小女孩不解的问道。

  “是啊,不过没关系。只是预定计划有点变更罢了。明天……我们最晚也能在后天的日出之前到达自由区。”游月望着漆黑的夜空小声的说着。

  “真的?”小女孩发出天真的叫声。

  “真的!”游月肯定的回答着小女孩。

  游月玩闹似的拾高柳眉,小女孩因她的表情而冒出铃铛般的笑声。

  沈奇的内心愈来愈沉重,几乎惨遭苦闷吞噬。游月嘴上说得轻松,但那是谎言。“集团”派出镇压部队就是他们一行的情报已对外泄漏的证据,没人能保证他们能安然抵达自由区。

  “我肚子饿了。”小女孩可怜兮兮的说道。

  “又饿了?薰儿真是个爱吃鬼呀!”

  游月对女孩天真的欲望回以苦笑。然而她的苦笑下却隐藏着悲哀的眼神。

  薰儿想吸血……如此幼小的女孩想要吸血,而让她变成这副模样的正是游月。无论人类投以多么恐惧的视线,游月都要担起照顾她到最后的义务。

  “薰儿,之后再让你吃到撑。”沈奇对她说。

  薰儿喊着:“你保证的喔!”便展开笑容。而从她笑开的嘴角,露出了人类小孩不会有的尖牙。

  “有个紫发的小孩吧?”游月一面抚摸着女孩的秀发一面说。

  “小孩……你是指那个男人的弟弟?……真看不出他们是兄弟。”沈奇说道。

  “不,不管家系出身如何,他们是兄弟没错。他的眼光在看那孩子的时候,就像看着亲人的眼光,充满了温柔。”游月说道。

  “在我看来,只觉得他惩罚那孩子还挺厉害的?”沈奇说道。

  “那么弟弟有怨恨哥哥吗?这是两人之间有爱存在的证据。”游月的语气充满奇妙的确信。

  明明就听到弟弟口吐怨言……沈奇在心里想着,但看看游月的表情,想来反倒觉得那些只不过是琐碎小事。

  她的直觉很灵敏。她看透事物本质的敏锐感觉,沈奇帮助在这里的难民们渡过数次难关。

  “他说自己并不认识自由区的血族,这么一来他与我们的条件就一样,我们之间还有携手合作的余地。”游月的手臂怀抱女孩,徐徐闭上眼。

  经过长时间的反覆思虑,她作出决定。睁开眼睛后看着沈奇,开口说:“我们跟他接触看看吧!”

  直至这时,甲板上才开始看见冲出来的船员与惊醒的船客。海面上也出现了高速靠近的海上保安厅的船舰。

  但是男人不甚在意逐渐恶化的周遭状况,甚至无视于持续燃烧喷发的火焰,仅是专心地越过扶手注视海面。

  青年的身影早已无影无踪。即使如此,他的目光仍旧无法移开。

  “是“他”绝对没错……”男人独自低喃。

  他眼眶一湿,嘴角溢出隐忍不住的笑意。

  青年的身影与男人记忆中残留的影像相较没有多大变化,就像时间回到过去一样。

  还有那名少年。那一张总是光辉灿烂地肯定一切事物,却一度失去的笑容。

  “终于能回来了吗?剑士大人……贤者大人……!”

  男人低语轻喃,仿佛细心品尝着这股深刻的感慨。

  然后——

  “……咦?”

  他再次盯着海面。

  即使出现如此骚动,海风仍然吹拂如故,海面依旧安稳。

  水波沐浴在满月的银光下轻轻摇晃。

  海水持续流动。

  男人的脸色缓缓转为惨白:“是海……啊……不好……这下……不就……糟糕了?”

  流动的水是吸血鬼的弱点之一。

  男人脸色发白,随即大喊:“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慌慌张张在身上拍来拍去,最后从上衣的口袋中摸出手机。

  对青年的真实身分抱持疑问的人不仅是布鲁斯修与游月。

  而对他真面目有个底的人,也不仅是在渡轮上焦头烂额讲电话的男人。

  可是——

  ——怎么会……啊!

  若是如此,上面应该会事先下达指令。再说,记得他对流动的水没有抵抗力,怎么可能会毫无准备地跳进海中?

  重点是,如果他是那个男人,怎么可能没佩带恶名远播的“那把刀”?

  认错了。

  对……还是先找出“噬魂的血统”,将注意力集中在原本的目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