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么都还没说。”布鲁特·杰克只能做出无奈的表情。

  “我说……凯奇小子,这是运输用直升机喔?照这样去搜索他们的船,只要他们有一枚地对空飞弹,我们就要去西方世界报到了。”布鲁特·杰克不免带着提醒的语气说道。

  布鲁斯修狠狠地瞪着他:“单位外成员少对作战插嘴。而且,我不认为那些混混有办法调度大量武器。然后,至少在作战期间要叫我“代理队长”!还有,就算在非作战期间也不准你叫我“凯奇小子”!”

  “真的是这样吗?他们配备的不是卡拉什尼科夫系列么,而是MP5哦?”布鲁特·杰克阴测测的说道。

  “几把而已,大部分都是五四式的。”布鲁斯修·凯奇最后只能无奈的承认了。

  V*酷R%匠2"网首发g

  “虽然这么说……凯奇小子,你怎么能断定他们没有什么携行式地对空飞弹?就算假设只有携行式对战车飞弹,这架直升机也闪不掉吧?”布鲁特·杰克说道。

  “我是“代理队长”我再说一次,不要叫我“凯奇小子”。”布鲁斯修抽搐着额角吐出愤怒的怨言。

  然而他却不得不接纳布鲁特·杰克的意见。话说回来,以吸血鬼的腕力,就算只扔出手榴弹击中机身也能击坠直升机。他们既然已在海上,应该更不会客气。

  “可恶!那群吸血混帐……”布鲁斯修狠狠地说道。

  “这是歧视用词,身为“集团”的职员不该有这种发言。”布鲁特·杰克不免打击着布鲁斯修。

  “闭嘴!会走动的违规服装!”布鲁斯修愤愤的还以颜色。

  “真是的,凯奇小子不要这么严厉嘛!”布鲁特·杰克还真的是不知死活的说道。

  “要我说几次别叫我“凯奇小子”……”布鲁斯修愤愤的说道,但是这一次却是变得无奈了。

  “刚才逃掉是正确的喔!我即使在这里也看得出来,那可是非常厉害的家伙。”布鲁特·杰克轻松自如地打断布鲁斯修尖锐带刺的话。布鲁斯修咬着牙却无从辩驳。

  那两人——尤其是那个被称作哥哥存在。连自由区里都没有如此强大的吸血鬼。若当时其他吸血鬼没有搅局,部队恐怕已经吃败仗。若以真正的强力吸血鬼为对手,就算只有一个对象也得安排相当装备——最重要的是要有周详的计划。

  “王八蛋!偏偏这个时候队长不在……”布鲁斯修在不断地大吐苦水。

  听到布鲁斯修口吐怨言,布鲁特·杰克暗自冷笑。

  镇压部队在“集团”中本来就是独立色彩浓厚的机关,拥有独自的伦理观与规律,与上级发生的冲突也多。

  刚才布鲁斯修讥讽布鲁特·杰克是来当间谍,也并非无凭无据的中伤。现在镇压部队的队长因临时授命去担任M国军方对吸血鬼部队的特别教官,上级就是要趁身为组织与精神中枢核心的队长不在部队的期间,积极展开多少能牵制部队的行动。布鲁特·杰克就是这个任务的先锋。

  可是他们的立场也很微妙。从上级的意图来说部队失态确实投其所好,然而以“集团”面言,部队的“失败”也会招致无法忽略的严重事态。

  “总之请你自重,反正这次的目标也不是他。”布鲁特·杰克难得严肃的说道。

  “我知道。可是,如果他与那群人联手就另当别论,毕竟那群吸血鬼里混着……”布鲁斯修显得有点焦躁的说道。

  布鲁斯修压下焦躁的心情,棕褐色脸孔转为严肃正经的表情说道:“噬魂的血统。”

  布鲁斯修的话语也让布鲁特·杰克收敛起轻佻的态度。

  他脱口说出的这个名词——噬魂血统,一个邪恶的超级血统。

  正是镇压部队以异于平常的强硬姿态突袭渡轮的理由。

  “降落后立刻准备针对永恒之血的装备。明天的降雨机率零,晚上看得见满月。无论加何,一定要在日落前全部准备就绪。”布鲁斯修·凯奇严肃的下达着命令。

  乌黑的橡胶船在海上跃动,越过夜晚的海面。摇摆的船激荡起水花飞溅,但乘坐的成员中却无人口出怨言。

  游月无言地抱胸远眺仍看得见火光的渡轮,她的长发随强烈的海风飘扬。

  “还很在意吗?游月?”坐在她身边的沈奇不甘心地咬唇问着游月。

  她迷惘片刻,松开交叠的双手耸肩说:“对方也许能够成为我们的力量也不一定。那家伙很明显地可以肯定是个永恒之血,而且还是个大有来头的永恒之血。”

  所谓的永恒之血就是指存活数百、数千年的古老吸血鬼。吸血鬼的能力会基于血统而有极大的差异,但一般说来,历经年代愈久的吸血鬼愈会拥有强大的力量。他们的数量虽然很少,但是能力却也非普通吸血鬼能与之相较。

  何况能自古代存活至今,说明了他们与始祖的直系血统关系相近。

  吸血鬼会跟予以转化的吸血鬼属于同一血统,其中的种类各式各样,包括对阳光棘手的血统,或是对流水缺乏抵抗力的血统。即使同样是吸血鬼,若分属相异的血统,可说就像不同种的生物般具有不同的特征。

  而始祖就是指所有血统初始起源的吸血鬼,他们在古代是超越人神,受到崇拜的存在。吸血鬼承继始祖的血统愈是浓厚,就愈不是近年激增的年轻吸血鬼能够相提并论的。

  顺带一提,同属一样血统的吸血鬼大多一起生活,这样的团体便称为血族。“血统”指的是吸血鬼的血与性质,而“血族”则是指相同血统的吸血鬼一族。

  “所以又怎样!你觉得那种大人物会对我们这种无处可归的家伙伸出援手吗?我们只会被呼来唤去而已。”沈奇不甘心的说道。

  “即使如此,能活下去就好了。”游月面无感情地低喃,沈奇只好苦着脸闭上嘴。

  他们是原本分散在东南亚各处的难民。他们之间流传着一个有名的传闻——有许多血族在自由区内生活,他们与人类缔结秘密协约并过着和平的日子。因此他们将一丝希望托付在这个传闻上,展开前往魏国的偷渡之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